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5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雁初提剑赶了过来。

“还我天心灯!”她抬手就往林起正头上劈。

“千掌门!”谢旧匆忙甩出长剑将她隔开了。

林起正仰躺在沙漠中,眯着眼睛打量千雁初,一句话也没说。

“千掌门息怒,”谢旧一边劝慰千雁初一边盯着林起正,“快把这些害人的东西毁了。”

林起正轻嗤一声,看着千雁初问,“千掌门,你家的灯真的丢了吗?”

“废什么话!”千雁初抖袖子就想找符咒,“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还想嘴硬到底。”

“你不要冲动,”谢旧勉强架着斗鸡一般的千雁初,对林起正说道,“你跑不掉的,更别指望用这些怪物为非作歹,好好承认你的错误洗心革面,修真界或许愿意留你一条命。”

“留个屁!”千雁初大骂,“谢匹夫你少慷他人之慨,林起正你不交出我家圣物,我就将你抓回青烟谷天天用毒虫蛇蚁伺候,你不是喜欢吗,就给你享受个够!”

林起正睨着面前一怒一气的两人,觉得有点吵闹,穿过他们的肩头望向站在后方的年轻男女。

戚无昭的面色打眼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睛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是带着激动和一丝难以置信,嘴角微微抽搐,眼睛望着他的方向却根本没有焦点。

少女看不清表情,因为她整个脸蛋都埋在戚无昭的手臂上,长发流淌下来遮住了半边身子。

“监守自盗听说过没,”林起正收回目光,看向谢旧和千雁初,“你们说的那个东西我根本没听说过,不能因为我偶然练了一些旁门法术,就凭空诬赖人是小偷啊。”

“你放屁!”千雁初眼睛瞪得很大,恨不得喷火直接把林起正给烧了,“你个敢做不敢当的鼠辈,我现在就劈了你。”

谢旧赶紧又是一阵阻拦。

“哎,烦了,”林起正咂咂嘴,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后面的戚无昭,说,“我要跟他说。”

“你想跟他说什么?”谢旧立马警惕起来。

“你管得着吗?”林起正翻了个白眼。

谢旧面色沉了下来,他不知道林起正有什么把戏,戚无昭现在虽然跟他也不对付,但是万一林起正给出什么条件,难保戚无昭不会再次跟他结成同盟,毕竟魔头是不讲原则的。

“不行,”他挡在戚无昭前面,“有什么就在这里说,今天不灭了怪物你别想走!”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林起正脖子一伸,“杀吧。”

“你!”

千雁初再忍不了了,一把推开谢旧的禁制,拔剑劈向林起正,当啷一声,长剑被重重弹了回来,像砍在一个保护罩上,根本没有伤林起正分毫。

“什么东西?”

林起正轻蔑的笑笑,重新望向戚无昭,“怎么,你不想听听我要说什么?”

谢旧也不得不转身看向戚无昭。

但是奇怪的是,戚无昭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姿势,既不回应也不拒绝,就跟没听到一样。

温浅浅抬起脸摇了摇他的手臂。

戚无昭茫然的看向她,愣了一下,再转向林起正时,眼神立马黑沉起来。

林起正自然看在眼里,心里啧啧称奇。

“我有话跟你说。”他重复了一遍。

戚无昭看都不看他,转头看着温浅浅,像是征询意见。

“你去吧,但要小心,”温浅浅小声嘱咐他,“肯定是个陷阱,他可能要骗你,你听听就算了,留意他的破绽,看能不能找出灯的线索。”

她杏眼瞪得溜圆,小嘴巴说起话来一鼓一鼓,连带着柔嫩的面颊也生动起来。

戚无昭唇角勾起,伸手捏了捏温浅浅白嫩的脸颊肉,眼神温柔。

她实在太可爱了,戚无昭从来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惹人心动之物,让他悸动不已,让他目眩神迷。

温浅浅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怎么可以大庭广众的做这种亲密动作,她很害羞的好不好。

显然已经忘了,一刻钟前她自己的出格举动。

戚无昭抬脚走到林起正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像看一滩烂泥。

谢旧和千雁初退后了一大步,虽然千雁初很不情愿,但也无法。

“你喜欢那个姑娘,”林起正微微笑着。

戚无昭眼神冰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们可以联手,”林起正的声音又轻又缓,“之前是有些误会,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只要我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你就可以和那个姑娘长相厮守在一起。”

戚无昭轻蔑的看他,仿佛在听什么笑话,他和温浅浅当然会在一起,但这跟你什么关系,用得着你保证。

“当然,”林起正能猜到戚无昭的想法,接着说道,“别忘了,你可是反派邪修,修真界是容不了你的,那个姑娘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她的家人知道你的身份吗?”

“她跟着你只能过隐姓埋名的日子,可能一时是没关系的,时间久了,她不会有想法吗,你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吗,你又确定她真的是你要找的人吗?”

林起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戚无昭。

戚无昭的眼神黝黑,面色如寒冰一般,天诛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上。

“是吗,”他微微掀了下眼皮,手指缓慢的攥紧天诛剑,“那你想跟我怎么联手?”

林起正紧张的盯着他的动作,手指在身下暗暗掐成诀。

“鎏明阁的那盏灯,帮我搞到手,”林起正说道,“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如果我想要你的命呢?”戚无昭举起天诛剑横向扫开。

沙漠以林起正为中心迅速撕裂一道深缝,而中心的人消失了。

戚无昭猛然转身,温浅浅也从缝隙中消失了。

他急速掷出长剑,天诛剑勾到了温浅浅最后一缕裙角,只割下了一小片布料。

戚无昭握着那片云锦,面目阴沉的可怕。

谢旧和千雁初也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十分震惊。

戚无昭直接跳下了深渊,长剑横在胸前,对着眼前的黑暗扫出一片剑光。

“站住,”幽暗的地心,林起正的声音忽然响起。

两旁应声燃起两团幽蓝的鬼火,照的林起正面色十分可怖。

温浅浅的脖子被他紧紧掐在手心,“再往前一步,我就下手了。”

温浅浅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戚无昭站住脚步,看林起正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

“我不会对她怎么样,”林起正说,“拿到鎏明阁的天心灯,回来交给我,我就放了她。”

戚无昭站着没动,眼皮都没抬一下。

“快去!”林起正目光狠厉起来,“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只要事成,我保证你的心上人绝对一根头发不掉的回到你身边。”

温浅浅看着戚无昭,轻轻点了点头。

戚无昭压制住心头漫上的漫天杀意,看了温浅浅一眼,转头离去。

谢旧和千雁初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好久,还是千雁初叫了起来,“怎么回事,林起正呢?”

谢旧沉着脸,望着远处倒伏一片的人俑,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重新恢复神志。

正想着,戚无昭从深缝里跳了出来。

“温姑娘呢?”谢旧立马问道。

戚无昭看了谢旧一眼,冷冷道,“跟我回鎏明阁。”

“回鎏明阁干什么?”谢旧奇怪。

“取出鎏仙殿寒潭中的天心灯。”戚无昭面无表情的说道。

谢旧脸色大骇,“你你”

你怎么知道天心灯在那里!

戚无昭心烦的很,懒得跟他废话,手指一抓,提起谢旧的衣领,“走!”

堂堂化神期的大能就这样被戚无昭抓在后颈,像拎小孩一般拎上天诛剑,像宗门方向疾驰。

“”,千雁初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巴,无力的伸了伸手,不知道到底该做何种反应。

她也打不过戚无昭啊,谢匹夫也不值得她救啊,但是袖手旁观好像也不对劲。

谢旧的声音远远的从风中传来,“你守好此地,不要让怪物恢复过来跑出去侵扰百姓!”

真是个圣父,千雁初骂道,管好你自己吧。

鎏明阁。

谢星程送宋芷音出了山门,再三嘱咐,“宋姑娘是被爆炸冲击,飞了出去,不在鎏明阁,是山下村民收留了你,你一直在村民家养伤,此事跟鎏明阁没有半点关系。”

“我记住了,”宋芷音淡淡颔首。

她看见谢星程腰上系着自己送的香药袋,心中高兴,面上带了一点笑意,转头冲谢星程拱手,“多谢公子,不必送了,芷音告辞。”

“诶,好,”谢星程高兴的点点头。

这时,一柄长剑飞驰着从他头上划过,他一眼就看到长剑上的两人,“爹!”

怎么戚戚无昭也来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谢星程匆忙跟宋芷音拱手,“恕不远送,姑娘一路顺风。”

说完,抄起长剑追了上去。

宋芷音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有点奇怪。

鎏仙殿寒潭。

戚无昭的面色比寒潭更冰冷,眸子沉沉的盯着平静的湖面,瞥了谢旧一眼。

谢旧面色凝重,一动不动。

戚无昭伸手递给谢旧一柄匕首。

谢旧惊讶的看着戚无昭,他怎么知道取出天心灯需要自己的心头血?

戚无昭也不说话,目光重新投向湖面。

“不能让他得到天心灯,”谢旧说道,“这个灯危害性很大,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戚无昭转脸看他。

谢旧不知道怎么说,确实,以戚无昭现在的实力,只要他想,没有灯他也可以随时称霸修真界。

“难道难道你们有什么谋划?”他惊讶的看着戚无昭。

戚无昭没抬眼,只淡淡启唇,“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