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5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谷一点点褪色,红色的鬼面花齐齐开始惨叫,枝茎簌簌发抖,巫行眠的面容由阴狠变为惊惧。

他手中捏着的戚无昭的灵脉化成一缕幽光,从指缝倾泻而下,斑斑点点消散在空气中。

巫行眠被扼得瞪大了眼睛,他费尽心机复活为的不是这个结局,他不能死,他不甘心!

“你”他攥住掐在脖子上的手,拼命喘气着,“你不能杀我,是我给了你生命”

戚无昭的表情很平静,一丝轻微的波澜都没有,手指用力,直接捏碎了巫行眠的喉管。

骨头轻微的碎裂声彻底逼疯了巫行眠脆弱的神经,他吊着最后一丝灵力,拼命的大喊,“我可以找到!你的骨头,你附在上面的记忆,那不是你赖以活着的原因吗,我可以帮你找到!”

巫行眠眼睛浸出血珠,哀求道,“不要摧毁我,哪怕是留着一线魂魄,我可以帮你找到”

戚无昭没说话,左手直接探进巫行眠的胸腔,攥住那颗微弱跳动的心脏,狠狠握紧。

“啊!”巫行眠发出尖利的惨叫,眼白翻了出来。

“不需要,”戚无昭低低的说道,“骨头我不需要,记忆也不需要。”

他现在已经找到活着的理由,他不再是孤单孑立的一个人,有这些就够了。

“你撒谎”,巫行眠的唇边只能溢出断断续续的呓语,“你抛弃了她,你忘记了自己的誓言你会后悔”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一把拧掉巫行眠的脑袋,将那正一张一翕说话的头颅仍在地上。

巫行眠的胸膛被开了一个血洞,大瞪着眼睛死不瞑目,他低估了自己的儿子,那个曾经会受他蛊惑人,现在已经找到了盔甲,再也没有软肋了。

他败了。

山谷开始崩塌,鬼面花变成了红色浓稠的鲜血,山峰的碎石一颗颗砸向地面,空气中的风声都带着黏稠的腥臭。

戚无昭挥出一张符咒贴在巫行眠的额头,手心灵火拢起,将地上人的尸身烧的干干净净。

再也不会有意外发生,这个世间作恶上千年的修真界大能连最后的魂魄也毁的彻彻底底,消散在天地中。

石室里,焦黑的法阵慢慢涌出鲜血,顺着纵横交错的纹路汩汩流动。

温浅浅心脏猛的一跳,惊惧的望着地面。

“不一定是坏事”,谢旧刚想安慰两句,耳朵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石室开始坍塌,头顶的巨石猛的砸向地面,尘土簌簌而下。

谢星程拉住温浅浅就往外跑。

温浅浅知道自己应该立马离开,但是,她转头看了一眼戚无昭消失的地方,咬了咬牙关,拔腿跑了出去。

石室的上方是一座山峰,坐落着千峦宫的藏书阁,此时也跟石室一般轰隆隆的陷了下去。

远处的灵火已经燃烧殆尽,有受了轻伤的弟子慌张的跑过来,脸上皆是绝望又无能为力的神情,他们不明白怎么一夕之间偌大的宗门就像遭遇了末日一般。

温浅浅怔怔的盯了一会儿,眼角慢慢开始湿润。戚无昭依旧毫无音讯,连那个法阵也被埋葬了,他要怎么出来。

谢星程和谢旧站在她身后,心底担忧,但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温浅浅仰头盯着天空,努力不让自己掉眼泪。

“爹,咱们去那边看看吧,”谢星程忽然对着谢旧说道。

“嗯,”谢旧马上答应。

可能是怕自己在人前掉泪尴尬吧,温浅浅想着,眼睛不争气的开始模糊。

“在看什么?”耳朵忽然贴上来一个声音。

温浅浅震惊的转头,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戚无昭。

他好好的站在那里,除了脸色白了一点外没有任何外伤,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正专注的看着自己。

“吧嗒—”,眼泪先不争气的落了一颗。

戚无昭的笑意滞在唇边,有点紧张的上下打量温浅浅,“怎么了,受伤了吗,让我看看哪里痛?”

“你个大混蛋。”温浅浅带着哭腔喊了一句,扑进了戚无昭的怀中。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环抱着戚无昭,脑袋埋在他的怀里,任凭眼泪滚滚落下。

悬着的心脏终于落了下来,再也没有人伤害戚无昭,再也没有阴谋诡计,那个萦绕在他心头的噩梦终于彻底结束了。

她哭的有点喘不过来气,身体颤抖着,声音渐渐沙哑。

戚无昭的手指拂在她的背上,安静的等待怀中人宣泄情绪。手上还不忘给她输送灵力平复心脉。

温浅浅终于哭够了,在戚无昭的衣服上蹭了蹭脸蛋却不好意思抬头。

“我没事,他死了。”戚无昭在温浅浅耳边轻轻说道。

温浅浅轻轻点点头,脑袋依旧埋着。

“我想看看你,”戚无昭盯着温浅浅的发旋儿说道。

“不要,”温浅浅的声音闷闷的,“我现在有点丑。”

“不丑,”戚无昭立马摇摇头,带着温浅浅的身子也微微摇晃,“好看,最好看。”

“是不是‘乌鸦’教你说的!”温浅浅忽然想起什么,凶巴巴的抬头。

戚无昭愣了一下,又赶紧摇头,“不是,不是它,它最近没说话。”

是哦,“乌鸦”这一阵怎么安静下来了?

“没说话?”温浅浅忽然皱起眉头,“难道是消失了,怎么这么突然?”

“是有点,”戚无昭点点头,之前“乌鸦”只会在温浅浅虚弱的时候安静

“戚兄!”谢星程见两人终于分开了,从远处跑过来,“太好了,你没事。”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转向谢星程,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爹他去寻林景尧了,”谢星程丝毫不在意对方冷冰的表情,笑的很灿烂,“太好了,一切都讲清楚了,我就知道你不是坏人。”

温浅浅赶紧说道,“刚才多亏谢公子和谢阁主,我才没有被人俑”

人俑!

温浅浅立马向倒在地上的巨大人俑望去,那三只小人俑之前躲在巨人俑的脖子里,巫行眠已经死了,不知道小人俑怎么样了。

戚无昭知道她的担忧,轻轻拍了拍温浅浅的手背,朝着巨人俑走去。

巨人俑毫无声息的仰面朝天,眼睛已经变成两个空洞,被小人俑咬开的脖颈不再淌黑液,裸露着树茎一般的脉络。

“出来。”戚无昭淡淡说道。

“噫噫吁—”,有微弱的声音传来,温浅浅看到有东西在巨人脑袋上晃动。

但是它们太虚弱了,只能仰头看着,爬不上戚无昭的肩膀。

戚无昭嫌弃般轻啧了一声,弯腰将他们捞在手心,重新塞进怀里。

温浅浅和谢星程安静的看着。

两人心底皆五味杂陈,小人俑刚救了他们,而且他们也知道了这是被巫行眠亲手制成怪物的孩子,一时都不知道作何反应。

说是愤怒太轻了,更多的还是感慨巫行眠死的太便宜了。尤其是温浅浅,想到戚无昭整天面对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变成没有心智的小怪物,还要喂它们喝自己的血,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悲伤、震惊、愤怒、心疼,都太肤浅了,几百年,戚无昭一个人,背负着惨烈的过往,守着痛苦的罪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静又麻木。

温浅浅跑过去,努力不让自己掉泪,拉住戚无昭的手指,“我有话要跟你说。”

“嗯?好。”戚无昭愣了一下,马上点头。

“啊那什么,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去找我爹,你们聊,”谢星程十分有眼色,转头就跑。

戚无昭看着谢星程远去的背影,拉住温浅浅的手,将人带到一片没有被灵火焚烧过的山坡,安顿她坐好,淡淡启唇,“你说吧。”

他猜测温浅浅的话应该不短,可能有很多疑问,关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他决定什么都告诉她。

温浅浅坐在一片野花丛中,忽然有点紧张,她抿抿唇,手指抚上戚无昭的胸口,“它们还好吧?”

“嗯,养一阵就好了。”

“那就好,”温浅浅呆呆点头。

“那他呢,彻底死了吗?”温浅浅看着戚无昭的眼睛。

巫行眠要是再借尸还魂,不止是她,整个修真界都要疯。

“已经消散了,轮回转世都不可能了。”戚无昭淡淡的说。

“太好了,”温浅浅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

戚无昭垂眸看着温浅浅,手指将绕到她面颊的一缕碎发掖在耳后,眼神分外温柔。

温浅浅瞥了他一眼,立马被他不加掩饰的眸光盯得脸上一热,慌忙想移开眼睛。

但她强迫自己看着戚无昭,一眨不眨的和对方对视。

“怎么了?”戚无昭轻轻勾起唇角。

“你觉得不凡派怎么样?”温浅浅忐忑的问。

“很弱。”戚无昭想了想尽量找了个婉约的词。

没有“乌鸦”在还是有点不方便的,他怕有些话说的不对。

“”,温浅浅有点无语又觉得好笑,又问,“你觉得生活在那里怎么样?”

“”,戚无昭没说话,看神色实在思考。

温浅浅瞬间紧张起来。

“灵气稀薄,灵矿贫瘠,不适合修炼。”戚无昭认真回答。

“”,温浅浅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半张着嘴巴愣了愣。

“怎么问这些?”戚无昭顺手帮温浅浅合住嘴巴,手指在上面轻轻擦过。

像微小的的电流窜过,温浅浅觉得嘴唇有点麻。

“那你喜欢哪里?”她抿了抿嘴巴。

要是“乌鸦”在场肯定立马会说,“此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那就是有你在的地方。”

但是“乌鸦”不在。戚无昭想了一会儿,“没有。”

没有喜欢的地方。

天地间真的没有什么让他留恋驻足的地方,处处都是枯燥的风景。

温浅浅彻底被打败了,垂着头,手指揪着地上的野花。

戚无昭敏感的感觉到温浅浅的情绪,捏住了她的手指,倾身到她耳边问,“在想什么?”

“没什么。”温浅浅摇头。

“我刚”,戚无昭顿了一下,脸上忽然划过一丝奇异的表情,他想起了以前“乌鸦”教过的那个伎俩。

“我刚有一瞬间很空虚,”戚无昭轻轻的说,“在巫行眠死的时候,我站在那个虚幻的空间不知道当时是何年何月,也不知道自己报仇之后要做什么。”

“然后,我想起了你。”

戚无昭轻轻抬起温浅浅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我还有你,我还有你”

这就是我活下去的意义。

温浅浅眨了眨眼睛,心底一片波浪汹涌,面上却反常的宁静。

她举起右手,手里正攥着一小把白色的小野花。

“谢谢你想起我,谢谢你让我成为你的意义。”

她的声音真挚到微微发颤,“我也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