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鎏明阁近日十分安静,往日在山门前络绎不绝拜会的人一个都没有。

千雁初被戚无昭震晕了过去,在鎏明阁睡了一宿很快就醒了。

谢旧去看望她,站在屋门前,静声说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个天心灯真的不是你青烟谷的。”

千雁初微微发愣,抬眼直盯着他,“戚无昭那个魔头呢?”

谢旧竟然还能全须全尾的站在这里,难道那个魔头

“他走了。”

走了?千雁初难以置信的看着谢旧,什么意思,怎么走的,拿走天心灯了吗?

谢旧知道她的意思,摇摇头,“没有,他好像要去找你们的那个灯,说找到了再上门取鎏明阁这一个。”

千雁初皱起眉头,不知道怎么理解这件事。

谢旧斟酌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本来我不该妄自揣测,但是现在魔头现世,修真界不可避免要陷入一场大动荡,因此我也就不讳言了,我怀疑戚无昭和千峦宫或者是和林景尧有某种合作关系。”

“什么?”千雁初瞪大了眼睛。

“不管你信不信,林景尧在图谋鎏明阁的天心灯,他选择了和戚无昭合作,在离恨天唤醒了他。”

“离恨天不是你鎏明阁召集的吗?”千雁初声音凄厉。

“是,但是林景尧起的头,星程被他蛊惑,才发出了召集令。”

千雁初冷哼一声,眼皮微微翻起,“好一朵白莲花,自己家择的干干净净。”

谢旧也不气恼,“没有道理的,离恨天怨气深重,鎏明阁号召大家齐前往有什么好处,千掌门真信了外界传言的鎏明阁想要一家独大吗?”

“有那个必要吗,鎏明阁不本就是第一仙门吗?”谢旧语调甚是平静。

“修真界和平这么多年,你虽然因为陈年旧事心生龃龉,但鎏明阁屹立这么多年有没有存歪心思,千掌门看不出来吗?”

千雁初不说话,只翻眼瞧着谢旧。

不错,一码归一码,鎏明阁这么多年虽然能人辈出,但是行事低调不好大喜功,待人宽厚处事公允,千雁初也是看得到的。

如果不是因为天心灯的隔阂,她对鎏明阁并没有这么大的火气。

当然,谢旧的废物儿子谢星程,她是十分看不上的,如果他胆敢跟自己的宝贝徒弟有一星牵扯,自己绝对第一个剁了他。

谢旧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这些我不是为了辩解,只是大敌当前,如果我们内讧岂不是遂了敌人的意?”

“眼下,戚无昭和林景尧的同盟应该是破裂了,因为你,戚无昭阴差阳错知道天心灯不止一个,鎏明阁的在明面上,他应该是觉得胜券在握,所以才会轻蔑的转身离开去寻找青烟谷的那一只。”

千雁初停顿了一会儿,略带嘲讽的开口,“那照你这么说,青烟谷的灯在那里?”

“我也不知,”谢旧摇摇头,“我之前猜是在林景尧手里,但又想他那么热切的追求芷音,又觉得不对。”

“他一边把戚无昭引出来,利用戚无昭潜入鎏明阁,一边又像青烟谷求亲,大概想两盏一网打尽。”

“林景尧?”千雁初眯了眯眼睛,“就凭他个破玩意儿?是林起正在背后捣鬼吧?”

谢旧没说话,他也有上百年没见过林起正了,不知道对方现在是何种情况,虽然修真界一直有化神三巨的称呼,但是也默认,可能早就不是三个人了。

“我们都不知道的事,千峦宫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灯不止一盏?”千雁初反问。

“是啊,我也很疑惑,”谢旧仰头看着天空,“还有离恨天有大魔头的事也一样,他怎么知道呢?”

谢星程的房间。

宋芷音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陌生的房间眼中一阵迷茫。

谢星程有点紧张的进门,主要是千雁初也在鎏明阁,当初他脑袋一热被戚兄戚无昭忽悠,藏起了宋芷音,现在骑虎难下,这个档口被千雁初发现就更说不清了。

“你”,看清来人,宋芷音惊讶的开口。

谢星程赶紧走到床边竖起手指嘘了一声,“我是谢星程,你放心,你现在在鎏明阁,很安全。”

宋芷音当然知道他是谢星程,她只是奇怪自己之前还在鎏明阁的半山腰广场,怎么一睁眼就在床上躺着了。

谢星程大概懂她的意思,连忙解释,“发生了一点意外,广场爆炸了,你受了伤。”

害怕你师父爆炸,所以我就给你藏这里了。

宋芷音看着谢星程一张一翕的嘴唇,慢慢想起了昏倒前的情形,连忙问,“师父呢,我的师妹们呢?”

“很好,”谢星程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她千雁初现在所在,“你师门上下都没有受什么重伤,都回去了。”

回答诚实的替他做了选择。

宋芷音明显松了一口气,攥着手指不知在想什么。

“你伤的比较重,”谢星程赶紧解释,“我担心才特地把你放在我屋里医治。”

宋芷音眼睫微动,面上依旧无波无澜,说道,“麻烦了,但我师门皆是医修”

“当时情况危急,”谢星程赶紧狡辩,“你晕倒的地方比较远,我也是一时心急,没想那么多”

纵使宋芷音内里沉稳镇定,在谢星程强调了两次他是因为担心着急才将自己救回来后,宋芷音也心波微漾。

“谢谢,”她轻轻说道。

“不用谢,”谢星程心虚挠头。

宋芷音掀了被子就准备下地。

“哎,你干什么?”谢星程连忙阻止。

宋芷音看他,“多谢谢公子搭救,芷音现在已经好转了,是时候离开了。”

“不行!”谢星程严词拒绝。

宋芷音疑惑看向他。

“那什么,你还没好呢,”谢星程咧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好利索了再走吧。”

宋芷音平静的看着他,轻轻说道,“公子可能忘了,芷音是医修,好没好我知道的更清楚。”

“就算好了,也不能马上就走啊,”谢星程绞尽脑汁,“总得再调养一下,我实在担心”

这话听起来是会让人误会,其实谢星程也不是故意的,主要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做事说话带着三分随意,也不怎么讲究,听在有心人耳里,难免会会错了意。

宋芷音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换上那副沉静平和的样子。

“你再住两天吧,”谢星程陪着笑,“等彻底好了再走不迟。”

“我师父”

“她好得很,我给她联系了,告诉她你一切安好,不日就回去。”

谢星程说的牙酸,所以说撒一个谎就要说无数谎来圆,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暂时不让千雁初发疯。至于日后,他试试跪下来求宋芷音,看看对方会不会帮他一起圆这个谎吧。

“是吗?”宋芷音恬静的眸子看着谢星程。

千雁初的脾气她最了解,谢星程的谎话简直不忍卒听。

但她也能猜到谢星程的动机,大概就是太怕师父了,毕竟前不久还挨过劈,她还暗地里担心了一阵。

“是的,你放心住下吧,”谢星程十分狗腿,还攀起了交情,“小时候你不是也在这里住过吗,我们还是好朋友呢,你还记得吧?”

宋芷音脸色微微古怪,点点头。

“有什么需要你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外面风大,这几天暂时呆在屋里修养,闷了我这里有很多的话本可以看。”

谢星程指了指床边檀木柜上的小书柜。

他忽然想起之前温浅浅来他这里刨书,这些话本温浅浅都看过,还一直吐槽不够精彩,套路太老。他不服气就让温浅浅讲一个套路新的,结果温浅浅才讲到了一半

“然后呢?”温浅浅看着戚无昭问。

戚无昭睁开眼睛,望了望近在咫尺的少女,忽然撑起身子罩在她的身旁。

“然后什么?”

温浅浅刚消散一点的尴尬重新浮上水面,她想离戚无昭稍微远一点,身子用力后倾,但身后就是石壁,她只能将背挤在上面。

戚无昭伸手垫在她的背后,宽大的手掌直接罩住她大半个后背,盯住她的眼睛问。

温浅浅隔着衣服能感到戚无昭掌心灼热的温度,和五指清晰的轮廓边缘,脸颊不自觉又烧了起来。

她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天心灯里为什么会有你的骨头和记忆,巫行眠呢,他又是怎么回事?”

温浅浅舔了舔嘴唇,嗓子有点发干。

戚无昭沉沉的盯着润红的一片芳泽,最后强迫自己转开眼。

“你想知道吗?”他顿了一下说道,“那是我的过往,知道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转过头看温浅浅的表情。

温浅浅有点懵,代价,什么代价?

戚无昭忽然捂住半边脸,半晌后,极轻极低的说道。“代价就是不许离开我半步。”

温浅浅心脏咚的一跳,似乎感觉垫在背后的手指也跟着动了一下。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了,”戚无昭入神的看着温浅浅的眼睛。

“因为我不给。”

“乌鸦”在脑中吱哇大叫,“好家伙好家伙,我说你怎么不问浅浅的意思呢,原来是在这等着呢,你这是强买强卖吧,是吧是吧是吧?”

“你小子不开窍则已,一开窍就准备强取豪夺啊,我苦命的浅浅”

戚无昭不理它的聒噪,微微眯了眯眼睛,淡淡的开口。

山洞里安静空荡,石壁上的灰尘在阳光里缓慢飘散。

温浅浅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因为紧接着她就听到了一个沉寂数百年的血腥昏暗震撼的故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