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将芥子袋和储物手镯的灵石全部倒出来清点了一番,交完二百万还剩余一些。

红匣子连带仙气飘飘的白袍被送到她手上,紧接着被递到戚无昭手上。

温浅浅扬起小脸,笑的一脸灿烂,“送给你的,不用谢。”

戚无昭:“”

尽管心中强烈的想将这东西捏成粉末,但面上也只能咬牙将东西手下。

反手塞进了芥子袋最深处。

温浅浅很高兴,以对方的性格,能主动表示出兴趣而且不推拒的收下,那说明他真的想要啊。她随便幻想了一下戚无昭穿这件仙袍的样子

啧啧,有点想看。

紧张的关系好像也随着礼物的送出有所缓和,金钱果然是万能的啊。

反正都是身外之物,花得其所就不可惜,她看的很开。

林景尧瞥了几眼戚无昭的神情,面上不动声色,他早已确认,面前这个女子在戚无昭心底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乃至冷血无情的大魔头也染上几分温度。

很好,关键时刻可以利用。

一直看热闹的谢星程忽然有点酸,“这算是一掷千金博美人一笑嘛,慕了慕了。”

场中的展品还在继续,琳琅满目花样繁多,众人参与的热情都很高。

林景尧参与了几个竞价,收获也不错。尤其是其中一个青纹大鼎,高逾数丈,气派非凡,众人心照不宣此物肯定是千峦宫的囊中之物,放在千丹殿里镇殿再合适不过,林景尧不负众望一一笑纳。

温浅浅看着一派祥和的气氛,一直提着的心慢慢放松下来,看来今天应该没什么意外发生。

她注意到青烟谷一直安静的旁观着,极少争取展品,心里有点奇怪千雁初参加的目的。

法器展持续了近三个时辰,宣布中途休息片刻,下午再继续。金色派服的鎏明阁弟子端出一盘盘茶点缓步上前,众人席地而坐,一边休息一边互相讨论展示自己竞得的宝贝。

温浅浅捻起一块糕点刚送入口中,忽然觉得身边人一空。

她抬眼望去,戚无昭已经走出好几步。

心中一动,糕点也来不及吃了,她拔腿跟了上去。

戚无昭身高腿长,走的很快,在密林中来回穿梭。刚走到一片开阔地便召出天诛剑,跳了上去。

温浅浅慌忙抽出自己的剑,一抬眼便见对方遥遥转头看向自己。

温浅浅:?

戚无昭抱着手臂也不说话,眼睫垂下微微示意了下天诛剑。

这是让自己共乘的意思?

温浅浅一瞬间有点受宠若惊,同手同脚的跳上去,傻呵呵的冲着他道谢,“谢谢啊。”

戚无昭绷着脸,转向前方飞去。

耳边的轻风撩起温浅浅的碎发,让她有点飘飘然,人果然应该舍得下血本,看吧,一件衣服而已,立马重获信任。

“咱们是要去哪儿?”温浅浅好奇的问道。

应该是可以问的吧。

“嘘。”

温浅浅立马噤声。

天诛剑飞过两个山头,稳稳降落在一片熟悉的建筑面前。

鎏光峰,谢旧的居所。

戚无昭隐住身形,带着温浅浅落到谢旧的屋顶。

“来这儿干什么?”温浅浅用嘴型问道。

戚无昭的目光落在她的唇瓣上片刻,竖起手指示意她安静,随后指了指屋内。

温浅浅贴近耳朵听,但什么也听不到。屋内的人应该是高阶修士,周围设有屏障,一般修为的修士听不到里面在干什么。

温浅浅看向戚无昭,他的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半耷拉着眼皮,手指捏着屋顶的鎏金瓦上。

只有自己听不到。

温浅浅干着急,忽然灵机一动,从芥子袋里掏出了不凡镜。

终于派上用场了,自己从师父宁不凡手里骗来一直还没用过呢。

见戚无昭奇怪的看着自己,温浅浅狡黠的笑笑,拿起不凡镜其中的半块,轻轻顺着窗沿滑了进去。

随后向他晃了晃手中的另外半块,等着吧,马上就可以看直播了。

不凡镜是同一块灵石芯所铸,不用灵力就可以天然互相吸引,反射另一块的画面,因此不会惊动屋内的人。

戚无昭看着面露得意之色的温浅浅,唇角淡淡抿起。

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鬼主意。

很快,镜面晃动一下,有两个清晰的身影出现在了镜子里,穿着灰布素衣的是掌门谢旧,另一个浅紫轻纱,竟然是千雁初。

温浅浅吃了一惊,盯着镜子目不转睛。戚无昭刚才已经听到两人的对话,面无表情的盯着画面。

“雷竟然没给你劈死?”千雁初讽刺道。

谢旧一副好脾气,笑了笑,“谁知因祸得福还给病治好了,嘿嘿。”

千雁初面上很恼火,“没死也别想赖账,把它交出来!”

谢旧抬头看着千雁初,眼里有点不解,“你为什么非要那东西,我说过了,它很危险,不能乱动。”

它,什么东西?温浅浅心中一惊,难道是她一直好奇的天心灯?

她抬头看了戚无昭一眼,只见对方微眯起眼睛,盯住镜中的两人,心中不知思量着什么。

下一秒,千雁初就解答了她心中的疑惑。

千雁初不屑哼道,“危险?危险你还不是看的跟心头肉一样。怎么,你以为拿着天心灯就可以天下无敌了?”

温浅浅紧张的看向戚无昭,怪不得他冲着这边来,他竟然知道千雁初要找谢旧说天心灯的事。

屋内。

“雁初!”谢旧声音大了一点,正色道,“不要胡闹,守住它是祖宗交待下来的任务,我什么都没想,只想完成祖宗的遗训。”

“谁允许你乱叫!”千雁初尖叫一声,“你的强盗祖宗有什么资格将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

别人的东西,温浅浅又是一惊,天心灯不是一直被镇在鎏明阁吗,怎么成了别人的东西?

她脑中满是疑问,没注意到面前戚无昭的表情,像是得到一个难解问题的答案,他慢慢扯平了唇线。

“千掌门,你何出此言!”饶是谢旧脾气好,也被千雁初激出一丝火气。

“我何出此言你心里明白,”千雁初眯起眼睛,“怎么,你家祖宗没告诉你他是怎么从别人手里偷走天心灯的?”

偷?温浅浅惊骇,还有这一出?

“不知所云!”谢旧生气了,声调提高了几分,“千掌门,我今日好意邀请你参加法器展,旨在缓和两宗的关系,毕竟星程和芷音从小青梅竹马”

“住口!”一提自己的大徒弟,千雁初更生气了,“你做梦,芷音绝不会跟你们鎏明阁扯上一点关系!”

温浅浅摸摸自己口袋里的三足鼎,心里替谢星程的爱情点上一根蜡。有自己助攻又怎么样,那也架不住有千雁初这样吃人的师父啊。

谢星程,以后有苦头吃哦。

“你”,谢旧欲言又止,忽然发现情况比自己想的棘手,千雁初比起自己闭关之前好像更加偏激了。

“到底是怎么了?”谢旧满脸不解。

“废话少说,”千雁初瞪着美目,“我劝你趁早交出天心灯,免得让我戳破陈年旧事,让鎏明阁身败名裂。”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天心灯一直是我鎏明阁看守,几百年来从没动过地方,它的来历想必千掌门也听说过,我不明白你今日跑过来说这一席话是什么意思。”谢旧的表情看起来十分诚恳。

“什么意思,”千雁初冷哼一声,“那我就说清楚给你听,巫行眠临死之际用魂魄将妖兽封印在了天心灯里,那灯本来是交给我青烟谷保管的,谁知当时你鎏明阁的掌门在青烟谷做客,几日之后离去,我青烟谷的天心灯就不见了,没过多久,你鎏明阁就昭告天下,将天心灯奉为镇阁之宝,你说,你们居心何在!我说你鎏明阁是强盗之举有什么不对!”

还有这一回事?温浅浅惊讶的瞪圆眼睛,不自觉望向戚无昭。

对方捏着手指,长眸轻眯,懒懒的靠在琉璃瓦上,长腿交叠在一起。

温浅浅:你这是偷听人该有的姿势吗?

这么劲爆的新闻你竟然不震惊?

“这”,谢旧皱起眉头,“千掌门不要信口雌黄,天心灯本来就由我鎏明阁保管,什么时候从青烟谷偷来的?”

“我信口雌黄?”千雁初面露怒色,忽然从袖子中抖出一样东西,“这是我师父留下的亲笔书信,上面说的清清楚楚,明明是你师祖偷走我门宝物,你们师门上下沆瀣一气,还要倒打一耙,谢阁主,你好卑鄙!”

温浅浅瞪着眼睛看那书信,可是太远了,只看得见密密麻麻的小字,至于内容实在看不清。

“你不要胡言。”谢旧瞪着面前的信物。

“我有没有胡言可以让大家评评理,谢阁主,我劝你交出天心灯,否则我将这封书信交于天下修士面前,好让大家看清楚你们鎏明阁的祖辈的无耻脸面。”千雁初丝毫不退让。

“千雁初!”谢旧真的生气了,厉声道,“前辈的恩怨我不想跟你争论,就说天心灯,你执意要它有什么意义,它并不是一件厉害法器,相反危害性极大,而且轻易移动位置恐会引起不祥之变。”

“你怎么知道,”千雁初冷笑一声,“这么说你打开过?”

“我没有!”谢旧矢口否认。

戚无昭忽然闭上眼睛,仰头躺在屋顶,手指盖住半边脸,无声的笑了起来。

温浅浅瞪圆了眼睛,怎么回事,大反派终于得知宝物的下落了,开心的忍不住笑了?

这是准备黄雀在后?

却看见对方忽然移开一根手指。隔着细细的眼缝,冲自己看了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