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5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潺潺的山涧溪流轻柔淌过,树梢上的鸟雀不知疲倦的叽叽喳喳,有小鹿在谷底散步饮水,偶尔仰头清唤几声。

明明是嘈杂热闹的环境,温浅浅却什么都听不到。

她眨了几下眼睛,使劲拧了一下手臂,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只是觉得一般情况下好像都会确认一下。

嘶,好疼。

她赶紧捂住那一小皮肤,避免被戚无昭看到自己的傻样。

戚无昭定定的站着,颀长的身影遮住了一大片日光,半晌一动不动。

脑中的“乌鸦”早已炸成了礼花,“啊啊啊,我听到了什么,戚无昭你竟然直接表白了,你好有种,我这个红娘死也瞑目了,啊啊啊,快进到入洞房,大结局撒花”

戚无昭同样一个字也没听见,眼里只有面前脸颊爆红的少女。

他专注的看着温浅浅,内心忽然生出从未有过的期冀与忐忑,他害怕对方不回应,也害怕对方回应。

自从跟温浅浅相处以来,越来越多不知名的从未体验过的感受接踵而至,过去的几百年都没有这几个月让他无措与触动。

两个人就这么僵僵的站了好久,过了很久,也没有一个人打破沉寂。

“乌鸦”着急了,催戚无昭,“要浅浅回答啊。”

戚无昭没动。

山谷的轻风又一次穿涧而过,拂过戚无昭的背影,刮得那黑袍烈烈作响,卷起的袖襟缠上温浅浅飞扬的长发。

温浅浅立刻伸手抓住头发,指尖刚探出去就碰到了对面人的手指。

触电一般,她猛的缩回手指,好不容易消退的红晕再一次爬上脸颊。

“乌鸦”从刚才的勤奋劲中缓了下来,嘚吧嘚道,“你倒是问一句啊,看浅浅是什么意思,刚才不挺爷们的吗,现在哑巴了?”

戚无昭不理它。

“乌鸦”嘴巴不停。

“你不要说话,”戚无昭回它。

“呦,终于不是闭嘴了,恋爱的大魔头想不到这么和气啊。”“乌鸦”什么时候都不忘阴阳怪气。

“你闭嘴。”戚无昭忍无可忍。

“得,舒服了,”受虐狂“乌鸦”立刻躺平。

温浅浅尴尬极了,不知道要说什么,脑袋都不好奇意思抬,但这样,只能让气氛越来越窒息

“你在跟脑子里的声音说话吗?”她半晌找出一个话题。

“嗯。”戚无昭低低应道。

“在说什么?”温浅浅不自觉的问。

“”,戚无昭沉默了一下,准备编点台词。

“啊不用,我不想知道,”忽然想起什么的温浅浅,慌张的抬头阻止道。

用脚趾都能想到他们在聊什么,此时此刻还有第二个话题吗?她简直是自己把自己往死胡同里带。

“我透完气了,我们回去吧。”温浅浅抬脚就往回走,几乎小跑着回到了山洞。

戚无昭看着她的背影,半晌垂下眼睛,慢慢跟了上去。

温浅浅靠在石壁上,立马开始伸手掏芥子袋,现在这个情形,最适合给自己找点事干,避免面对无法面对的人和事。

戚无昭静静的走了进来,也不打断,坐在一边看温浅浅捣鼓小玩意儿。

两人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温浅浅掏出了不凡镜,正反两面仔细擦拭了一遍,爱惜的摸了摸放在一边。之后是混香球,将里面残余在缝隙的香灰倒了倒,取出银针一点一点剔上面的铜锈。

戚无昭见过不凡镜,但没见过混香球,开口问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放迷药用的,”温浅浅尽量自然的回答道,“遇到打不过的敌人时,将准备好的香料偷偷放在里面,自己封好嗅觉,对方不知不觉闻到,很快就会全身绵软丧失战力。”

戚无昭点点头,说道,“我好像听说无方派掌门中过这种迷药。”

无方派掌门魏清松,修为元婴晚期。整个修道生涯颇为顺利,在修真界也算是一方大能,但让他声名鹊起的却不是出众的天资,而是一次斗法着了道被药迷晕,醒来时人已经在凡间最著名的花楼,浑身上下片缕不着,身边还围着好几个如花似玉的舞姬,各个面色含春,娇声拉住他不让人走。

好好的一代掌门,从此彻底尊严扫地,成了修真界的大笑话,以致后来闭关修炼走火入魔,整个人彻底废了。

这个八卦还是在鎏明阁的时候谢星程讲给戚无昭的。

温浅浅继承了原身的记忆,自然也听说过。

她震惊的瞪圆眼睛,急促摇头,“不是不是,那不是我们干的,我们用的是正经迷药。”

只是丧失功力,没有其他功能。

戚无昭见温浅浅这个着急,也赶快点点头,“嗯,是我记错了。”

山洞里又是一阵沉默,温浅浅的铜球也擦不下去了,过一会儿后小声补充道,“我们这个只对金丹期修为之下的人有用,真的不是我们。”

“嗯,确实不是你们。”

温浅浅心累的默默叹了一口气,怎么办,这淡淡的尴尬到底该怎么化解!

戚无昭瞥了她好几眼,好像看懂了她的心思,取出在沙漠地道里找到的幽蓝石头递给她,“你想看看吗?”

温浅浅接了过来,好奇的盯着石头。

戚无昭用手指示意她,“输入一点灵力试试。”

温浅浅照着他说的做,很快,石头中心的透明石芯颜色开始变深,慢慢浮出花纹。

“这是什么?”温浅浅惊讶道。

她看到石头上的图形慢慢变幻合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

“千山鼎。”

真的是林起正!

众所周知,千山鼎是千峦宫宫主林起正的本命法器,也是修真界的至宝之一。

那些人俑真的是林起正控制的。

温浅浅望向戚无昭,对方微微敛下眸子,慢慢说道,“人俑确实跟他脱不开干系。”

“那林景尧呢,他知道吗?”温浅浅问。

戚无昭没说话,垂头摩挲着手指。

是了,林景尧知道不知道根本不重要了,他确实一直在利用戚无昭。但是原书里只着重描写了身为男主角的谢星程逆袭的过程,却并没有说其实林景尧也只是站在表面的木偶,真正的幕后主使正在黑暗里注视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温浅浅打了个寒颤,急切的看向戚无昭,“不要再跟鎏明阁作对好吗,千峦宫的目的你很清楚,我们不要再掺和进里面了。”

这句话她在心底说了无数遍,这次终于有勇气脱口而出。

戚无昭抬眼看着温浅浅,面色十分平静,眼神像是深邃的湖水,里面漾着温浅浅看不透的情绪。

“我不会让你死,”他说,眼神是无比的笃定。

“不是我,是你啊。”温浅浅声音都提高了一度。

“我不会死,没有人可以杀我。”他说。

“我可以不杀谢星程,”戚无昭又说道,“鎏明阁只要交出天心灯,我可以饶他们不死。”

他知道温浅浅害怕的那个结局。

“为什么非得要天心灯呢,”温浅浅不理解,“那是鎏明阁世代守护的东西,你要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给的。”

“到时候肯定会发生激烈的冲突”

“不会的,”戚无昭安慰她,“我可以直接取走,不给他们出手的机会。”

“你知道在哪里吗?”温浅浅急了。

到时候不还是逼迫谢旧交出来。

“知道。”

“哪里?”温浅浅愣住了,马上又改口道,“不是,你怎么知道的?”

“我能感觉到,”戚无昭指了指脑子,“它也能感觉到。”

温浅浅疑惑了,“为什么?”

这不是原书的一号圣物吗,所有人求之不得的秘宝,拥有无上力量的大杀器,怎么跟带信号一样,你们两个都能感觉到?

是不是在骗我。

戚无昭没说话,垂眸沉默了好一会儿,像是在思考如何回答。

温浅浅一边安静的等待着,一边细细瞅他蝶翅一般的睫毛和棱角挺立的眉骨。

“因为里面有我的东西。”戚无昭终于抬头,轻轻说道。

“什、什么?”温浅浅惊呆了。

里面不是传说中的上古大能,修真界典范巫行眠的魂魄吗,他用毕生修为封印了妖兽,和对方一起沉眠在天心灯里。

跟戚无昭又有什么关系,难道

戚无昭微微皱了皱眉,又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温浅浅的眼睛,说道,“你已经知道天心灯不止一盏,那么,你听说过的关于天心灯的故事,还会准确吗?”

温浅浅惊讶的微微瞪大了眼睛。

戚无昭顿了一下,说道,“我心中有一些猜测,还有一些未了结的事要做,所以必须得到天心灯。”

找齐它们,找出答案。

温浅浅听不懂戚无昭的话,她选择直接问道,“你是巫行眠吗?”

“或者他的转世?”

心脏噗通噗通直跳,她感觉自己好像在接近一个秘密。

戚无昭看着她,摇摇头。

“那你是他的对手?”妖兽两个字温浅浅说不出口,这个世间确实有妖兽修炼成精的事,虽然她只是听说。

戚无昭又摇头。

温浅浅缓缓松了一口气,斟酌着问道,“那里面有你什么东西?”

戚无昭手指轻轻搭在胸口,身体向后靠着,微微闭上眼睛,最后说道,“我的一段记忆。”

“记忆?什么记忆,你的记忆为什么在天心灯里?”温浅浅不解。

“因为我的骨头也在里面,”戚无昭睁开眼睛,指尖在胸前微微划过。

那是刻在仙骨上千年没有磨灭的记忆,被他弄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