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4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漫天的砂砾兜头盖来,温浅浅猝不及防被拉进一个怀抱里,随着沙子一齐下落。

戚无昭的气息很近,呼吸拂在耳畔,温浅浅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终于掉到底,四周安静了下来,有隐隐约约的味道浮动在鼻端。

戚无昭没动,温浅浅可以感觉到身边人快速转动了一下脖子。

似乎是在观察四周。

温浅浅等了一下,对方还是没打算放开自己,她只好轻轻咳嗽了一声。

戚无昭松开了手。

温浅浅立马尴尬的迅速从他的怀里弹了出来,恨不得离一丈远。

可身子刚远离,戚无昭立马拉住她的手臂,说道,“不要动。”

“怎么了?”温浅浅在黑暗里紧张问。

戚无昭伸出手掌,微微凝了一点灵力,掌心轻轻托起一股蓝色的火焰,照亮一方天地。

“不要转头,”戚无昭轻轻说道,“或者,做好思想准备再转头。”

温浅浅登时紧张起来,盯着他的衣襟,问,“后面、后面有什么?”

戚无昭没说话,紧紧蹙起眉头,怀中的人俑躁动更频繁了。

温浅浅好奇又害怕,一动不敢动,小脸一片煞白。

“没事的,”戚无昭轻轻安抚她,“有我在。”

就像一颗静心丸,有实力强大的大佬作保证,温浅浅瞬间觉得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艰难的在戚无昭怀里转过头。

灵火熹微,隐隐照亮身后一片轮廓,那是一个高大的黑影,面目狰狞,身形模糊,手里还拿了什么东西!

温浅浅吓得一抖,这种暗无天日的沙漠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生物!

戚无昭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说道,“不仅有,还很多。”

他随后一抖,蓝色的灵火像是焰火一般四散的向远处飞溅而去,托起长长的亮光尾巴,瞬间照亮了整个地下沙漠。

温浅浅看到,灵光所到之处,密密麻麻。

站满了手拿兵器的黑影!

每个黑影都长着人形的轮廓,无声的仰望着苍天,五官已经模糊不清,惟有两只黑渗渗的眼睛像是两个窟窿,直直的盯着他们。

温浅浅倒吸一口凉气,手指紧紧抓住戚无昭的衣襟。

感受到怀中人的害怕,戚无昭伸出手掌捂住温浅浅的眼睛,“你不要看,我带着你走。”

另外一只手紧紧抓住温浅浅的手指。

温热传递到温浅浅身上,她在这种恐怖的氛围中,心底奇异的微妙起来。

这绝不是手下应该享有的待遇,戚无昭好奇怪。

但她放开手了吗,当然没有,她努力握紧,抖着嗓子问,“它们是不会动吗?”

这些奇怪的黑影,全都被钉在原地,就像沉默的惊悚雕塑。

“嗯,有东西在控制它们。”戚无昭说道。

“什么东西?”

“我们找找看。”

戚无昭拉住温浅浅的手,顺着沙缝向深处走去。

温浅浅慢慢拉开他的手,睁眼瞪着那些黑影。问,“这些是什么,是谁做的?”

“人俑。”戚无昭说,指了指怀里的三个小玩意儿,“跟这个的原理差不多。”

“那”

“我们先找东西,之后我慢慢给你解释。”戚无昭轻轻摸了摸温浅浅的脑袋。

温浅浅惊讶的看他,如果说之前的保护还可以勉强解释成对手下的爱护,那现在的摸头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啊啊。

他到底怎么回事,被夺舍了吗?

戚无昭不知道温浅浅的心理活动,已经重新目视前方,目光黑沉的盯着未知的黑暗。

地下似乎延伸的很长,温浅浅跟着戚无拐过一个暗室,将身后的黑影留在原处。

戚无昭用灵火一寸寸照近墙壁仔细查看,温浅浅也凑上去瞪大眼睛。

“你看什么?”戚无昭忽然笑道。

“这里无人来过,”温浅浅分析道,“墙壁地面灰尘都很厚了,且没有哪处有明显不均,显然没有人踏足过。”

“是吗,”戚无昭淡淡一笑,“那可能不是人吧。”

“不是人?!”

戚无昭淡淡瞥了一眼周围,手掌按在墙上,直接破开了石门。

眼前现出一条石板小道,继续往下延伸着。

“会不会惊动外面那批东西啊,他们不会突然动起来吧?”温浅浅小声问道。

“有可能。”

“啊,”温浅浅赶紧抓紧戚无昭的手指,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他身上。

戚无昭唇角轻轻勾起,步伐轻缓,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石道不知哪里吹来的风,冷飕飕的,有不知名的幽蓝色小石头嵌在石壁上,发出微弱的光芒,远远望去就像繁星一般。

戚无昭走了几步,目光扫过一片片蓝色的石头,忽然站住了脚步。

温浅浅也立刻停下,跟着他的目光望过去。

没发现异样。

戚无昭却化指为刀,飞快从墙上撬下一块小石块。

“它闪动的频率和其他的不一样。”

温浅浅凝目看着他手心小小的蓝色光石,还是没发现区别。

就在这时,“吼吼”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像被闷在什么东西里,地底也跟着共颤起来。

温浅浅脸色大变,是人俑醒来了。

这个石块竟然是控制人俑的!

戚无昭攥紧温浅浅的手指,往她手里塞了一个小盒子,叮嘱道,“不要离手。”

“嗯,”温浅浅来不及多问,立马应下。

可能是感受到了同类的声波,戚无昭胸前的三个小玩意儿也“噫噫嗬嗬”开始叫了起来,手脚并用顺着戚无昭的衣襟开始往外爬。

它们没有在意外人在场,挣扎着想去找那堆人俑。

戚无昭毫不手软,指尖直接掐在三只的脖子上,“啪啪啪”拍上三张黄符。

三小只马上手脚瘫软,吐着舌头原地不动弹了。

“给我吧,”温浅浅忽然伸出手,“我来看住它们,你专心对付人俑。”

定身符在这种环境下不知道会维持多久,戚无昭要是分心来处理小事,很可能会顾此失彼。

戚无昭看了温浅浅一眼,点点头,拎着三小只的脖颈递到温浅浅手上。

温浅浅学着戚无昭的样子,正准备塞进怀里,戚无昭马上阻止了,“装进袋子里即可。”

“哦,好。”

看来,戚无昭不想自己的东西随便沾上别人的味道。

温浅浅也想不了那么多,迅速把三小只塞进芥子袋里,又从里面摸出一堆保命法器,严阵以待。

人俑大军冲了过来,他们行动迅速,手上都带着武器,动作机械而整齐划一。

温浅浅紧张的咽了咽唾沫。

这时,戚无昭旋身而起,黑色的衣袍像是化不开的浓雾在石道铺展开来。天诛剑闻召而啸,玄铁色的剑身荡出一波银湖般的光波。

冲在最前的人俑猝不及防被剑气所伤,哗啦啦翻倒一片。

涌在后面的马上前赴后继,踩着同伴的身体冲了上来。

戚无昭长发飘起,眼神凝起一线光,天诛剑收到主人灵气的波动,翻卷着在人俑堆里杀了个七进七出。

人俑越堆越多,天诛剑幻成一道光,在拥挤的黑影中舞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剑影,将整个石道映衬的闪闪发亮。

温浅浅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法器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她再一次震撼于戚无昭的强大。

但是人俑光用灵力是杀不死的,砍倒它们只会让它们技能暂时冷却一小段时间,很快,最早一批砍倒的人俑,重新站了起来。

“要怎么彻底杀死它们?”温浅浅紧张的问。

“找到它们幕后的主人,杀了那个人。”戚无昭一边挥剑一边说道。

“要去哪儿找?”

“石头上线索。”

“那现在怎么办?”

远水救不了近火,幕后黑手暂时不知道是谁,但是眼前的威胁可是分分秒秒的。

戚无昭没说话,挥手间又释放了一波大招。

人俑密密麻麻倒了一片,暂时无一只上前。

“把他们定在这里,”戚无昭转头对着温浅浅说道,“没有了石头,人俑主人就不能控制它们,可以用法术把他们定在这里,等杀了幕后之人,这些人俑就不攻自破。”

说话间,温浅浅看到戚无昭身后站起一个巨大的人俑,举着长剑朝戚无昭挥去。

“小心!”温浅浅惊叫出声,戚无昭看都没看,反手直接将对方砍翻在地。

“那我们把它们定住赶快走吧,”温浅浅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它们永远杀不死,耗费的只有你的灵力。”

戚无昭瞅着她紧张的神色忽然一笑,“我的灵力是用不完的。”

温浅浅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但也想不了许多,“不行,还是快走吧。”

“行,”戚无昭点点头,“你走吧。”

温浅浅:“?”

“他们并不会一下被定住,只有杀的次数足够多,等它们很难再恢复的时候才能定住。你先走,可以去客栈等我,等我把他们杀一千次就去找你。”

“你说什么?”温浅浅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先走吧,我要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你守着三小只,要是它们醒来不听话,你直接揍一顿就可以。”

“它们只喝我的血,不用劳心管,一时喝不到先饿着也行。”

“你要留在这里?”温浅浅呆呆的问。

“嗯,”戚无昭摩挲着天诛剑,“杀它们也会挫伤幕后人的功力,一举两得。”

“我不走。”

戚无昭看着温浅浅,说道,“我给你的有保命符,你不会有危险,等着我即可。”

“我不走,”温浅浅执拗的摇头,手指紧紧攥住戚无昭的掌心,好像怕对方把自己突然甩掉。

戚无昭微抿了下嘴唇,抬起手指,“我现在就送你出去,你自己多小心。”

“我不走!”温浅浅直接抱住戚无昭的手臂,大声喊道。

石壁空空荡荡,声音反复回荡反弹,叠起了层层尾音。

“我不走,不走,不,走”

戚无昭喉结上下滑动一下,垂下眼睛,慢慢说道,“你也可以趁此机会直接回不凡派,你不是一直很想回去吗,这些事其实跟你又何干呢,都是我一个人”

“不要!”

温浅浅直接打断他的话,吸了一下鼻子,“戚无昭,你没听见吗。我说我不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