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5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靠在石壁上,眼睛不自觉的涌出泪水,一滴滴淌过面颊,砸在手背上。

戚无昭抬起手指接了一滴,看它在手心洇出一小滩湿渍,心口感觉被烫了一下。

宽大的手掌盖住温浅浅的眼睛,声音像被闷在喉咙里,戚无昭略带沙哑的说道,“不要哭,我不能看见你哭。”

温浅浅哭的更厉害了,连身子都在抖,转瞬就将盖着的那双手掌浸的如同水洗一般。

戚无昭有些慌了,抬起手掌给温浅浅擦眼泪,可怎么也擦不完,温浅浅伤心的抽泣回荡在山洞里,打着旋儿的往他脑子里钻。

戚无昭手足无措,惯常嗜血杀人的双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捧住温浅浅的脸蛋,“没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温浅浅抬起迷蒙的泪眼,看着眼睛模糊不清的人,抽噎着,“怎么可能没事,你是傻子吗?”

她一把抓住戚无昭的手指,放在对方的心口,“活活剖出骨头,会没事吗,你不是人吗,你不会疼吗?”

戚无昭不知道怎么说,之前他一直将削骨之仇铭记在心头,但是自从认识温浅浅之后,他已经很少回忆起这种仇恨,如果不是一些线索浮出水面,他可能真的不在乎了。

“你个傻子。”温浅浅太心疼了,带着哭腔扑到戚无昭怀里。

她手指紧紧抱着戚无昭的腰,尽情宣泄着自己的悲伤,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六亲不认,冷血无心的大魔头竟然有这么凄惨的过往,她也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孤独到这种地步。

戚无昭被猝不及防的拥抱撞得后仰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怀中的温热紧紧贴着身体,他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甜蜜慢慢从内心深处奔涌出来,流过冰冷枯寂的心脏,慢慢融化着结了坚冰的心湖。

他僵硬着回抱住温浅浅,下巴在对方的秀发上轻轻摩挲,声音有点不稳,“遇到了你,就不疼了。”

温浅浅更大力的环抱他,像是要补齐这么多年对方受过的伤害,她想给戚无昭毫无保留的支持和陪伴。

“乌鸦”看着两个人情到深处,不忍打断,安静的闭嘴待在一旁。

它也是第一次知道戚无昭的过去,听起来是很惨,它深表同情,但更重要的是,它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跟戚无昭的过去有关联的一件事。

诚如对方所说,它虽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但也不能完全混日子过活啊,除了插科打诨外,自己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什么事呢?

千峦宫。

林景尧带领宫内十位长老在各个角落布置了护宫大阵,不仅如此,每个重要宫殿还镇守了各方法器,山间小道全分派了暗哨埋伏,保证敌人一入侵就能收到消息。

有青衣道童急匆匆的上来报信,“宫主出关了。”

林景尧一惊,爹出关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到暗室去问候他了,上一次前去,对方也是完全不理人的的样子,两人的交流全靠传音符咒,想不到竟然出关了。

“他在哪里,我在这就过去。”林景尧把脚就走。

“弟子不知,”小童却摇摇头,“我只是见暗室门洞大开,里面空荡荡的无一人。”

林景尧顿住脚步,不在,刚出关就出宫了吗?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弟子昨日供奉灵露的时候还门户紧闭,今日就打开了。”

林景尧皱皱眉,难道爹也听说了戚无昭的事生变。

颠覆鎏明阁抢夺天心灯,引戚无昭为己用,求娶青烟谷,这些都是密室里的林起正授意林景尧谋划的,但是法器展事情暴露,与戚无昭的联盟破裂,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林起正。

看来应该是知道了,所以才这么急着去一探究竟。

林景尧心下稍安,但又想到,这种事怎么样都该先找自己商量,毕竟一个人贸然行动实在危险。况且万一这种时候戚无昭或者鎏明阁前来,那岂不是正中敌人下怀。

“密切关注各处动静,拿留声石来。”他吩咐手下道。

鎏明阁。

千雁初冰着脸准备下山,她身体本就没有大碍,着急赶回青烟谷主持大局。听了谢旧一番狡辩,真假暂且不说,现在确实不是纠结陈年旧怨的时候,情况很危急,既然一场灾难难以避免,她至少要待在自己的地盘。

突发消息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东南沙漠有异动,好像有不明怪物出现。

沙漠周围不远处就是农田和村庄,修真界责无旁贷。

谢旧带上长剑,嘱咐谢在渊守好鎏明阁,准备出发前往。

“还是我去,”谢在渊拦住他,“你身体刚恢复,还是留在鎏明阁为好。”

“不行,”谢旧严词拒绝,他怀疑怪物可能跟戚无昭有关,自己修为至少是化神期,可以勉强一战,如果在渊对上戚无昭,那才是毫无胜算。

“婆婆妈妈算什么男人,”千雁初看不过眼,唰一声抽出长剑,“你们都待在家里绣花吧,我去。”

“你,”谢在渊气的脸都红了。

谢旧拦住他,冲他摇摇头,那意思是不要和千雁初置气,根本犯不着。

“我去,”他掷地有声,随后转头跟谢在渊交待,“看好星程,不要他乱跑。”

然后,身形一振,跳上长剑疾驰而去。

千雁初不甘人后,啧了一声,也跳上长剑冲着沙漠飞去。

谢在渊虽然跟千雁初完全不对付,但看两人一同前往,心底还是微微松了口气。

终于走了!谢星程在鎏岚峰远远看着千雁初离去的背影,心底大喜。

这两天就可以安排宋芷音走了,在这之前,自己要好好的跟对方对一下词。

他走进屋子,宋芷音立马不动声色的收起青烟谷的传音符,她跟师妹们报了个平安,也记得不泄露自己的位置,只是为了不让她们担心。

“宋姑娘干什么呢?”谢星程没话找话。

宋芷音从面前的箩筐里拿起一个香袋,递给谢星程,“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小小东西,希望不要见笑。”

香袋的式样很普通,是鎏明阁很常见的金黄织锦,边缘勾金线,收口是一枚白玉珠子。

“这是什么?”谢星程捏在手里,随便瞧了两眼。

“里面放的是几十种草药,都是近日谢公子拿来的,我身子已愈不需要,就给谢公子配了一个祛毒散。”宋芷音说道。

“麻烦你了,谢谢啊,”谢星程嘴上说着,心里盘算的却是怎么开口让宋芷音离开。

宋芷音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谢星程有话要讲,淡淡的拂了拂袖子,“谢公子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我”,谢星程张张嘴,他虽然脸皮厚但心软,之前眼巴巴让人留下的是他,现在又张口送客,实在有点说不出口。

“我有件事跟你讲,”谢星程忽然了一样重要的事,“你认识林景尧吗?”

宋芷音微微一愣,轻轻点头。

她是见过的,再加上之前对方一番大张旗鼓,说不认识显然不妥。

“你不要答应他!”谢星程有点急,他虽跟宋芷音交情不深,但也不想看对方一个好好的姑娘被林景尧诓骗。

这几天谢在渊一直在敲打他,谢在渊还查到之前因为离恨天之事来鎏明阁闹事的领头正是千峦宫授意的,还有这次鎏明阁的爆炸,在被炸碎的丹鼎碎片中,他发现了火雷丹砂,丹砂这种东西,能研制成炸药的形态,很难不怀疑到人均制丹高手的千峦宫头上。

一桩桩一件件,谢星程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太天真,交友不慎。

他跟林景尧年纪相仿,性格却一个洒脱一个沉着老练,他一直以为是因为林景尧早早掌管千峦宫的缘故,没想到自己完全被对方当成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傻子。

但很奇怪,同样怀揣着目的的温浅浅和戚无昭,跟林景尧相比,留给他的感觉却不一样。

谢星程没心思细想有什么不同,他只盼着鎏明阁平安就好,如果他们真要想对付鎏明阁,那他一定拿起剑跟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答应什么?”宋芷音奇怪的看着谢星程。

“答应他的求亲啊,”谢星程马上说道,“再有诚意也不要答应。”

宋芷音看了谢星程一眼,缓缓说道,“我不会答应的。”

“那就好,”谢星程点点头,加重语气,“就算你师父点头你也不要答应。”

虽然他觉得没这种可能,要千雁初答应,除非鎏明阁倒过来长。

“不会的,”宋芷音唇边漾起浅笑,“我有婚约在身,不可能答应他的。”

温浅浅渐渐止住了抽噎,靠在戚无昭身上,急促的喘着气。

哭的太多太急,岔气了。

戚无昭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盯着眼睫黏成一团,小脸通红的温浅浅,眼神无比的温柔。

温浅浅缓了一会神儿,脑中慢慢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后抬头望向戚无昭。

正对上对方探究的目光,她脑袋一空,伸手捂住了脸。

“你不要看,”她闷闷说道。

“怎么了?”戚无昭好奇的问。

温浅浅不说话,只执拗的捂着脸蛋。

“是眼睛疼吗,”戚无昭微微蹙眉,想伸手看看,温浅浅马上捂得更紧了,“不要!”

戚无昭顿住手指,不知道如何是好。

正迟疑间,温浅浅飞速转身,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她刚才哭的太惨了,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被戚无昭这么近距离看着,实在窘死了。

“你干什么呢?”戚无昭伸头看。

因为两人面对面紧挨着,脑袋其实靠的很近。

温浅浅闻言立马转过了头,脸蛋直接就擦过了戚无昭探过来的脑袋。

“啊!”“乌鸦”大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