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要你消失。”

温浅浅在心里说道。

她抓着筷子,无声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作何反应,轻轻的笑了一下。

她想要什么,戚无昭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她还是消遣她?无论哪一种,好像都没有什么必要。

戚无昭看了她一眼,抓起桌上的茶杯灌了下去,不知道刚才吃了什么玩意儿,嗓子火辣辣的疼。

“乌鸦”在脑子中嘲笑他,“还有你搞不定的东西,哈哈哈。”

茶杯“嘭”的一声被扥在桌上,温浅浅默默看了一眼,随手帮他加了一杯,往他的方向轻轻挪了挪。

戚无昭垂眸看着,慢慢伸手握住,又问了温浅浅一遍,“你想要什么?”

他的眼神依旧看起来没什么温度,如果只随便瞥了一眼的话。

必须回答吗,温浅浅在心底问道,然后抬眼盯着戚无昭,“为什么问我?”

经过一夜的冷静,她已经从昨日那种大起大落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既不会胆大无知的随便冒犯戚无昭,也不会战战兢兢臆想马上小命不保,她知道只要保持在一个合适的尺度中,戚无昭并不会对自己怎样,即便他偶尔不爽,但也都在可控范围内。

是昨日猝不及防的身体接触让她精神过于紧张了,对方可能根本不在意,或者这些根本不重要,只要不触及核心问题,他就是根本不会变温的冰块。

所以,她用正常的下属该有的疑问语气问道,“为什么要问我?”

人不是你救的吗,挟恩图报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问我做什么。

“为什么?”戚无昭问,问“乌鸦”。

“因为想让你开心,”这问题难不倒“乌鸦”。

“因为我开心,”戚无昭面无表情的说。

“乌鸦”:

就无语。

温浅浅抿了抿唇,也是,大魔王提问需要什么逻辑呢,让你答你就答,不要妄图知道原因,她再一次深深的悟了。

“法器吧,”温浅浅放下筷子,一手托腮装出憧憬的样子,“鎏明阁不是有很多厉害的法器吗,要是我,就会跟他们要一件最厉害的!”

反正她说的不算。

“什么法器?”戚无昭盯着温浅浅的眼睛。

“”,温浅浅还真没想好,剑吧,戚无昭有,鼎吧,对方又不炼丹,不修符也用不上笔,钟塔琴印什么的,对他而言好像也是鸡肋。

纵然鎏明阁的宝贝各个奇珍,样样精绝,对于毁天灭地的大魔头来说,都不堪他一击。

她有点受打击,垂着头暗自出神。

戚无昭问“乌鸦”,“她想要什么?”

“这你可算问对人了,”“乌鸦”马上夸张大叫,“女人嘛,不都喜欢亮闪闪,代表着某些寓意的石头嘛!”

对于谢旧的苏醒,鎏明阁上下惊喜又惊讶。

因着温浅浅的交待,谢星程没有提到她和戚无昭两人,只说了曾喂父亲吃过林景尧给的丹丸,不知道是不是它起的作用。

谢在渊帮谢旧仔细梳理了一遍奇经八脉,惊讶的发现对方郁结的脉络确实清晰起来,受余毒侵扰的脏器好像也慢慢开始复原。

“竟有如此奇效?”谢在渊十分惊讶。

“是吧是吧,”谢星程站在一旁乐呵呵,“你还不让我老找景尧玩,看吧,幸亏有千峦宫的帮忙。”

“景尧”,谢旧靠在床头,他一身灰衣,发丝银白,眉眼间跟谢星程长得很像,略宽阔的中庭让他看起来沉稳敦和。“最近怎么样了?”

“忙。”谢星程言简意赅。

“起正一直没出关吗?”谢旧望向自己的儿子。

“没有,”谢星程捡起桌上的糕点扔进嘴里,含糊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常提,我都以为没这号人。”

他从出生就没见过林景尧的父亲,这是个只活在他人口耳相传中的人物。

“不许无礼。”谢在渊瞪他一眼,就算没有旁人在场,这么说长辈还是有点不礼貌。

谢星程吐吐舌头,眯起眼讨好的看着谢旧。

“你伯父说的对,”谢旧补充道。

“听说你来了两个朋友?”谢旧突然问道。

“是啊,一对苦命眷侣,”谢星程夸张的解释道,“两人情投意合,长得都跟神仙一样,可惜被师父棒打鸳鸯,无处可依,只好四处漂泊。”

“现在是我最好的朋友,”谢星程笑嘻嘻的说道。

谢旧望向谢在渊,对方微微点了点头。

是不是道侣他看不出,但是男方确实修为低微,应该没什么威胁,而且他人看着冷冷淡淡,对女方却颇为上心。

谢旧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既是这样,你就多关照一下人家。”

“那是当然。”谢星程得意的扬起脑袋。

谢旧看着谢星程依旧少年不知愁的样子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你的芷音妹妹?”

“谁?”谢星程大叫一声。

谢在渊也是一愣。

“宋芷音,”谢旧微微笑着,“就是青烟谷的小师妹,小时候你很喜欢人家的,还说要讨来做道侣。”

谢星程:

我说没说过我不知道,但你们好像都记得很清楚。

他还记得上次千雁初来闹了一通后谢在渊也提过,立马望向谢在渊。

谢大掌事的表情十分奇怪,说不清是尴尬还是无语。

“我哪敢见她呀,那可是要被打断腿的。”谢星程立马夸张说道,上次谢在渊的警告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虽然他觉得根本没必要。

“为什么?”谢旧奇怪的望着谢在渊,能说出这句威胁的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平时他还是很赞成谢在渊对谢星程的管教的。

“这个”,谢在渊抿抿唇,将那件事娓娓道来。

“千掌门跟咱们鎏明阁的关系有点紧张,小辈之间联姻的事怕是不可能了,”谢在渊总结道。

“我还不稀罕呢,我要找自己喜欢的人,谁想要跟母老虎结道侣,”在谢星程看来,有千雁初这样的师父,徒弟也温柔不到哪儿去。

“鎏仙殿被劈了?”谢旧惊讶的问。

谢在渊惭愧的点头。

“哈哈哈,几百年了,我还想着是不是要重新修缮一下呢,结果直接有人帮咱们免费拆除了,哈哈哈”,谢旧十分心大,仰头笑起来。

谢星程一时无语,想说,爹你是不是缺心眼?

谢在渊表情复杂的看着谢旧,徒劳解释着,“没有拆除,只是损坏了一角,”

谢旧笑了一会儿,眯起眼睛看谢星程,“我还以为多大事呢,没关系,等我找个空儿,上门说和一下,顺便给你和芷音提个亲,哈哈哈哈。”

谢星程:

爹你的病真的治好了吗,是不是往奇怪的地方发展起来了?

他无奈的望向谢在渊,谢在渊也是一脸离谱,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脸愁的瞬间老了三岁。

“爹你能打过千雁初吗?”谢星程想了想问。

“为什么要打,”谢旧奇怪,“爹我以理服人。”

谢星程想了想千雁初二话不说拔剑就劈的架势,缓缓看向谢在渊,“伯父,我爹是不是疯了?”

“住嘴。”谢在渊有气无力的制止道。

温浅浅安静的坐在一边翻阅留声石,戚无昭从袖子里摸出灵石问“乌鸦”,“这个玩意儿?”

这不就是亮亮的石头吗,温浅浅想要这个?

灵石在修真界可以当做货币使用,也有一定的灵力,要说温浅浅想要,也很正常,但是这也太普通了吧,这东西不是唾手可得吗。

“不是,”“乌鸦”果然否认。

戚无昭盯着手中散出金黄光晕的上品灵石,“那是什么?”

“钻石。”

“什么玩意儿?”

“一种天然矿物,由碳元素组成,”“乌鸦”开始掉书袋,“属于单质晶体,有多种颜色,常见的为透明,彩色十分稀有。”

“说人话。”

“反正不是你手上的玩意儿。”

“哪里可以找来?”

“不是,你什么意思,你打算求婚?”“乌鸦”有点惊讶,你这速度,是坐上火箭了?

“什么是求婚?”

“就是娶她啊,你们的说法是结为道侣。”

戚无昭:

“你敢戏弄我!”他忽然开始发怒。

“我什么时候戏弄你了?”“乌鸦”才不在乎。

“我是问她想要什么,你跟我说什么!”

“钻石啊,女人谁不想要,哦不对,也有不想要的时候,比如送钻石的人很讨厌。”

戚无昭的怒气节节攀升,“嘭”一下捶在桌子上。

温浅浅吓了一跳,手中的留声石差点掉地上。

戚无昭注意到对方的动作,微微敛了敛情绪,徐徐站起身。

温浅浅也赶紧站起身,紧张的抓紧衣角。

“在看什么?”他面无表情的问,留声石上都被他删光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没、没什么。”

“你不修炼吗?”戚无昭皱眉的问,“到了金丹就满足了?”

温浅浅:?

“学会御剑了?”

温浅浅:“没有。”

她根本没来得及学。

戚无昭用一种难以琢磨的眼神看向温浅浅,温浅浅将它解读为鄙夷。

“我从没见过不会御剑的金丹修士。”

好吧,确实是鄙夷。

戚无昭走到门外,冷冷的说道,“出来。”

温浅浅无法,只得放下留声石走出去。

只见对方缓缓从神识中抽出天诛剑,随后握住剑身,把剑柄转向她。

这是要她拿着?温浅浅狐疑的握住天诛剑,心里顿时压力很大,毕竟这是人人丧胆的嗜血魔剑。

“让它浮起来。”戚无昭命令道。

温浅浅顿了一下,疑惑的望着他。

戚无昭没动,面上依旧什么表情都没有。

温浅浅只得照他说的,试着用灵力控制天诛剑。

但是哪有那么容易,对方甚至一秒都没停顿,“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温浅浅赶紧捡起剑,尴尬的看着戚无昭。

“再来。”他冷冷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