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会遇到二师兄。

蔺少安看样子正从客栈外面回来,一身风尘仆仆,手里拎着一只布袋,隔着楼梯惊喜的朝温浅浅叫出声。

“二师兄。”温浅浅也十分惊喜,又很意外。

蔺少安身子一直不太好,平时不怎么出门,怎么会到这么偏远的城镇?

蔺少安登登踏上楼梯,欣喜的跑到跟前,上下打量温浅浅,“师妹,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嗯嗯,是我,”温浅浅被抓住手臂,也高兴的点头,“我刚好路过这里,没想到竟然遇上了师兄。”

“太好了太好了,”蔺少安激动的微微用力,“我们都好想你,师父一天到晚念叨着你,这次你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温浅浅心里何尝不想,但是她也身不由己,只能陪着笑问,“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

“哦,这个,”蔺少安抖抖手上的布袋,“我新研制了一些丹丸,有一些效果特殊,此地有一个和咱们交好的门派,师父命我亲自给他们送来一些。”

“是吗,什么丹丸?”温浅浅好奇。

“哈哈,师妹真的想知道吗?”蔺少安忽然坏坏一笑。

“啊,不了不了,”温浅浅忽然忆起遥远的雨后蚂蚱丸,连连摆手。

蔺少安跟着笑,左右看看,问道,“师妹是一个人吗?”

那个臭脸的小子怎么不见了?

“不是”,温浅浅有点尴尬,轻轻的摇头,声音不自觉放轻了一点。

“这样啊,”蔺少安也收起了笑脸,想了想说道,“不管怎样,你我师兄妹好久不见,师兄有许多话问你,我们进屋说吧。”

说着,就打头一步,引着温浅浅向自己订好的房间走去。

温浅浅看着师兄的背影,再回头看看大魔头紧掩的门扉,转头跟了上去。

他肯定听到了自己和师兄的谈话,不允许自己回师门就算了,总不至于连和师兄叙旧也不许吧,不至于,自己毕竟还是他很看重的狗腿子呢,难道自己还能在他眼皮下插翅膀飞走了?

温浅浅放下心来,跟着蔺少安进了他的客房。

刚进门就大吃一惊,温浅浅本以为自己住的已经是小店最豪华的房间了,没想到二师兄的房间竟然更高档,是一个三套间,除下客厅、卧室,比他们还多了一个沐浴房。

温浅浅咂舌,这客栈,看不出来啊。

蔺少安有点不好意思,笑着说,“谁让咱们派穷的只剩下钱了呢,哈哈。”

他让温浅浅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借着屋内的光线仔细打量小师妹,“好像瘦了点,脸色也有点白。”

“还不是用了师兄送的肌肤焕颜丸,”温浅浅赶紧拍马屁,“用过之后果然是肤如白雪。”

“真的?”蔺少安狐疑看着她。

“当然。”

“难吃吗?”

“有点。”

“你个小骗子,”蔺少安一把拍在温浅浅脑袋上,“我那个明明是用水化开抹脸的!”

“哈哈,果然骗不过师兄聪明的脑瓜。”

蔺少安哼了一声,忽然敛了神色,盯着温浅浅问道,“你最近过的怎么样,真的好吗?”

“真的很好,”温浅浅赶紧说道。

“他要娶你吗?”蔺少安迟疑问道。

“呵呵,”温浅浅只能尬笑,“师兄想哪儿去了。”

蔺少安皱皱眉,“他一个无依无靠无父无母的穷小子,修为又不怎样,除了有一张小白脸还有什么,浅浅,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呀。”

“哎呀,师兄你说哪儿去了,你小点声啊。”

“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他的脸了,浅浅,做人不能这么肤浅。再不济,你要是实在喜欢,就把他招成上门女婿,现在整天跟着他不着家是怎么回事”

此时,空有一张脸的倒插门后备役—戚无昭,正面无表情的专心听两人谈话。

“什么是上门女婿?”他问“乌鸦”。

“就是你嫁过去。”

“?”

“嫁到不凡派啊,洗衣煮饭,擦地接送孩子什么的。”

什么玩意儿?

戚无昭皱眉勉强畅想了一下那个画面,说道,“那个山还可以。”

“所以?”

“把人都杀了,我可以去住。”

“乌鸦”简直要跳脚,“你敢杀浅浅的师门,看她不跟你拼命!”

“背着她杀。”

不让她知道不就行了。

“乌鸦”简直无语,气的磨牙,跟这种单细胞生物说个什么劲儿。

戚无昭想了想,努力妥协了一下,“也可以不杀。”

“但要轰走。”

他要和温浅浅两人住在那里。

突然无家可归的不凡派众门:

蔺少安还没听说鎏明阁发生的骇人巨变,拉住温浅浅一个劲儿要对方讲最近的旅途见闻,顺便也把宗门上下的大小事事无巨细拿出来跟温浅浅分享。

戚无昭听了一会儿,收回心思,摊开手指,缓缓在桌上幻化出一个乾坤盘。

指尖泄出荧荧蓝光,位与东南方位的小镇跃然盘上,河流,道路,大的建筑拔地而起,街道纵横交错,砂砾般的人群穿流其中。

戚无昭随意扫了一眼,指尖拂过之处,地形建筑缓缓向周边延伸。

小镇再往南数百里就是沙漠,其间寸草不生,荒无人烟。

“乌鸦”跟着他的眼睛四处打量,问道,“你看什么呢?”

“这里,”戚无昭指着沙漠,“以前不是这样的。”

“啊,这你就不懂了,”“乌鸦”马上科普,“沙漠的形成有多种原因,一般都是高压影响降水稀少,或者是地形影响内陆干旱,或者是干燥信风影响巴拉巴拉”

戚无昭皱着眉头听完,问,“就没有一个说是因为人的影响?”

“有啊,人类不合理的开垦、放牧、樵采”

“停!”戚无昭果然打断它,说道,“脑子有病。”

“可不是有病吗,”“乌鸦”马上接茬,“没有病怎么会有我。”

“闭嘴。”

“沙漠代表着灵力被耗尽,只有没有灵流滋养的地方才会寸草不生。”戚无昭自言自语。

“乌鸦”来了兴致,“那这里是?”

“这里发生了一些事。”

“什么事?”

戚无昭眯起眼睛,说道,“很快就知道了。”

这个小镇是离沙漠最近的一个城镇,从这里走出去便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再远一些是稀稀落落的农田,然后是荒野,之后就会抵达沙漠边缘。

“乌鸦”觉得奇怪,“这个镇上还有河水,土地也很肥沃,看起来完全不像毗邻沙漠的样子。”

“很快的,”戚无昭低声说道,“沧海桑田,有时候也只是弹指一瞬间。”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夜色寒凉,更夫敲了三声梆子,时间慢慢已至半夜。

戚无昭皱眉说道,“温浅浅怎么还不回来?”

“人家师兄妹好久不见,难得说会儿话,你急什么。”

“不行,”戚无昭沉着脸,站起身,“我去叫她回来。”

“等等,”“乌鸦”叫住他,“这你就不怕惹她生气了?”

戚无昭沉默了一下,手指搭在桌边,问,“她会生气?”

“当然会,人家师兄妹叙旧叙的好好的,你横加一脚,浅浅怎么可能不生气。”

戚无昭犹豫了,重新歪到椅子上,想了想问道,“她最近怎么老容易生气?”

“那你倒是别惹人家啊。”

“我没有。”

“乌鸦”懒得跟他掰扯,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以前不爱生气的,”戚无昭想了想,“以前从没见过她生气。”

废话啊,你以前注意过人家的情绪吗!

“她知道我的身份啊,”戚无昭自言自语,“难道还是因为不让她回家的事?”

“笃笃笃。”

蔺少安的房门被敲响。

房内两人的谈话被打断,蔺少安扬声问道,“谁呀?”

“是我。”戚无昭轻声回答。

温浅浅瞬间有点紧张,戚无昭来干什么。

蔺少安没在意,笑意盈盈的看了温浅浅一眼,起身给戚无昭开门。

黑袍少年身量很高,顶天立地站在门外,见蔺少安打开门,忽然僵硬一拱手,微微颔首。

算是打招呼。

蔺少安笑了,“小戚啊,快进来。”

温浅浅惊讶的瞪大眼睛,她刚才看到了什么,戚无昭竟然给自己师兄施礼。

恶名昭著几百年的大魔头竟然对自己二师兄这么礼貌?

是她幻觉了吗?

戚无昭有点不自然走进屋,瞥了温浅浅一眼,走到她身边拉开椅子坐下。

温浅浅往边上挪了一点。

蔺少安瞅着两人的小动作,不禁莞尔,“你听见我们说话了,不好意思了,耽误浅浅这么久。”

戚无昭没说话,代表赞同的意思。其实他想说的,但是“乌鸦”不让。

“你最好听我的,否则浅浅才不会原谅你。”

“准备什么时候娶浅浅?”蔺少安问戚无昭。

“什么?”戚无昭茫然的抬起头,不知道怎么就过渡到这个话题。

“师兄,你说什么啊,”温浅浅刚才还能淡定,这会儿当事人在跟前,立马急了。不知情的还以为她跟师兄说了什么呢,赶紧阻止,“你不要吓人家。”

蔺少安也不说话,只笑着看向戚无昭。

戚无昭当然不会理会脑子里“乌鸦”的一通什么等我功成名就飞黄腾达巴拉巴拉的乱说,呆呆的转头看向温浅浅。

温浅浅赶紧冲他连连摇头,晶莹的杏眼使劲眨巴眨巴,那意思是说我二师兄口无遮拦瞎点鸳鸯,你千万不要怪罪。

戚无昭疑惑的看她一眼,手指轻轻点在温浅浅的眼皮上,问,“怎么眨的这么厉害,是不舒服吗?”

温浅浅立马扒拉掉他的手,皱眉着他,你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好像生气了,戚无昭心底拉起警钟,想了想说道。

“都可以,挑个你喜欢的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