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5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留声石在温浅浅怀中泛起淡淡的荧绿,只要有灵力,它可以即时上传影像声音。

温浅浅和戚无昭商量好的,她要全天下亲眼目睹亲耳听到天心灯和巫行眠的真相。

手中的符咒滚烫,温浅浅轻轻捏在上面,一个转瞬,她和戚无昭调换了位置。

内芯换了。

她站在法阵外面,看着变幻成自己的戚无昭被巫行眠一把扯进了法阵。

奇怪的纹路开始光芒流转,越来越红。

巫行眠渐渐褪下一层林起正枯槁的外皮变成一身红衣银发雪面的年轻人。

他周身光芒大盛,银发长长的倾泻在腰间,眼眸紧紧闭合着,手里仍不忘掐着“温浅浅”的脖子。

使用替身符之间的两人是可以心神交流的,外人根本感觉不到,修为再高也一样。

温浅浅心中着急的问戚无昭,“你真的没事吗,他这个法阵看起来邪门的很,你会不会受影响?”

“没事,”戚无昭轻轻的说道,“做你想做的,不要担心我。”

他在看到沙漠里的人俑的时候就知道是巫行眠的手笔,巫行眠的邪术能重新现世,看来是夺舍还魂了。千峦宫错误的偷走了青烟谷的天心灯,却被巫行眠抓住了机会,利用林起正道心不稳,夺舍了他的身体,躲在暗地里指挥林景尧兴风作浪。

温浅浅看着法阵中央的巫行眠,他的轮廓和戚无昭很像,侧脸利落下颌分明,可能因为炼邪功的原因,五官看起来更阴柔一点。

他的唇角一直淡淡的勾起,浑身散发出阵阵馨香。

温浅浅看到变成自己的戚无昭一直拧着眉毛,表情像在忍耐着什么。

她知道他在忍耐着不在一瞬间杀死巫行眠。

“很快,”她在心里对戚无昭说道,“我说完你就可以动手了。”

戚无昭缓缓舒展眉头,静静的望着圈外的自己。

“你竟然夺舍了林起正!”变成戚无昭的温浅浅厉声冲巫行眠道。

“怎么,很惊讶吗,”巫行眠依旧闭着眼睛,他很乐意看到戚无昭受挫,“几百年过去,你依旧很笨啊。”

法阵内的“温浅浅”握紧了拳头。

“那倒是,怎么可能比得上你的好手段,生子修炼,剖骨制俑,杀子嫁祸,玩弄人心,明明是自己修炼邪功引来的妖兽,竟然能全盘嫁祸在自己儿子身上,不惜剖他的仙骨来提高自己的功力,你好毒的心肠!”

“戚无昭”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带上一丝颤音,他紧紧咬着牙关,阻止自己不扑上去跟巫行眠拼命。

戚无昭是巫行眠的儿子,是他为了抵御邪功带来的反噬来散毒的工具人。

他懵懵懂懂的出生,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每日与苦痛作伴,以为人生本就是这样。

跟他一样的,还有三个弟弟和妹妹,只是后来都被巫行眠变成了不会长大说话的人俑。

戚无昭的人生本来会永远的这样下去,直到他的仙骨长成,吸收自巫行眠的邪功被仙骨净化过滤,他的修为不知不觉间一日千里。

巫行眠很羡慕,他准备找个黄道吉日给自己换上。

这时,漫天妖患开始了,循着他的气味而来,在修真界掀起巨大的波澜。

彼时的巫行眠在外面还是修真界的正道魁首,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就算他真的拉下脸,也很快就会露馅。

他奋战在杀妖的第一线,一剑千钧,赢得了前所未有的赞誉。

但很快,他撑不住了。妖兽实在太多了,他隐隐猜到,只要自己不死,可能妖兽也不会消失。

他不愿意信命,他选择了这个时候让戚无昭剖骨。

年轻的戚无昭什么都不懂,在父亲天下苍生的哄骗下被生生抽出了骨头。

他趴在烂泥中,拥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自己天一亮就会重新好起来,以前也是这样的。

巫行眠最后并没有成功,戚无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戚无昭虚弱的沉眠了一阵,醒来的时候修真界已经变了模样。他到处寻找自己的弟弟妹妹,然后就听到巫行眠陨落的消息,还没来及伤心,就从那些面目凛然的正道人士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自己是修炼邪功的魔头,妖患因自己而起,自己还发誓要大开杀戒颠覆修真界。

戚无昭想解释,迎上来的却是刀剑符咒和惊惶的逃跑。

没有人相信他,因为这些传言是从正道仙门传出来的,而他们的信息源,自然是巫行眠自己。他向自己的老朋友坦诚自己一生最大的污点就是生了个走上邪道的儿子,因此代子谢罪,誓要斩杀妖魔。若是有个万一,也恳求众道友,在自己身死后,务必将孽子斩草除根。

如此大义灭亲之举,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仙家掌门,他们自发的将巫行眠和大魔头身份割开,只说戚无昭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不说他到底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戚无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仓皇的逃到自己的小山谷,在那里见到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他们成了三个藤球一般的小怪物,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声音,扑上来就要喝血。

“看,他把小孩子变成怪物,巫行眠说的果然没错!”找上门的正道掌门跟自己同伴激动的说道。

他们操起各种法器,拍出各式符咒,一轮一轮的对他发起了攻击。

戚无昭缓缓的明白了什么,他抓了一个掌门到跟前,用对方对待自己的方式威胁他说出原委。

一切都明了了,巫行眠,自己的父亲,一直以来不让自己明白何为真正的人生与感情的父亲,用自己的命给他擦掉最后的污渍。

鲜血模糊了双眼,他选择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

不知厮杀了多久,他麻木的看着眼前堆积的尸山血海,最后闭上了眼睛,跳进了暗无天日的冥渊。

“戚无昭”的眼睛渐渐蒙上一层白雾,他指尖紧紧攥进肉里,掐的手掌模糊一片。

法阵中的“温浅浅”却十分安静,垂着眼睛,像是在听与己无关的事。

“你是我的儿子,血肉都是我给的,”巫行眠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眸子是金色的,泛着妖异的光芒,“自然要为我服务。”

“你还是人吗,你还把弟弟妹妹生生制成人俑,让他们变成没有人心的怪物!”“戚无昭”几乎是用喊的。

“那不是为你增加点可信度吗,”巫行眠慢慢抬眼注视着“戚无昭”,轻启红唇,“怎么样,我是不是做什么都天衣无缝。”

温浅浅估摸着时间,留声石已经将声音传了出去,应该有人已经接收到了信息。

“你准备干什么,”“戚无昭”稍微平息了一下心神,“你怎么解释自己重现世间,怎么解释林起正的死亡!”

毕竟,谢旧和千雁初也刚见过林起正。

“这不是有你吗,”巫行眠勾唇浅笑,“你夺走了鎏明阁的天心灯,假意和林起正换取你的小情人”

巫行眠微微偏头看向安静的“温浅浅”,声音轻飘如鬼魅,“你应该没有那段记忆了呀,是她吗,你是不是找错了?”

“温浅浅”面色紧绷,一言不发。

巫行眠勾唇看着“戚无昭”继续说道,“你趁林起正不备杀了他抢回了小情人,你很得意,趁机准备窃取天心灯的力量,却阴差阳错复活了我”

巫行眠忽然笑了起来,“是不是,我怎么这么聪明,不管是玩弄你,还是玩弄那些蠢笨的什么仙家掌门,啧啧啧,都能团团转,哈哈哈。”

“你做梦!”一声怒吼,两道黑影飞掠进石室。

是谢旧,身后紧跟着的是谢星程。

他们已经看到了留声石的内容,第一时间赶来了千峦宫。

谢旧怒瞪着巫行眠,“原来都是你干的好事,我鎏明阁几百年来守护的竟然是你阴邪的害人法术!”

谢星程进来后先是看到了法阵中被钳制住的温浅浅,心中一紧,一转头又看到身旁怒容满面的戚无昭。他微微有点尴尬,心中愧疚,为自己之前对戚兄和浅浅的不信任,但更多的还是开心,他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

巫行眠根本没有料到会有人来,面上先是一惊,但很快又镇定下来,那又怎么样,杀了不就完了,反正到时候都算在戚无昭的头上。

他心里想着,手上加重了力道扼住“温浅浅”的脖颈,威胁戚无昭道,“杀了他们两个。”

然后,他忽然看到“戚无昭”眼中划过一丝轻蔑,不等他细想,身体忽然被一柄冰凉的东西贯穿!

巫行眠看到手中的温浅浅变成了戚无昭,对方的眼中甚至没有一丝情绪,反手将不知何时出现的天诛剑捅进了自己的身体。

“你!”巫行眠的身体急速后退,在天诛剑上划出一道血痕。

他贴在石壁上,手掌拢着自己的伤口,眯起眼睛看戚无昭,“我的儿,长大变聪明了。”

戚无昭根本不会跟他废话,挥剑冲着石壁重重劈下,精纯的灵力排山倒海朝巫行眠袭去。

石壁彻底分崩离析,天光照了进来。

“温姑娘,快站我身后,”谢旧飞快说道,他可能掺乎不进巫行眠和戚无昭的缠斗中,但至少他要确保温浅浅平安。

“多谢,”温浅浅迅速跑到谢旧身边。

谢星程也挡在她身前,抽出长剑,聚精会神盯着巫行眠。

巫行眠嘴角浸出一点鲜血,幽幽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戚无昭,笑道,“儿子怎么会打过老子呢,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戚无昭根本不跟他废话,招式一招胜过一招的迅猛。

他们用的其实是同一种功法,那是上古失传的邪术,只是戚无昭的仙骨将副作用过滤了,虽然后来他被剖掉了骨头,但是巫行眠死了,他的邪术也没有再侵害他。

而眼前的巫行眠,显而易见的,每一击都要承受深重的反噬。

“我的骨头呢?”戚无昭眯起眼睛,盯着巫行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