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鎏明阁半山腰广场。

温浅浅赶到的时候地面已经被炸出一个大坑,处处都是倒伏的树木和飞溅出的泥土碎石。

哀嚎声不绝于耳,各个宗门在此休憩的弟子大多都被突如其来的爆炸所伤,能瞬间逃出去的人几乎没有。

废墟之下到处都是散落的法器、长剑和残肢断臂的修士。场面惨不忍睹。

先赶到的谢旧四人先是被满目的疮痍所震惊,反应过来后马上投入到救人的行列中。

谢旧施法击飞摇摇欲坠的树木和巨大的落石,闻讯赶到的其他山峰弟子迅速将埋在下面的修士背了出来。千雁初简直气疯了,索债不成反而弟子被连累,她恨不得一刀劈了谢旧,但事有轻重缓急,勉强按捺住先寻找自己的弟子。

林景尧迅速开始搜寻千峦宫子弟,要知道他这次带出来几十号人,全都寸步不离守在广场上。谢星程直接傻了,怔忡了片刻,猛的醒过神开始疯狂救人。

温浅浅也赶快帮忙,戚无昭见了也只能跟在她身后,微微动动手指,帮她移开烦人的石块树枝。

广场上乱成一团,救人的,受伤惨叫的,尚未弥散的尘烟遍布其中,每个人都灰头土脸。

“浅浅、蔺兄!”谢星程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人,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哽咽着叫出声。

“我们没事,”温浅浅知道他要说什么,“赶快抓紧时间救人。”

“嗯。”

“怎么会爆炸呢,”谢星程一边疯狂搬起石块,一边带着颤音问,“刚才还好好的”

没有人回答。温浅浅细心的搜索着四周,随意的转头瞥了一眼戚无昭。

戚无昭跟在她身后,刚好看到投过来的目光,“”

不是我,他用面无表情的神色回答道。

温浅浅:我也没说是你。

搬开东侧边缘的一块巨石,一角淡紫色的衣袍映入眼帘,是青烟谷的弟子。

温浅浅赶紧上前把昏迷的人扶了起来,让她倚靠在自己怀里,用灵力试探对方的气息。

“咦,是宋芷音。”谢星程看清她的脸,忽然说道。

温浅浅垂眸一看,果然是一直跟在千雁初身后的青烟谷大弟子,本书的女主角宋芷音。

“她的伤势有点重,”温浅浅能感觉到宋芷音的内府十分动荡,血脉有逆行之势,皱眉道。

谢星程的脸色十分难看,完了,千雁初要是知道自己爱徒伤的这么重,一定会灭了鎏明阁。

温浅浅一边给宋芷音输灵力一边睨着谢星程,她当然知道谢星程的想法。这可怎么办,千雁初本来就对鎏明阁恨之入骨,这下更是不敢想象。

“那就藏起来。”抱着手臂的戚无昭闲闲说道。

“藏起来?”温浅浅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她受这么重的伤要赶快医治,千雁初是青烟谷的掌门”

“你不是有灵丹妙药吗?”戚无昭轻轻眨了一下眼睛,随意说道。

温浅浅:

“浅浅真的可以治宋芷音?”谢星程着急的看向她,“蔺兄说的对,只要我们能治她的伤,先把她藏起来不失为一种办法。暂时先消消千雁初的火,她在这里找不到宋芷音,至少不能当场发作到鎏明阁的头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人就不能定罪的说法,虽然听起来十分捉急,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能治?温浅浅用目光询问戚无昭。

戚无昭看了她一眼,把脑袋转到一边。

温浅浅急了,连忙跟着他的动作跑到另一边,仰着头眼巴巴望他,用眼神问,你真的愿意救宋芷音?

少女下巴尖尖,嫩脸微微沾了点灰尘,一双杏眼圆润泛着光,正用希冀的目光看着他。

戚无昭喉结上下滚动一下,轻轻“嗯”了一声。

“快,”温浅浅转头指挥谢星程,“背上宋姑娘。”

她随意扫了一圈,大家都在忙着救人,千雁初离的很远,林景尧正被一个重伤的门派掌门拉住,哀求他救救自己。

事不宜迟现在就走。

东侧挨着是一片竹林,受爆炸波及,竹林歪七扭八杂乱无比,正好掩护他们离开。

谢星程御剑带着昏迷的宋芷音,温浅浅则和戚无昭共乘一剑,只不过在谢星程面前是温浅浅御剑。

到了谢星程住处,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跑到广场上救人了。

谢星程把宋芷音安顿在自己床上,温浅浅立马让他原路返回,“不要让大家发现你离开过,要是真有人发现,你就说回来叫人了。”

“嗯,”谢星程点头欲离开。

“等等,”温浅浅提醒,“也不要告诉林景尧。”

“为什么?”

“他不知道到时候事情败露就不会被连累,”温浅浅信口胡诌。

“浅浅说的对,”谢星程立马赞成,“我绝对不会拉景尧下水。”

说完,御剑离去。

戚无昭瞪着谢星程消失的身影缓缓磨牙,这个称呼看来他是改不了了,很好,他迟早要谢星程好看。

温浅浅用清洁咒给宋芷音清理了一下尘土和血迹,又找来手帕用温水浸湿了给她擦脸。

戚无昭看着觉得不耐烦,不是干净了吗怎么还擦。

“你累不累啊,”“乌鸦”在脑中聒噪,“吃完男的醋吃女的,怎么,准备开醋厂?”

戚无昭听不懂它的话,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懒得搭理。

温浅浅忙活了一通,连宋芷音的发髻都细心的散开,防止她躺的不安稳,最后帮她盖好棉被,转头看向戚无昭。

该你上场了。

戚无昭靠着墙壁没动,被温浅浅一眨不眨的盯了几眼,只好走到床边。

望了一眼昏迷中的人,说道,“气脉淤塞,灵流紊乱,内力流失,魂魄不稳”

“好治吗?”

“不知道。”

“你答应治她好的,”温浅浅赶紧说道。

戚无昭转头看了她一眼,“我答应了吗?”

“你不是说有灵丹妙药”,温浅浅声音越来越小,这人不会准备赖账吧,明明说自己能治的

戚无昭瞥了她一眼,轻轻扯扯嘴角,说道,“一边去。”

温浅浅立马站在一旁,给戚无昭让位置。

只见他直接揭开被子,把宋芷音的手臂扯了出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几枚银针,抓住昏迷中人的袖子准备撕掉。

“你等等!”温浅浅眼疾手快,一把捂住宋芷音的衣服。

“你、你要干什么?”她紧张的看着戚无昭,其实多少猜到他准备干什么,但这毕竟是古代社会,即使是修仙界,男女大防也是要避的。

“治病,”戚无昭捻着银针面无表情道。

“必须撕衣服吗?”温浅浅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说。

戚无昭眯起眼睛,瞥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点点头。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拦,但是这个情况,这里,你不能直接撕掉她的衣服。”温浅浅鼓起勇气。

“不治了。”戚无昭把针一扔,抬脚就走。

“诶”,温浅浅欲言又止,急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床上的人面色惨白,嘴唇乌青,气息十分的微弱。杏仁一样的眼眶深深凹陷着,看起来十分可怜。

温浅浅急的团团转,只能自己坐下来尝试着给她输灵力。她不知道怎么救人,只能凭着印象里的方法,不间断的给宋芷音输送灵力,反正在修真界,输灵力是万能的。

但是宋芷音的灵流很乱,温浅浅的灵力输进去也免不了被搅乱,反过来被影响,自己也隐隐开始心浮气躁起来。

肯定可以的,温浅浅咬牙坚持着,盼望谢星程一会儿回来带些灵丹药草。

正想着,只觉得一股躁动灵流逆着自己的血脉冲上了头顶,“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血。

戚无昭猛的推门而入。

温浅浅随意擦擦嘴,手指都没离开宋芷音的身体。

“你干什么!”戚无昭一把扯开她的手臂,声音严厉道,“那么弱的修为还不自量力,你是不想走火入魔?”

“我不是,”温浅浅一边摇头一边用袖子擦擦嘴唇。

“我就是想试试看”

戚无昭盯着她殷红的唇瓣看了几眼,冰冷的转头道,“去搬一个凳子。”

“诶,好。”

温浅浅麻利的在床前又放了一个凳子,然后就被戚无昭按住坐了下来。

“你给她治,我说什么你做什么,”戚无昭盯住温浅浅的眼睛说道。

“我?可是我”

“干不干?”

“干。”

治病救人耽误不得,温浅浅立马打起精神,全神贯注听从戚无昭的指示。

床幔被厚厚遮上,温浅浅脱掉宋芷音的外裙,依照戚无昭的吩咐,在宋芷音几个关键大穴上扎上银针。

“扎好了吗?”

“好了。”

“现在需要把她紊乱的灵力吸出来,你的手掌给我。”

温浅浅从帘幔中伸出左手掌。

戚无昭伸出右手抵在温浅浅的白嫩的掌心,说道,“你的身体是媒介,要全神贯注,按在她的心口。”

“好。”

一炷香的时间。

有黑色的淤血从银针浸出,宋芷音的身体内微微萦绕着白气。

总算稳定住了,温浅浅给宋芷音穿好衣服,下了床收拾好东西。

一转眼戚无昭立在门口,正眺望着远处的广场。

“谢谢你,”温浅浅走过去说道。

戚无昭微微转过头,看着她淡淡说道,“所以你可以回答我了吗?”

“什么?”

“去时候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的剑的名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