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光大亮,东方泛起粉色的曦光。

温浅浅在客栈门口和二师兄告别,“师兄一路保重,我很快就回去了。”

“我等着啊,”蔺少安整理了一下衣襟,看看温浅浅背后站的笔直的黑衣少年,板起脸说道,“我可是把师妹交到你手上了,你答应我的,很快就带她回不凡派。”

戚无昭垂下眼睛,僵硬的“嗯”了一声。

“到时候聘礼不能少的,”蔺少安不依不饶,“我们这么宝贝一个师妹,平白给了你”

“师兄,你快走吧,”温浅浅赶紧推他,“路途遥远,不要再耽搁了。”

“没见过这么赶师兄的,”蔺少安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取出三叉戟样的御风器,轻轻一扔跳了上去。

“记得早点回来啊,”三叉戟带着蔺少安缓缓升高,他提高嗓门冲地上的人喊道。

“知道啦!”温浅浅一边冲他挥手一边大声回答,“师兄一路顺风!”

目送着蔺少安的身影渐去渐远,温浅浅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看不见了,”戚无昭在背后突然说道。

“嗯,”温浅浅收回目光,转身朝客栈里走去。

她目不斜视,经过大堂吃早餐的客人,径直往楼上走去。

戚无昭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眼,跟了上去。

“不吃早饭吗?”他问。

“不饿,中午再吃吧,”温浅浅淡淡说道,依旧没有回头。

戚无昭跟着她走进屋里,看她迅速收拾了一下地面的被褥,昨夜她和蔺少安说了一晚上话,根本没有睡,被褥依旧是晚上刚展开的样子。

桌上随意放置的茶壶也被归置好放在托盘里,温浅浅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找了一个靠墙角的椅子,坐下闭上眼睛开始修炼。

全程都没有跟戚无昭交流一个字。

“她这是怎么了?”戚无昭十分不理解,问“乌鸦”。

为什么情绪波动这么大,刚才三个人谈话的时候不是还对我和颜悦色吗?

“人家师兄走了,失落呗,又不能一起跟着走,当然伤心了。”“乌鸦”凉凉说道。

“这样吗?”戚无昭垂下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可是我不能立马带她回去,我还有事要做。”

“那你就对她好一点啊,就当是补偿。”

温浅浅金丹初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一阵发生了许多事,她修炼的时间很少,现下左右无事,她决定好好把这一阵落下的修炼补回来。

金丹修士,丹田已经培育出小小的内丹,灵力就像是包裹其上的贝壳,一层层反复打磨着这颗熠熠发光的珍珠。腹内有温暖的热流在缓缓流动,四肢百骸都舒展的汲取着力量。

修炼修心,温浅浅低落的心情在内力的抚慰下慢慢平和起来,嘴角轻轻放松,眉目显得温柔恬静。

思绪随着心境的变化不知觉的转变,温浅浅想起了昨夜和师兄谈天的片段。蔺少安打趣问,戚无昭什么时候娶她,戚无昭懵懵的回复,什么时候都可以,挑个温浅浅喜欢的。太扯了,温浅浅想,一定是她幻听了,要不就是戚无昭根本不懂师兄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人到底怎么回事,最近怎么变得胡言乱语起来,行为也奇奇怪怪,难道大魔头都这么分裂吗?

灵气好像慢慢变得浓郁起来,温浅浅舒服张开灵穴,努力吸收着纷涌而来的灵流。全身前所未有的轻松,腹中隐隐的饥饿感好像消失了,她觉得自己轻盈的就像一只飞天的仙鹤,轻飘飘的落在云间,悠闲的俯瞰众生。

她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果然如仙境一般,处处是浓郁的化不开的白色云雾。

真的有好多云,她欣喜的望向四周,然后就看见一身黑衣的戚无昭盘腿坐在不远的之外,黑眸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你”

温浅浅刚开口,戚无昭立马收了灵力,故作镇定的和她对视。

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据他所知,只要不被打断,修炼一般不会轻易清醒过来,尤其是温浅浅这种根基尚浅的。

戚无昭一收手,灵气就像被轻风吹过的浓雾,瞬间稀薄了不少,隐隐约约的,屋内的桌椅板凳现出了轮廓。

原来是戚无昭在给自己输送灵力。温浅浅马上意识到了原因,有点尴尬的看着戚无昭。

“怎么不练了?”戚无昭面无表情的问。

“你”,温浅浅停顿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个理由很充足,“你是不是嫌我修为太弱?”

“是很弱。”

“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温浅浅觉得不可思议,有这么尽心尽力的老大吗,嫌手下修为弱自己亲力亲为?

“嗯。”戚无昭低低应了一声。又怕自己回答的不好,问“乌鸦”,“我该说点什么?”

“你在存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乌鸦”坏坏的说道。

“你好恶心,”戚无昭说道。

“留声石拿出来,”他朝温浅浅伸出手。

温浅浅不明所以,但马上顺从的掏出留声石。

戚无昭手指点在上面翻开,第一页就是特大加粗的头条,关于他出现在鎏明阁的新闻。

戚无昭看也没看,直接伸手抹去,绿莹莹爬满字眼的屏幕瞬间光洁一片。

温浅浅一声不吭,盯着他操作。

戚无昭指尖飞快在上面化了几个符,随后整个手掌按在上面,将灵力注入其上,闭着眼睛缓缓等了一会儿。

很快,符咒慢慢拉开身体,飞速旋转填满石头的各个角落,成为一个个小字和图画。

“我在上面刻了金丹期的心法秘诀,你修炼的时候可以参考。”戚无昭说着,将留声石递还给温浅浅。

他之前将留声石上公用的修炼秘籍删除了,告诉温浅浅过要想修炼可以来请教他,现在看来,对方还是更喜欢自己看石头一点。

不过他的秘诀都是自己修炼时候悟出来的,比那些仙家总结出来的方法要简单精炼一百倍,实操起来也容易的多。

温浅浅惊讶的接过石头,细细端详着上面刻下的字迹,半晌抬头问道,“这个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吗?”

留声石毕竟是联网的,每个人在上面的留言都是公共的。

“对,只有你自己。”

“谢谢啊。”

不管怎样,温浅浅还是很感激戚无昭,她看得出来,对方的修炼方法明显要简练高效得多,就像现实中的名师划出的重点一般,可以让她少走不少弯路。

戚无昭看着温浅浅的神色,心情好了不少,跟“乌鸦”说道,“我好像明白了。”

“明白什么?”

“不让她生气的方法。”

“说来听听。”

“帮助她修炼。”

你明白个屁!你那叫投其所好,能不能举一反三一点!

温浅浅马上照着石头上的方法修炼起来,不懂的地方随时请教戚无昭,几个时辰后,果然觉得大有裨益。

“这里,剖筋挖骨,逆穴引血,”温浅浅疑惑的问戚无昭,“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不是,”戚无昭挥手删了这一节,“不用练这个,照下面说的做就可以。”

温浅浅看着戚无昭,半晌后轻轻问道,“你就是这么修炼的?”

戚无昭垂眸,低低的“嗯”了一声。

温浅浅心里微微一揪,人们只看到天才台前的光鲜,谁也不知道天才背后付出了多少血泪。

这些方法虽然看起来吊诡,但并不是歪门邪道,温浅浅想起戚无昭周身环绕的黑气,心中有点疑问。

“想问什么?”戚无昭看着她。

“他们说的邪修”

你还修炼了邪功吗?

“有一些原因,”戚无昭盯着温浅浅的眼睛,轻柔说道,“过一阵再告诉你。”

“哦,好。”温浅浅呆呆的应道。

怎么回事,大魔头这么好说话,好奇怪。

时近中午,戚无昭吩咐小二将饭食端进房内,等着温浅浅用完饭,才告知她收拾一下准备离开。

“我们要去哪儿?”温浅浅问。

戚无昭随手一抬,“沙漠。”

两人御着天诛剑向南边的沙漠飞去,温浅浅站在剑上,远远看到一片土黄,惊讶的合不拢嘴。

“真的有沙漠,我还以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山川湖泊呢。”

毕竟这是个灵力滋养的大陆,包括凡人地界,只是他们没有灵根而已。

戚无昭没说话,目光沉沉的盯着远方。

很快,经过荒无人烟的荒原,他们抵达了沙漠边缘。

戚无昭收起剑,缓缓朝沙漠深处走去。

温浅浅赶紧跟上,脚踩在流沙之中,立马有滚烫的沙子埋到脚踝。刚过中午,现在阳光还很毒辣。

两人走了一会儿,戚无昭忽然站住了脚步,闭上眼睛立在砂砾之中。

温浅浅用纱巾蒙着脑袋,只露出一双眼睛盯着他。

“怎么了?”戚无昭忽然说道。

温浅浅:“?”

“不要叫,”戚无昭手指摸在胸口,安抚一般。

温浅浅看向他的胸口,有小东西在缓缓移动。

是戚无昭的人俑。

温浅浅见过一次,之后再也没见过,戚无昭没事的时候总把它们扔进床铺,只有离开时才带在身上。温浅浅刚开始很怕它们,后来发现了,对方也很怕她,它们除了戚无昭外,害怕见到活人。

“它们怎么了?”温浅浅问。

“不知道,”戚无昭摇头,垂眸盯着脚下。

他蹲了下来,手指攥了一把砂砾,慢慢碾在指尖。

然后抽出天诛剑。

戚无昭一手执剑,没有抬头向温浅浅伸出另一只手。

温浅浅:“什么?”

戚无昭不等她犹豫,直接伸手握住她的手指,轻轻说道,“不要怕。”

然后不等回应,长剑重重楔入砂砾中——

“轰”一声。

以他们为中心,像是一场小幅的地震,沙漠塌下去一个窟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