第61章 第6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戚无昭愣了一下,微微蹙起眉头。

“那个大坏蛋死了?”“乌鸦”像从睡梦中醒来一般,忽然大喊一声。

“你去哪儿了?”戚无昭问。

“他怎么死的,这么重要的剧情我竟然没看到,他的灯呢,都找齐了没,是不是都毁了?”“乌鸦”一连串发问。

戚无昭没说话,沉默的握着温浅浅的手。

“好哇,你俩进展这么神速了,看不出来啊,你小子”

“你去哪儿了?”戚无昭沉声问道。

“咦,你竟然关心起我了,”“乌鸦”的语气带着得意,“以前不都嫌我烦吗,怎么几日不见就念叨起来,我跟你说,你可千万不要让浅浅误会,我”

戚无昭深吸一口气,看了身前的温浅浅一眼,少女一脸浅笑,正欣喜的望着远处山间飞掠过的一对白鹤。

“乌鸦”不自觉止住话瓣,沉默了一小会儿,又笑了起来,“也没去哪儿,就是回家了一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糊里糊涂的来,稀奇古怪的走,说不定我过一阵就彻底回去了,你就再也不用烦我了,哈哈哈”

“家?”这个字碾在戚无昭唇间,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带着压抑的共振。

他捏着温浅浅的手指无意识的收紧。

温浅浅立刻抬眼看他,含笑的杏眼里溢满俏皮的好奇。

戚无昭淡淡的冲她笑,指腹摩挲着温浅浅白皙的手掌心。

温浅浅有点痒,立马也用手指挠他的掌心,指尖划过一排剑茧时,又变成了轻柔的触摸。

戚无昭的喉结上下滑动一下,问“乌鸦”,“什么意思,回什么家?”

“就是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啊,”“乌鸦”立马接口道,“上次不是听浅浅说了吗,没想到我真的来自未来世界,太神奇了,我到底是怎么穿越时空的,哦不对,我还是有可能穿越时空的”

“你为什么会回去,谁让你回去的!”戚无昭的声音带着质问。

“我也不知道啊,”“乌鸦”觉得纳闷,你生气个鬼啊,难道我一个声音还没有人身自由了?

“你”,戚无昭的脑子很乱,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他只是隐隐的害怕,这种陌生恐惧的感觉攫住他的心神,让他不能冷静思考。

“你还会再回去吗?”戚无昭问。

“这个就看你表现了,要是你表现不好,那我就一去不回”

“浅浅呢,她会突然回去吗?”戚无昭急切的问。

“原来是着急这个啊,我就说嘛,”“乌鸦”落了点兴致,“浅浅是活生生的人,不好这么随便穿越吧,应该不会。除非她死了。”

“不可能。”

“那应该就不会吧。”

戚无昭沉默了一会儿,根本放不下心,“乌鸦”和浅浅明明有某些方面的关联,他他不愿意往下想。

“你还记得是怎么回去的吗?”他问“乌鸦”。

“不记得了,”“乌鸦”摇头,“我一睁眼就出现在了那里。”

“那里是什么样儿的?”

“嗯一个很高级的地方,未来你懂吗,一切都是科学,不像你们,原始又野蛮,像你们非法把人制成人俑,我们那里可以合法把钢铁造成人俑,不会有活人受伤害,是不是很厉害?”

“你在那里干什么,当人俑?”戚无昭问。

“怎么说话呢,那叫机器人!”“乌鸦”吊高嗓子,“我是造机器人的科学家!”

“科学家?”戚无昭皱眉,什么东西。

“乌鸦”顿了一下,马上又说道,“反正就是很厉害的人啦,你不懂的,不要再多问了。”

它才不会说自己只是科学家手下的一个研究对象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睁眼发现自己躺在纯白的操作台上,身上罩着玻璃器皿,头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科学家,正举着一个精密的镜头,专注的观察着自己。

而他身后,整齐的排列着一串机器人,每人手里都捧着手术工具一般的精密仪器,想来自己也是即将成型的机器人吧。

戚无昭长久的沉默着,突然问温浅浅,“什么是科学家?”

温浅浅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惊喜道,“‘乌鸦’回来了?”

戚无昭点点头,望着她。

“你俩还聊这些啊,”温浅浅勾起嘴角,想了想解释道,“他们在我的那个世界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他们很有知识,脑子也很聪明,喜欢研究探索生命、自然、天文、地质、病毒很多东西,是为了人类生活的更好做出卓越贡献的很伟大的人!”

温浅浅眼睛亮晶晶的,憧憬道,“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当科学家。”

戚无昭看着她,对着脑中的“乌鸦”说道,“你竟然骗我。”

“谁骗你了?”“乌鸦”马上心虚大叫。

“就你,科学家?科学家的研究对象还差不多。”

“乌鸦”:

你当什么大魔头啊,摆个摊去天桥算卦得了。

“病毒吧,应该是这种东西。”

反正是有病。

留声石上的直播已经告一段落,修真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谁也没想到千峦宫一个偌大的仙门竟然一夕间衰败凋零至此,他们曾经口耳相传誉满天下的圣人巫行眠竟是如此人面兽心,修真界的第一高手林起正竟然是他借尸还魂的工具

林景尧成了众矢之的,跟他交好的一些宗门纷纷回头踩上一脚,千峦宫众人一时间人人喊打。

“我不相信!”林景尧坐在床上,表情狰狞,“我爹怎么会死,不可能,这一切都是阴谋!”

他“哇”的吐出一口鲜血,长老赶快上来喂他服下丹药。

林景尧在林起正的规训中长大,也继承了他野心勃勃深谋远虑的性格,他渴望将千峦宫发扬光大,渴望踩着谢星程那个废物成为修真界最受瞩目的青年才俊,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奉为圭臬的父亲竟然被人暗害了,而他不仅毫无察觉还一步步的按着仇人的指示越陷越深。

“戚无昭杀了他?”他厉声看着身旁人。

长老立马点头,“也算是帮咱们报了仇,少阁主不要再动怒了。”

怎么可能不动怒,林景尧紧紧攥住被角,戚无昭只一剑就扫的自己重伤昏迷,还将千峦宫烧成火海,他怎么可能不动怒!

林景尧愤怒的握紧手指,只觉得胸中仿佛凝着一团棉花,怎么也使不上力。

“鎏明阁谢阁主在宫主昏迷的时候来看过了,”长老睨着林景尧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察觉你身体内也有邪术入侵,就种入了锁心蛊,说是等宫主彻底洗心向善可自行去鎏明阁,他到时会给你解开。”

锁心蛊,无害无痛,其作用就是阻止人体内灵力流转,中蛊人形同凡人,不可随意妄动法术,中蛊期间只能修身养性。

林景尧气的脸都白了,牙齿咬得咯咯响,恨恨的将被子扔在了地上。

可却无计可施。

青烟谷里,众弟子围在千雁初身旁,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师父,幸好千峦宫把咱们的灯偷了,这算是因祸得福啊。”

她们并不知道还有第三盏灯。

“是啊,那个巫行眠也太可怕了,能这么残害自己的孩子,修为还那么高,想想就后怕。”

“只是林宫主”

“得了,谁让他心术不正觊觎别人的东西,如今也算是恶有恶报。”

千雁初听着弟子的话,心中有点恍惚,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个结局,那个巫行眠怎么会他不是师父暗恋的人吗?

她还记得小时候师父藏着巫行眠的一副画像,每每总会坐在一个人的房间端详好大一阵,自己要是不小心撞见还会被训斥一段,罚一天不吃饭,到了特定的日子,师父还会穿一身白对着远方遥祭。

“师父,”有声音打断她的思绪,“所幸事情水落石出,无辜之人也得到清白,往事不可追,师父还是不要忧思了。”

千雁初抬眼,就看到宋芷音安静的立在自己身旁。

“你是不是怪师父?”千雁初看着宋芷音问道,“怪师父对他们太无情?”

宋芷音轻笑着摇头,“师父对徒弟大恩大德,所做所念也是为了徒弟好,我怎么会怪你。”

“可是我”,千雁初叹了一口气。

千峦宫不说,鎏明阁照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冤枉了他们,而且芷音心中还

虽然心里有些微愧疚,但是一码归一码,谢星程那个废物确实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徒弟!

天诛剑上,温浅浅的传音符忽然亮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凌飞月,顿时高兴的和戚无昭对视一眼,马上接通了符咒。

“师姐,”温浅浅手指按在符咒上,“我正在回门派的路上,马上就可以见到师姐了。”

“浅浅啊,”凌飞月的声音从符咒那端传了出来,“你要回来了,什么时候?”

“正在路上。”

凌飞月顿了一下,温浅浅马上察觉了异常,“怎么了师姐,发生什么事了吗,师父呢?”

“没事没事,你别着急,”凌飞月马上安慰她,“你最近看消息没,就是那个大魔头巫行眠的消息。”

“看了。”温浅浅瞥了戚无昭一眼。

“我看上面说他造了很多人俑,想暗中颠覆修真界?”

“都过去了,师姐,他已经死了。”温浅浅小声解释道。

“他死了那些人俑呢?”凌飞月问。

“自然跟着也死了。”

“我觉得没这么简单,”凌飞月欲言又止,声音凑近了一点,“浅浅啊,咱们后山好像有些奇怪的动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