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3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景尧也参与了风扇的竞价,谢星程睨他一眼,笑嘻嘻,“怎么,要不要我给你透露一点内部情报?”

林景尧头也不抬,在纸上写了一个数字,道,“我猜你根本就没有情报。”

“哈哈哈,”谢星程抚掌大笑,“知我者景尧也。”

他根本不关心什么法器宝物,也懒得打听自家东西价值几何。

温浅浅本来站着没动弹,见林景尧参加也伸手要了一个纸条,沉默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跟戚无昭解释道,“我就是闲着没事,想参加一下。”

毕竟她刚才还矢口否认想要。事实也确实如此,她只是不想让某些人拿到手。

戚无昭不置可否,微微垂眼看温浅浅写多少。

只见少女略一思索,随后写下一个数字递了上去。

谢星程在林景尧和温浅浅的脸上扫来扫去,颇为好奇,“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能中选。”

很快,鎏金阁的弟子收集了纸条一一看罢,站在台前宣布了最终结果,“此柄宝器‘风扇’最终的获得者是—九臻宗天心道人。”

人群中马上走出一位棕衣中年修士,大踏步走到台前,微笑探手,风扇稳稳落到他的掌心。

人群羡慕的注视着他的动作,纷纷猜测此物到底价值多少,天心道人又写了多少。

天心道人但笑不语,并不回答众人的疑问。

温浅浅心底有了猜测。

很快,圆圆的聚灵石上升起了新的宝贝,一方巴掌大小的三足鼎。

“此物乃天芜山玄晶石所造,无火无水,与世间灵力相合,无论是炼丹制药还是防御修炼,都可作为最佳辅助。”

说罢,三足鼎缓缓变大,周身绽出一层浅紫的光芒,鼎盖冒出白烟,竟有淡淡药香飘散。

鎏明阁弟子的意思是说用三足鼎炼药或者制丹根本不需要灵火或者露水,只需要引导自然界的灵流进入其中,与玄晶石自身的灵蕴相合,即可轻松炼制各种东西,就算不用做容器,此物天然的强大灵蕴与人结合,不管是御敌还是进阶都是最好的工具。

天芜山的晶石本身就是宝贝,上一个由它制成的法器还是留声石。

三足鼎重新变回巴掌大小,静静的浮在半空,温浅浅觉得它很适合一个人。

鎏明阁重新开始分发字条。

天心道人一马当先,胸有成竹填上数字交了上去。

却不想被鎏明阁弟子制止道,“道长请慢,道长还没有听我们的要求,怎么直接填上了答案?”

天心道人一愣,手指僵在半道。

金黄道袍的弟子轻轻颔首,朝着众人朗声宣布规矩,“此三足鼎想寻一个有缘人,大家把自己为什么想要的原因写下即可。”

温浅浅扫了一眼涨红脸的天心道人,心道还想一招鲜,真是自作聪明。

戚无昭耷拉着眼皮觉得分外无聊,睨了一眼温浅浅,忽然开口道,“他写的是什么?”

温浅浅微微转过脸,狡黠一笑,轻轻做了个口型。

戚无昭微微晃了一下神,只觉得明灿灿的笑意从眼前倏忽而过,少女轻轻垂下头,抬手在自己的纸上唰唰写着。

很快,鎏明阁弟子朗声宣布结果,“竟然有两名入围者,可是鼎只有一个,那么就请林景尧林少宫主,温浅浅温姑娘两位协商出一个结果,如果不行我们可以再比拼一轮。”

场中人的目光一下望了过来,谢星程惊喜道,“你们俩竟然一起猜对了?答案是什么,快说来听听。”

林景尧看着温浅浅,和声道,“想不到在下的想法和温姑娘不谋而合,那么我就不夺人之美了,三足鼎让给温姑娘。”

“这怎么好,还是林少宫主拿去吧,”温浅浅佯装谦让,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望向戚无昭。

无他,她字条的答案是想拿三足鼎送给需要的人,此时一瞧,就是告诉林景尧自己的目的。

林景尧哪敢再跟她争,最后还是让给了温浅浅。

温浅浅上前将三足鼎收到掌心中,高兴的走回戚无昭身边。

戚无昭抱着手臂瞥了一眼,懒懒收回视线。

温浅浅已经完全忘记了身旁的工具人,只一心盘算着一会儿怎么把东西送到需要的人手中。

制丹耗费时间颇长,一般也不会随身带着炼制。药丸则不同,随采随炼,遇到有疑难杂症者,随时都要开方炼制。因此这个鼎最需要的人就是青烟谷炼药的,既然林景尧跟自己的答案一样,那么他一定是想得来送给宋芷音,温浅浅可不能让他献这个殷勤。

她要好好谋划一番,敲诈谢星程这个冤大头一下,再让他亲手送给宋芷音。

无法,谁让男主角自己不开窍,只能热心小红娘助攻啦。

她看过原书知道,宋芷音因为小时候的际遇其实一直心仪谢星程,只是谢星程这个傻帽非得等到家破人亡美人救英雄了才开窍。

想到这里温浅浅就替宋芷音鸣不平。

戚无昭站的有点不耐烦,啧了一声抬脚想走。

温浅浅赶紧拉住他的衣袖,“等等。”

戚无昭顺着她葱白的手指往上瞧。

“等一下,”温浅浅吞吞吐吐,说道,“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我买来送你。”

她声音细若蚊呐,脸蛋有点发烫,局促的抿抿嘴唇。

戚无昭盯着温浅浅看了几眼,蝉翼般的睫毛飞速眨了几下,喉结上下滚动一下,硬邦邦道,“不需要。”

“不需要你个头!”“乌鸦”大吼一声,“不装逼能死啊!”

如果“乌鸦”能动,此时它一定跳起来打爆戚无昭的狗头。

“啊”,温浅浅有点尴尬的抓抓衣角,垂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拍马屁被拒绝了。

戚无昭目不转睛的盯着温浅浅的眸子,看少女局促的神色,心底微微泛起一丝后悔。

这种从未有过的新鲜感受一出现就攫住了他的心神,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做点什么补救一下。

此时场中央的展览还在继续,聚灵石的正中腾起一个红木匣子。

戚无昭睨着旁边少女的神色,开口问道,“那是什么?”

温浅浅循声望去,只瞧见一个罩着云雾的木头匣子,随口说道,“里面应该有珍贵的宝贝。”

“是吗,”戚无昭的目光直直望过去,表现的很有兴趣的样子。

“你想要吗?”温浅浅瞅着他的样子,忽然惊喜。

戚无昭看着她瞬间恢复晶亮的眸子,心底愉悦不少,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想要又怎么样?”

“我买来送你!”温浅浅立马说道。

看着她豪气干云的样子,戚无昭忍住想要勾起的唇角,不在意的问道,“你买的起吗?”

“当然!”温浅浅没忘不凡派一众豪门出身的人设,自信道,“我有钱!”

事实上,她的储物镯里确实有很多灵石,宁不凡交给她的芥子袋也一样,不凡派行走江湖的准则就是什么都可以不带,法器和钱不能少,这两样关键时刻都能救命。

戚无昭的终于勾起唇角,十分好心情的望向广场中某人要送给自己的宝贝。

然后,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环绕仙气的红木匣缓缓开启,白光乍现,如云似雾的宝贝在万众瞩目的目光中轻飘飘的浮在众人面前。

纯白无瑕,随风荡漾,边缘缀着淡蓝色碎钻般的灵石,轻如薄雾,飘若云霞,仔细一瞧,还能看到周身遍布浅金色的灵线,在阳光下的映照下,散发出不似凡间的微光。

这是一件仙气飘飘的纯白仙袍!

众人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气,这也太美了!

温浅浅眼睛亮的灼人,她已经开始想象戚无昭穿在身上的样子了。

虽然稍微有点违和,但是那又怎么样,对方喜欢,他长得又那么美,穿起来一定像谪仙一样!

冲啊!买它!

鎏明阁的弟子又是一番讲解,大致意思就是仙袍成分十分罕见,几千年只有这一件,水火不侵自是不用说,可大可小自由适应穿着人的需要,还可以抵御攻击,一定的灵力下可以冯虚御风,甚至还有聚灵的作用,还可以辟邪等等。

温浅浅早已迫不及待,只等那人宣布如何竞价。

只听那人一声,“在座各位可以自由出价。”

“一万!”马上有人叫价。

“二万!”

“十万!”温浅浅大声叫道。

戚无昭还处于被白袍子震惊的余韵中,微微清清嗓子,“咳咳,是不是有点贵?”

“五十万!”温浅浅根本听不见,跟场上的人对喊起来。

“乌鸦”笑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戚无昭的脸微微抽筋,眼睫不受控制的轻眨着,如果不是温浅浅正在兴头,他说不定一个暗器飞过去,直接将那件罪魁祸首撕得粉碎。

“八十万!”温浅浅高举小手,豪迈跟一个胖子对着加价。

谢星程本来拉着林景尧在一旁说话,此时也被温浅浅的气势惊住了,甚至想给她鼓掌。

“傻丫头,加什么价啊,最后还不是进了我们家的腰包?你不如跟我走走后门,说不定成功的几率更大一点。”

胖子跟着加价,“八十二万。”

温浅浅早已杀红了眼,一想到戚无昭想要,大声叫道,“一百万!”

一百万上品灵石,什么概念,一个小型宗门一年也不一定能赚一千块灵石,温浅浅的富裕,不可想象。

戚无昭眨眨眼睛,轻轻说道,“太贵了,不要了。”

不要买了,算我怕了你了。

“不行!”温浅浅眼睛一瞪,对着胖子吼道,“二百万!”

“二百万一次。”

“二百万两次。”

“二百万三次,成交!”

戚无昭眼前一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