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4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记得那句诗吗,”戚无昭指了指脑袋,“它对上的。”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温浅浅瞪大了眼睛,她当然记得,当时还十分疑惑的猜测会不会戚无昭跟自己是同样的穿越身份,后来经过日常相处她才打消了疑虑,现在才知道,原因竟然是这样。

戚无昭的脑中有一个声音,而且那声音也来自现代。

系、系统?

温浅浅总觉得哪里不对,问戚无昭,“它现在在说什么?”

“乌鸦”嘿嘿一笑,“戚无昭喜欢你。”

戚无昭,“它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

温浅浅看着戚无昭,问道,“它有没有说过奇怪的话,比如给你发布任务什么的?”

“没有。”

“有没有给你剧透啊就是给你说一些这个世界即将发生的事?”

“未卜先知?就它?”

“乌鸦”感觉自己遭到了鄙视,抗议道,“我怎么不能未卜先知,我还能感知到鎏明阁的天心灯在哪里呢。”

“你闭嘴,别插话,”戚无昭说道。

“那它”,温浅浅不知道怎么说,那这个声音的存在不就算是个噪音嘛。

戚无昭懂她的意思,点点头,“没错,除了聒噪没别的用处。”

“你是不是人啊,”“乌鸦”马上大叫,“老子刚给你出过恋爱小妙招,你卸了磨就杀驴啊。”

温浅浅皱眉沉思着,其实刚才的一瞬间她几乎以为那是给她的系统错装在了戚无昭的脑子里,毕竟穿越的标配不就是系统吗,但现在一听,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声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温浅浅问。

“在离恨天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就有了。”

“大概什么时候?”温浅浅追问。

戚无昭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说道,“离恨天开境的一个月前。”

那时他昏昏沉沉被唤醒,脑中疼痛欲裂,失去的仙骨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神志不清时听到了脑中的声音。

“天心灯,找到天心灯。”声音反复喃喃道。

后来,戚无昭挣扎着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修为,再问脑中的“乌鸦”时,对方竟然完全不承认说过。

温浅浅脸色一变,那时不就是自己穿进这个世界的时候吗?

声音竟然几乎是跟自己同时间出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戚无昭一直盯着她看,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戚无昭轻轻的眨了下眼睛,突然福至心灵道,“我很困扰,它让我很不舒服,有点痛”

“如果能找到原因解决掉,那就太好了。”

说完,用带着无辜又平静的眼神看向温浅浅。

温浅浅:“”

“我、我试试,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温浅浅有点于心不忍,说道。

“乌鸦”:“看不出来啊,举一反三这么快,装可怜会上瘾啊。”

戚无昭笑:“是挺管用。”

温浅浅抿抿嘴唇,斟酌着怎么解释,“其实我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跟你脑中的声音出现的时间差不多。”

戚无昭面上不动,心中震惊不已。他之前虽然有所猜测,但是第一次听温浅浅说出秘密,知道她确实不属于这个世界,心中还是千头万绪。

既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那会突然消失吗?

“你们这个世界的故事我是在一本书里看到的,”温浅浅说的有点艰难,换做谁突然听到这样的真相不疯掉都算难得了,她担心戚无昭会突然丧失理智。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谁。”她小心的抬头望了一眼戚无昭。

戚无昭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后,表情出乎意料的平静,沉默的和温浅浅对视着。

“我”,温浅浅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她难道要告诉戚无昭他的悲惨结局,谢星程最终会打败他让他尸骨无存,不凡派也会最终全门覆没,他们俩没一个有好下场吗?

她微微出了口气,索性问戚无昭,“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

“你呢,”戚无昭看着温浅浅的眼睛,问道,“既然是书,你的结局呢?”

温浅浅张了张嘴,微不可闻的说道,“死。”

山洞里一片沉寂,连一直说风凉话的“乌鸦”也止住了声音。

温浅浅心里很矛盾,正考虑着戚无昭要是问他自己的命运时要不要说真话。

戚无昭垂着眼睛,苍白的手指无意识的掐在关节处,从侧脸露出的一梢目光黑沉的骇人。

良久,才能到他低沉的几乎如耳语一般的声音,“什么意思,到时候你就会离开吗,回到原来的世界?”

她在这个世界死自己还可以散尽修为重塑她的魂魄,虽然她根本不可能死,但若是她到时间要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他真的是无力回天。

戚无昭一瞬间在脑中思索着逆转时空的方法,修真界的秘籍他都看过,没有。但若是曾经的那些被埋葬的禁术他不介意去找一找。

温浅浅没料到他纠结的竟是这个问题,轻轻说道,“我也不知道,有可能”

手指忽然被捉住,戚无昭猝然抬眼,一双深邃如深潭的黑眸紧紧盯着温浅浅。

温浅浅:“”

怎么了,这是干什么?

“你—不—会—死,”戚无昭一字一句,“我不允许。”

温浅浅心脏猛的颤了一下,杏睫不受控制的轻眨。

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她不可能每次都以手下情来解释这件事,戚无昭他

他太反常了,这种台词不是某些专属场合,专属对象才会说的吗?

难道他难道他喜欢自己?

温浅浅浑身一哆嗦。

“你怎么了?”戚无昭十分关注她。

“我、我”,温浅浅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我有点乱。”

她垂着头,耳朵一下子泛上红潮,一直烧到白皙的后脖颈。

戚无昭看着,眼眸又沉了三分,手掌贴在温浅浅的额头上,“怎么突然这么烫,生病了吗?”

“没有,”温浅浅赶紧摇头。

山洞的温度好像也升高了一点,温浅浅一个活了许多世但依然是母胎单身的人不知道怎么面对突然发现的秘密。

尴尬到爆啊啊啊。

额头忽然一片沁凉,柔和温润的灵流缓缓顺着她的经脉流入丹田。

“不要生病,”戚无昭一边给她输灵力一边平静说道。

心脏扑通扑通跳到很快,温浅浅脑子有点晕晕的,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合理吗,大魔头喜欢自己?

自己有什么,不过是年轻一点,美貌一点,可爱一点,机灵一点,上进有眼色、聪明懂情趣、仗义又风趣一点,他就喜欢自己了?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不用了,我没事。”温浅浅想通之后,轻轻推开戚无昭给自己输灵力的的手掌,可刚碰到对方手指,马上条件发射的缩回了手指。

啊啊啊,好尴尬啊,好像被电了一下。

痒痒的。

戚无昭疑惑的看着温浅浅的反应,正准备开口,温浅浅马上抢先一步。

“我有话要问你。”

“你问。”

“你”,温浅浅紧张的有点吞字,“似不似细化我?”

“什么?”戚无昭失笑,他怎么听不懂温浅浅在说什么。

“细化我,似不似?”

温浅浅实在说不出口,只能飞速的含糊不清的说,好像这样,自己的窘迫就能减少几分一样。

戚无昭哭笑不得,这到底是什么啊,他问脑中的“乌鸦”,“浅浅在说什么?”

“问你是不是喜欢她!”“乌鸦”大声吼道。

好家伙,这么直球的女生它还是第一次见。

当然,它也就认识这一个女生。

戚无昭一下子沉默了,有点愣神的坐在原地,也不看温浅浅,两眼直瞪瞪的看着地面。

喜欢,是喜欢吗,自己几百年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这就叫做喜欢吗?

想日日看到她,想她永远待在自己身边,想她一心一意看着自己,这个就叫做喜欢吗?

如果是,那他确实喜欢温浅浅。

温浅浅忐忑的看着戚无昭,看着对方愣神,看着他迟迟没有反应,心里的小火花,像断了捻般,一点点熄灭。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吗?

她忽一下站起身,硬邦邦说道,“我去外面看看。”

再呆在这里,她就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戚无昭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你要去哪儿,是饿了吗?”

温浅浅一下缩回手臂,没有看他,只盯着明亮的洞口,“我想出去透透气。”

“我跟你一起去,”戚无昭直接站起身。

温浅浅没说话,拔脚就走。

出了洞穴,外面是潺潺流水的山谷,两边是竖立着嶙峋怪石的石壁,有穿谷风呼哨而过,撩起温浅浅鬓边的一缕长发。

温浅浅不知道要去哪里,她虽然窘迫的很,但也时刻记得,这里离千峦宫很近,不可胡乱跑远。

太糟了,在如此危险的地方遭遇如此丢脸的事。

她捡起一块石子扔进山涧里。

“咕咚”一声,清澈的山涧溅起一小簇水花,有一两滴溅在温浅浅脸上。

温浅浅一愣,没想到水花也欺负自己,心里又伤心又气恼,低头准备找个大石块。

手指忽然被抓住,温浅浅心底一颤,转头对上了戚无昭黑沉的眼眸。

日光透过山谷的缝隙洒了下来,斑斑点点缀在戚无昭的发梢和英俊在眉眼上。

他用另一手轻柔的帮温浅浅拂掉脸上的水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无比的说道,“喜欢。”

“我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