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仙界本以为鎏明阁的那声雷劈是因为谢旧进阶了,谁知道竟然是真的是被雷劈了,一时纷纷揶揄起来。

谢星程气的要死,在留声石上舌战群修,鎏明阁的门人也纷纷匿名给他助威。

两边嘴仗打的不亦乐乎,好在有林景尧出来帮腔,言明大能进阶实属逆天而行,其中的凶险非常人所能体会,一番话有理有据言辞恳切,方才止了那群龌龊人的看笑话之心。

谢星程自是感激,再加上谢旧是因为千峦宫的丹丸才愈合了旧疾,他马上给对方传音千恩万谢。

林景尧不动声色,心底暗自吃惊,戚无昭竟然治好了谢旧的病?

在此之前他也只是以为谢旧像他爹一样闭关进阶,原来竟是在疗伤,是什么伤,有谁能伤的了谢旧?

一番思量之后不难猜到,可能是天心灯出了问题,他知道的有限,但也听说过这个东西很邪门,但又一转念,为什么单单是鎏明阁出了问题呢?

还有,最重要的是,戚无昭为什么要救谢旧,难道趁他病要他命不是最合适的选择吗?

林景尧内心飞速电转,嘴上仍旧滴水不漏,“星程,谢谢你招待戚兄和温姑娘,有时间我去鎏明山看你们。”

“哎呀,朋友之间谢什么呀,”谢星程大笑着,忽然想起了戚无昭的真实身份,笑嘻嘻的问,“景尧,你知道戚兄的真实身份吗?”

林景尧大惊,失口道,“什么?”

“哈哈哈,原来你也不知道,”谢星程高兴极了,看来自己跟蔺兄和浅浅的关系好像比景尧和他们的关系更亲近,马上笑着打哈哈,“没什么,让他回头自己跟你说吧,哈哈哈。”

林景尧没有再追问,直觉告诉他并不是他想的那样,遂轻轻松了一口气,随口问道,“谢伯伯没什么大碍,应该马上就可以重新执掌鎏明阁了吧?”

比起谢在渊他更愿意对上谢旧,因为谢旧这个人说起来敦厚可亲,其实就是个喜欢搅稀泥的糊涂蛋,妇人之仁,怪不得会被天心灯折磨至此。

“这个应该不太可能,”谢星程皱眉想了想,“伯父料理的挺好的,我爹是乐得清闲,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接手。”

“那伯父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林景尧皮笑肉不笑。

“他能休息就好了,少添点乱”,谢星程哼了一声,忽然转了个话瓣,“对了,景尧,你跟青烟谷的联姻怎么样了?”

他还记得之前千峦宫特意派了一批人前赴后继驻扎在青烟谷附近,为着就是能让千雁初点头答应将大徒弟宋芷音嫁给自己家的少宫主。

“怎么?”林景尧敏感的听出了弦外之音,为什么谢星程要关心这个问题。

“没什么,”谢星程笑笑,“我就是担心你,前一阵千雁初不是也把我们鎏仙殿劈了吗,我看她实在太可怕了,替你担心。”

天地良心,谢星程可是没半点假话。

林景尧却不这么想,他自己心思重,也把别人想的都有很多弯弯绕绕,“星程见过芷音吗?”

谢星程顿了一下,他算见过还是没见过呢,父亲和伯父都说他见过,他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想了想还是以自己的印象为重,说道,“没见过。”

林景尧淡淡开口,“其实我也就看过芷音一面,是在几年前的医修大典上,我闲来无事溜过去看热闹,看见一个紫衣服的少女跟在师父身后,一直安安静静,看药植和灵丹都很专注,并不理会外界的繁扰,我当时也没在意,直到一个医修因为试药中毒倒地,全场人还没反应过来,她第一时间已经冲了过去,掐住那人的人中,点上了对方的命穴”

“那人口吐白沫,形状可怖,她却一点都不在意,还凑近仔细闻了闻,拿自己的袖子帮他擦拭,扎针时也毫不手软,整个人异常的冷静专注,像是一个无情的治病工具。后来那人救活了,拉着她的手一个劲感谢,她还是绷着脸,高冷的一摇头,抽手就走。”

“我以为这人就这性格,谁知下一刻竟看见,转过身的她立马红了耳朵,不好意思的交握着手指,随后轻轻挥了挥拳头,侧脸看起来有隐忍着的雀跃,但很快就又恢复成平淡,只能从眼睛里看出隐隐的光。”

“我当时就被吸引住了,此后这个紫色的握着小拳头的身影就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林景尧静静的讲完,等待谢星程的回应。

谢星程呆了一瞬,没想到林景尧竟主动跟自己分享了他私密的少年情愫,一时有点尴尬又有点感动,“啊,这,这真是”

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有点隐隐的被触动了,能感觉到宋芷音确实是个可爱特别的姑娘,只是千雁初

“所以我的坚持是有道理的吧,”林景尧说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不要替我担心,只需要默默祝福我就好。”

“你会祝福我的吧?”林景尧轻轻问道。

“当然,那是当然,”谢星程立马说道。

“嗯,那就好。”林景尧淡淡笑道。

“星程的祝福我定铭记于心。”

林景尧按灭谢星程的传音之后迅速接通了戚无昭,对方去鎏明阁已经有一阵了,两人虽说好的暂时按兵不动,但也没让他做好事呀。

戚无昭接讯很慢,远远的好像还能听见屋外女声在小心翼翼的打商量,“我能休息一下吗,就一下。”

不知道戚无昭说了什么,屋外马上噤声了。

“戚兄,”林景尧有点着急,“治好谢旧是有什么用意吗?”

高情商人的讲话策略就是可以把质问说成请教对方的高意。

“治好他不就可以逼问出天心灯的下落了?”戚无昭说的云淡风轻又格外顺理成章。

林景尧的主要目的是颠覆鎏明阁,他当然不想戚无昭在成事之前得到天心灯,马上说道,“谢旧不会告诉你的,他就是个又臭又硬的老顽固。”

“那就剁了他的手,再砍了他的脚,挖了他的眼睛,拔了他的舌头,总会有开口的时候。”

林景尧心里一颤,硬着头皮说道,“恐怕还是不行”

“还是不行?他儿子都成这样了还不行,那他可真是老顽固。”

林景尧:马的原来说的是谢星程,好狠。

“我觉得还是不要这么急,”林景尧干巴巴的说道,“鎏明阁门人众多,一个不慎被围攻当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戚兄当然是天下无敌,我的意思是能巧取还是巧取,省时省力,这样戚兄也能省去许多麻烦。”

“巧取?把鎏明阁一个千年宗门推翻算巧取?”戚无昭望着窗外那个笨拙的身影,颇有心情的讽刺道。

“”,林景尧被堵得哑口无言。

“戚兄,很快,很快就可以行动了,”他决定先稳住戚无昭,“你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这边准备好和你里应外合。”

戚无昭没反应,林景尧有点着急,忽然说道,“温姑娘的安全也是一个问题,到时候人多杂乱,戚兄自然无人能伤分毫,温姑娘的安危却也不容有任何差池。”

“谁敢伤她一分。”

戚无昭淡淡启唇,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里是铺天盖地的威压和警告。

林景尧按灭符咒之后,久久都回不过来神儿。

枫露居,屋外。

温浅浅后知后觉明白戚无昭是想让她学御剑,马上把自己的剑拿了出来,那是二师兄亲手给她炼的,用的更趁手。

天诛剑哭唧唧的被搁在一旁,又一次被冷落了。

戚无昭瞥了一眼温浅浅的长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果然,即使换了自己的剑,温浅浅依旧不能平稳的让剑上浮。

她就像哈利波特里第一次上飞行课的主角一样,反复跟自己的剑心灵感应,对方始终像个没有心的渣男,动都不带动。

“我真的是金丹期吗?”她疑惑的看向戚无昭,“是不是个乌龙?”

“乌龙,搞错的意思。”“乌鸦”马上贴心解释。

戚无昭垂下眼睛,瞄了一眼地上的剑,随后“嗖”一声,长剑立马稳稳停在他的面前三尺处。

温浅浅盯着戚无昭的动作,猜测他要干什么。

“感应它,”戚无昭捏着剑身淡淡道。

温浅浅只好闭上眼睛,努力用灵气跟长剑交流,但总是时断时续,刚开始很顺利,慢慢的灵气就四散开来,再也不听使唤。

戚无昭握住长剑,能感受到温浅浅细微的气息,他分了一丝心神在上面,用来控制温浅浅纷乱的灵力。

长剑顿时听话了不少,慢慢的顺从的跟着温浅浅的指令。

温浅浅大受鼓舞,趁机让长剑上下游动,自己也跃跃欲试。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看她,不动神色的引领者她梳理好纷乱的灵流,和剑身的器灵融汇,交流,反复磨合。

直到长剑变得十分驯服,他抽身而出,让温浅浅一人自主开始控制。

温浅浅紧张的跳上长剑,聚精会神开始升空。

戚无昭仰头看着,眸子里全是那个小心翼翼的淡黄身影。

长剑越飞越高,温浅浅几乎能摸着白云,她胆子越来越大,几乎雀跃的张开双臂,自己终于可以御剑啦,自己可是不凡派开山立派的第一人!

“哇,”“乌鸦”借戚无昭的眼睛望着那个翻飞的小影儿,羡慕道,“我想坐浅浅的剑。”

“成全你。”

戚无昭忽然开口,轻轻一纵,飘上温浅浅的剑尾。

温浅浅正兴奋中,余光忽然瞥见一抹黑影。

猛一转头,立马对上戚无昭深邃的眸子。

“啊!”

她猛的一惊,身子猝不及防一颤,长剑顿时歪了下去。

温浅浅来不及思考,眼疾手快立马甩出红绸,一头裹住下坠的戚无昭。

一丈长的红绸猛的收紧,将两人从半空截住,结实的敷在一起,保证不会掉落。

从远处看就像牢牢裹紧的粽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