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干什么?温浅浅瞪着眼睛,嘴巴不自觉的抿紧。

戚无昭似笑非笑的,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刚准备说些什么,下面有了动静。

竟是谢星程和林景尧来了。

“景尧,我爹的病可全亏了你,一会儿你见他一定要讨些宝贝回去,法器展上的那些根本就不够瞧。”

“不用不用,能帮上你们的忙我很高兴,我就是来拜会一下谢伯伯,毕竟好久不见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呀。”谢星程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对了,你见戚兄和温姑娘了吗?”林景尧忽然问道。

温浅浅立马望了戚无昭一眼,刚好对上对方深潭般的目光,赶紧低下头去。

“没有啊,”谢星程摇摇头,忽然浮起一丝坏笑,“人家小眷侣间浓情蜜意,你管人家去哪儿啊。”

温浅浅唰一下脸就红了,虽然这一阵他们对外都以情侣相称,她也让林景尧误会戚无昭对自己情根深种,但是真的在背后听别人这么议论,尤其是戚无昭也在旁边,她只感到一阵社死。

她脑袋使劲垂着,恨不得钻地缝里,根本不敢看旁边人的表情。

而在戚无昭眼里,面前的姑娘从脸颊红到了耳后,整个人像是粉粉的水蜜桃,阳光一照,皮肤上的柔软的小绒毛都镀上了金边。

林景尧轻轻笑笑,“没有没有,我就是随口问问,谢兄也觉得他们两人感情很好吗?”

“当然啦!”谢星程像在听什么废话,夸张道,“得亏我心脏大,换别的单身汉子迟早要被他俩甜出毛病来。”

温浅浅:

谢星程您能不能住嘴。

“哦,怎么讲?”林景尧十分有兴致,他始终在反复佐证戚无昭的个人情感状态,自己眼见的不说,眼不见的更要关注一下。

温浅浅几乎要把脑袋扎在琉璃屋顶上了,如果不是怕被屋内的人发现,她恨不得当场给走近的两人施个禁言咒。

“之前我师伯不是不小心打了蔺兄一掌吗,哦对了,戚兄其实姓蔺你不知道吧,”谢星程忽然想起来,促狭笑笑,“蔺兄不是故意瞒你的,实在是他和温姑娘的亲事他师父不答应,才不得不隐姓埋名带着温姑娘四海为家的。”

“呵呵,是吗,”林景尧随意笑笑,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漏洞百出的故事还是智商捉急的谢星程。

谢星程点点头,继续说道,“我师伯没什么坏心,主要是谨慎过度了,他想试试蔺兄是不是真的没有什么修为。”

“然后呢?”林景尧脸上不动声色。

“然后温姑娘就冲出来了啊,挡在蔺兄面前,生生挨了我师伯一掌,当即口吐鲜血,昏倒在地。”

“戚、蔺兄什么反应?”林景尧立马问道。

“我师伯什么修为啊,温姑娘怎么可能受得住,”谢星程沉浸在小情侣凄美的爱情里,不紧不慢道,“当时那血啊直接溅了三尺远,像是小瀑布一般,一半撒了出去,一半就喷在蔺兄的胸前,脖颈里,温姑娘像一只断了线的纸鸢,缓缓的倒了下去”

温浅浅实在听不下去了,红着脸蛋抬头指指戚无昭的耳朵,示意他自己堵上。

戚无昭歪歪的斜靠在屋顶,动也没动,只用幽深的眼神看着她。

“戚兄什么反应?”林景尧打断他的废话。

“戚兄啊,诶不对,都说了是蔺兄,景尧你可能一时改不了口,不过不重要,就说这戚兄,当时就红了眼睛,真的,我从没见过那么骇人的表情,有一瞬间感觉就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一把就跪了下去,紧紧抱住了温姑娘。”

戚无昭看戏的表情慢慢僵住。

“温姑娘也紧紧抱住他,那叫一个紧,我们谁也近不了前,然后我们就眼见着蔺兄把温姑娘抱走了。”

“然后呢?”

“然后我伯父就很愧疚,找了医修高手给温姑娘看病,不过都被蔺兄给赶走了,也能理解,毕竟还在气头上,不过我们还是送去了许多丹药,然后蔺兄就在旁边守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就坐在床边,虽然自己没有什么修为还是努力的给温姑娘输灵力。”

谢星程的讲述虽然很夸张,但是虚假的成分不大,温浅浅听到这里微微动了一下身子,但是没好意思看戚无昭。

虽说两人阵营有别,对方又是大魔头,但是凭心而论,自从自己愿意当对方的狗腿子之后,对方对自己还是很照顾的。

谢星程继续说着,“后来温姑娘的病情慢慢好转,但是很长一段时间,蔺兄都没有让温姑娘下过地,吃饭什么的都是端进屋里喂她,开个窗子怕着凉,简直呵护备至。”

简直胡说八道,温浅浅和戚无昭心里不约而同道。

“然后呢?”林景尧脸上的表情饶有趣味。

“还有御剑啊,”谢星程十分八卦,想起了前不久看到的一幕,“温姑娘御剑带着蔺兄,不知怎么的好像没站稳,然后就飞出了一个红绸子,把两人紧紧的裹在半空中,转啊转啊转啊,唉你懂吧,蓝天白云下,真的有情调。”

“温姑娘后来御着剑越飞越高,可能是怕危险,就把蔺兄留在红绸上,自己飘在半空中逗他玩儿,蔺兄就一直傻傻看着,就算温姑娘飞出去老远影儿都看不到了,他还在原地傻傻的望着她消失的反向。”

温浅浅:谢星程你不去写言情小说可惜了。

戚无昭:谢星程杀你的时候我一定先割了你的舌头。

“总之还有很多啦,”谢星程啧啧出声,“看的我都想找个道侣了。”

“是吗,”林景尧淡淡笑着。

“对了,你跟宋芷音的事,真的不用我帮忙吗,那个千雁初看起来好可怕,我怕你到时候”

“到时候怎么样?”屋内的人一把推开门,出现在两人眼前。

正是戾气丛生的千雁初。

之前林景尧和谢星程的谈话屋内人修为高自然早就听到了,因为事不关己千雁初懒得理,直到听到自己大徒弟的名字,这才猛的推开了门。

早说过不要打芷音的主意,她看谁不长记性,她不介意让自己的剑帮对方加深一下记忆。

谢星程吓了一跳,上一次的经历还有阴影,一下子看到女魔头出现在面前,险些魂飞魄散。

林景尧也十分意外,千雁初怎么会在这里,她来找谢旧干什么?

“千掌门,”谢旧紧跟着走出来,面色严肃,“我们之间的事稍后再谈,小辈们之间并无恩怨,希望你不要迁怒到他们身上。”

千雁初轻蔑的哼了一声,忽然举起剑直接戳到了谢星程和林景尧眼前。

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谢旧跨前一步,厉声冲千雁初道,“你干什么!”

千雁初微微眯了眯眼睛,剑尖在谢星程和林景尧眼前轻轻画了一个圈儿,嘴里吐出的话分外恶毒,“敢打芷音的主意,我就让你们断、子、绝、孙。”

谢星程打了个寒颤,林景尧沉着脸色。

谢旧抽出长剑,指着千雁初,“像什么话,这是你一个掌门说的话吗?”

“当然,”千雁初回眸一笑,“我不像,难道你这种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像吗?”

屋顶上。

温浅浅无语的看着下面的局面,这个千雁初也太暴躁了吧,替谢星程以后的感情线捏一把汗。

戚无昭闲闲的看戏,甚至想感谢千雁初一番,如果她能趁势把谢星程的舌头割了的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就在这时,突然“崩”的一声,好像有爆炸的声音传来。

温浅浅一惊,抬头望向远处。

底下的四人也听到了,谢旧劈手召出一副窥天镜,大手一拂,鎏明阁的山山水水立马浮现在镜子上,只见中心的某处,此时滚起了浓浓的烟尘。

“这是法器展的广场?”谢星程第一个叫了出来。

温浅浅心底一沉,立马望向戚无昭,这是怎么回事?

戚无昭一脸无辜,你看我做什么,我人在这里,怎么知道那么远的事?

谢旧脸色很沉,一把抄起长剑准备赶过去。千雁初也没好到哪里去,她的弟子们也都在那里,她掉转剑尖指向谢旧,尖声道,“好你个伪君子,你还想杀我弟子!”

说完就准备劈下去。

谢旧一把推开她的剑,青着脸大声说道,“能不能先搞清状况,谁要杀你的弟子!”

“千掌门,”一直沉默的林景尧开口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过去看看出了什么状况,事情还没明了,青烟谷的弟子不一定会出事。”

“对对,先去看看。”谢星程赶紧附和。

“好!要是出事我就灭了你们鎏明阁!”千雁初说罢,一手抓住一个衣领,挟着谢星程和林景尧就飞了出去。

“嗐!”谢旧满面愁容,长叹一口气也紧跟着向法器展飞了过去。

眼见几人飞远了,温浅浅终于可以活动活动身子,微微转了转僵麻的肩膀,抬头看着戚无昭问道,“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好啊,”戚无昭随便的点点头,拂手召出天诛。

“还是我来吧,”温浅浅拿出长剑,转头对着戚无昭说道,“你现在的身份不应该会御剑,我来带你,你放心,我现在很稳的,绝不会再让你掉下去。”

她只是随口一说,两人却同时想起了某个画面,空气微妙的一滞。

虽然很尴尬,长剑还是平稳的升空了,两人站在上面沉默着一齐目视前方。

“它叫什么名字?”戚无昭突然问道。

“谁?”

“剑。”

“没有耶,”温浅浅说道,“还没来得及取名,你觉得叫什么好?”

她也就随口一说。

戚无昭没说话。

温浅浅也觉得自己唐突了,没话找话问道,“天诛的名字是你取的吗?”

“你怎么知道它叫天诛?”戚无昭转过脸,沉沉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