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沙漠之上。

谢旧和千雁初一前一后御剑赶到。

沙漠明显塌陷下一个大坑,附近村镇的小孩跑进来玩耍,看到地坑里的怪物,消息这才传了出去。

谢旧停在半空俯视着深坑,手里掐了一个诀,坑洞扑簌簌开始落沙,露出里面空洞的暗道。

“这是什么东西?”千雁初赶到跟前,瞪着满坑满谷的人俑,准备拔起长剑。

“等等!”谢旧拦了一下,因为紧接着就从地道里钻出了一个人。

该人一身青衣道袍,银发蓬乱,眼神暗沉,面色憔悴枯槁,手里拿着一盏小鼎。

正是千峦宫的宫主林起正。

“是你!”千雁初杏眼一瞪,“原来你还没死。”

谢旧不说话望着林起正,百年未见,对方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连之前惯于伪装的温和的表情也懒得再装了。

林起正不说话,只沉沉的盯着面前的两人。

怪物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几百年前的怪物早已跟着巫行眠一起沉眠了,修真界一直以来都很太平,怎么偏偏这时突然冒出来了呢。

千雁初在来的路上毫不怀疑是戚无昭捣的鬼,但到了地方看到一脸阴沉的林起正,瞬间改变了想法。

“是不是你干的?”她拔剑质问。

林起正握紧了手中的鼎。

千雁初一看对方的动作立马怒了,这不就是不打自招吗,举剑就朝他砍去。

“千掌门!”谢旧想阻拦,他的想法其实跟千雁初一样,虽然不完全确定是林起正,但对方至少有一定的嫌疑,只是他没想到千雁初这么冲动,招呼都不打,剑直接就先劈了过去。

林起正眼睛一眯,身形飞速后退,脚步在流沙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

千雁初哪容他逃跑,举剑追在后面,一边骂道,“看来是心虚了,今天我的新仇旧怨一起报,我们青烟谷的天心灯是不是你偷的!”

林起正脚步微滞,轻轻蹙起眉头。

千雁初的长剑转瞬即至,挟着一股精纯的灵力,重重劈了下来。

林起正匆忙掷出千山鼎,只见法器在空中迅速增大,“嘭”一声撞上了千雁初的青崇剑。

千雁初毫不畏惧,重重一劈,千山鼎立马急速缩小回到了林起正手里。

就这么短暂的功夫,林起正已经跑出去二里远。

千雁初登时就骂了起来,“你个缩头乌龟,我还以为你秘密修炼了什么武功,结果是修炼了土遁大法,就知道跑,你干脆怂死算了。”

林起正一边跑一边转身,手一抖扔出一样东西。

千雁初虽然暴躁,但是并不莽撞,眼疾手快掷符相击,一阵黑烟升起,林起正扔出的毒蛇蜷缩着掉在地上。

“你个心肠毒辣的老匹夫,”千雁初剑尖挑着毒蛇向他甩去,“你忘了姑奶奶是干什么的吧,我们医修玩弄这种毒蛇的时候你还是个炼气小废物呢。”

谢旧立在原地,远远旁观着千雁初和林起正的斗法。他有点奇怪,按照修为来说,这应该是一场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斗法,现在却变成了林起正单方面逃跑,千雁初疯狂追击的游戏。

“小心诱敌深入,”谢旧高高喊着。

“你当姑奶奶是吃干饭的啊!”千雁初百忙之中冲谢旧吼了一句,她怎么说也是修真界的大前辈,小儿科的伎俩想糊弄她,也要问问她的剑答应不答应!

谢旧皱了皱眉,喃喃想着,千雁初一直是这个脾气吗,好像不是啊,他有些后悔当年把宋芷音送到青烟谷学医了,跟着这么个师父,实在是太

正想着,千雁初隔着超远的距离狠狠朝林起正扔了一个雷符。

林起正不得已只能再次掷出千山鼎,这次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化神期修为的雷符力有千钧,伴随着重重的威压,泰山压顶一般撞向对方,千山鼎发出刺耳的声音,咔嚓一声,好像隐隐开裂。

怎么回事,谢旧有点惊讶,千山鼎怎么说也是千峦宫传承几百年的顶级法器,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符纸击破。

千雁初自然也听到了,她面带嘲讽,“怎么,一百年不见,人和法器一样变成废物了?”

林起正阴恻恻的盯着她,将鼎往地上一扔,竖起手指掐了个诀。

千雁初立马握紧长剑,死命瞪着他。

呼呼风声在沙漠上空盘旋,日光一片惨白,入目皆是漫漫黄沙,有震动共鸣一般从脚底传来。

山洞里。

“乌鸦”自然是没法捂住眼睛的,它只是借此表达一下心情。

不知道为何,好像有一种功德圆满的释然。

温浅浅瞬间睁大了眼睛,脑中一片呲呲拉拉的火花划过。

她亲到了戚无昭的嘴唇!

这种场面她只在言情剧里见过,还吐槽过套路有点老套,但真的发生到自己身上时,才真正体会到其中的震惊羞赧和心颤。

严格来说,上次钻床底的时候她也咬过戚无昭的嘴巴,但那时不一样,那时的他们还是上下级的利用关系,彼此都没有产生感觉,咬着他的嘴唇也是情势所迫,就跟咬身体其他部位咬手臂一个性质,因为没有感情纽带,就像人工呼吸,只是为了救人,完全不会有心理感受。

但这次不一样,戚无昭喜欢她,这个一身鲜血执拗孤单的大反派喜欢她。

不像他冷硬的外表,他的唇瓣柔软带着点暖意,轻轻贴着她的嘴唇,像是温柔的渡着热源。

温浅浅的心尖沁出滚烫的热流,漫过心田的一片荒原,燎起熊熊烈火。

她的感觉无比强烈,每个细胞都浸出喜悦,血液奔腾的叫嚣着冲上头顶,开出一朵名为爱意的花朵。

她为什么会为戚无昭的过去肝肠寸断,她为什么在人俑沙漠怎么都不肯一个走,她为什么会因为戚无昭的告白尴尬窘迫,所有的所有,都有一个共同的答案。

她也喜欢戚无昭。

活了无数辈子的母胎单身,终于明白了爱情的滋味。

戚无昭瞳孔不自觉的放大又缩紧,盯着近在咫尺的温浅浅的睫毛,他思考无能,浑身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

他从没有过这种体验,整个人震惊的有点晃神。

面前的少女微微撤开了一点,拉开两人的距离,强自镇定的眨了眨眼睛。

戚无昭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和动作,眼珠也不动。

温浅浅咳了一声,微微转了一下脸。

再转过来,戚无昭还是没动。

“我出去一下。”温浅浅无法,直接站起身子。

戚无昭终于有了反应,他一把拽住了温浅浅的手臂,将人拉进了怀抱。

温浅浅的脑袋被他手掌护着,根本没撞到他的身体,她抬起眼睛,静静的看着戚无昭。

戚无昭喉结上下滚动一下,眼神灼灼发光。

温浅浅看的很清楚,她心底有些紧张,下意识的揪紧了裙角。

可是戚无昭什么都没做,只深深的望着她,眼底像是无波的深潭。

深潭下的暗涌,温浅浅并不知道。

她等了一会儿,怀疑自己判断错了,正准备缓缓坐直时,听戚无昭轻轻问道,“你生气了吗?”

温浅浅:“”

原来你是在想这些!

温浅浅下意识的咬着嘴唇摇摇头。

戚无昭的目光马上聚焦在上面。

温浅浅没在意,踌躇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有话跟你说。”

戚无昭没吭声。

温浅浅奇怪的看他,只见对方眼神直愣愣的,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她微微有点窘,伸手在戚无昭眼前晃晃,“我有话跟你说。”

“啊,好。”

“你转过身去。”温浅浅有点不好意思,不敢直面他。

“哦。”戚无昭应道。

温浅浅等了一小会儿,对方竟然纹丝不动,她奇怪,“你怎么还不转身?”

“转身?”戚无昭这才恍然如从幻梦中醒来,“转什么身?”

“你”

温浅浅微微羞恼,就在这时,戚无昭的怀中微微闪动起亮光。

两人不约而同的垂头看去,是那枚控制人俑的石头。

戚无昭眯了眯眼睛,看着温浅浅说道,“人俑醒了。”

温浅浅脸色微变,“怎么会?”

“是它的主人,”戚无昭的表情恢复了冷硬,沉沉的望着外面的天空,“他唤醒了它们。”

他起身往外走,随手抽出天诛剑,转身对着洞穴划下一道禁制,看着温浅浅说道,“你等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不行!”温浅浅站起身追上他,禁制只挡外人进入,不阻挡里面的人出去。

温浅浅说:“我跟你一起去。”

戚无昭没说话,温浅浅看着他,眼神很坚决,“我要跟着你,一步都不离开。”

这是你说的,你忘了吗?

戚无昭眼神微动,缓缓的点了点头,拉住她的手指,带着她一起跳上了天诛剑。

天诛剑得了指令,全速往沙漠飞去。

“会是林起正吗?”温浅浅问戚无昭。

戚无昭微微转过身,用胸膛帮温浅浅挡住迎面而来的风,“应该是。”

温浅浅垂下眼睛,千峦宫狼子野心在原书里早就讲的明明白白,可是林起正却一丝戏份都没有,只是个一直是活在大家口中的前修真第一人。现在剧情偏离了这么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有我在,”戚无昭握紧她的手指,轻轻将人拥进怀里。

“他是谁都没用。”

两人到达沙漠的时候,正是一片混战之际。

空中划出无数光弧,符咒层出不穷,长剑扫在人俑身上瞬间倒下一片。

千雁初和谢旧奋力杀着人俑,可是太多了,这厢倒下那厢又重新站了起来。

林起正立在沙漠边缘,抬头看向天诛剑上的戚无昭。

出乎他意料的是,戚无昭身后竟然跟着一个少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