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阑珊,万物静寂。

温浅浅终于沉沉的陷入了梦境,整个人彻底安静下来。

戚无昭一动不动倚在床头,垂眸看了一会儿也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温浅浅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但显而易见,他迟早要知道。

翌日。

温浅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裹在锦被里睡得昏天暗地。

慌忙起身,屋内并没有人影。

她努力回想,昨天自己飞上了屋顶,准备认真修炼,然后

然后怎么了,她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戚无昭呢,他去哪儿了?不会又在密谋什么吧?

温浅浅慌忙下床,趿拉上鞋子就往外跑,迎面就撞上了颀长的人影。

“你、你去哪儿了?”温浅浅急忙刹住车。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看她,并不打算回答。

温浅浅垂头一看,对方手上正端着一碟粉白软糯的灵糕,看起来清甜可口。

戚无昭瞥了她一眼,自顾自走进门,把碟子放在了桌上。

“这是给我的吗?”温浅浅忽然明白了什么,表情十分雀跃。

戚无昭转头,抱起手臂,举起一根食指点了点她,脸上的嫌弃十分明显。

“什么?”

温浅浅忽然明白过来,赶紧捂住脸蛋,转过身匆忙给自己施了个清洁咒。

心里窘的很,自己怎么老在对方面前邋里邋遢的。

戚无昭靠坐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没有理她,温浅浅一边吃灵糕一边偷眼看他。

“乌鸦”也跟着温浅浅一起“苏醒”了,在戚无昭的脑子里哇哇大叫,“好家伙,好家伙,我没看错吧,你有这么好心?”

戚无昭:“没有。”

“我下了毒。”

“啊啊啊,你这个混蛋”,“乌鸦”立马狂吼着要跟戚无昭拼命。

它带来的惯性疼痛已经不能影响戚无昭分毫,但他依然乐此不疲的自我折磨。

温浅浅一边吃灵糕,一边跟戚无昭商量,“我们去找谢星程吧。”

“让他带咱们参观一下鎏明山。”

她记起了昨日天心灯的猜测,不知道谢星程知不知道关于鎏明阁至宝的一些信息,她想悄悄试探了一下,在戚无昭不注意的时候。

戚无昭没说话,倒是点了点头。

温浅浅摸出传音符准备给谢星程发信息,刚按上手指,只听“崩——”的一声响。

天崩地裂,清晰的山石碎裂声震耳欲聋。

“怎么了?”她慌忙站起身。

戚无昭转了一下头,看了两眼很快转了回来,撂下三个字。

“雷劈的。”

劈雷?难道是谁在渡劫?

鎏明阁最有可能渡劫,最近在闭关的,难道是谢星程的老爹谢旧?

温浅浅赶紧跑到门外,果然看见云上大大小小的轻舟一律往一个方向匆忙行去。

戚无昭抱着双臂,懒懒靠在门口。

“是谢阁主吗?”温浅浅转头问他。

戚无昭轻轻点点头,眼睫轻眨一下。

他们是外人,不好跟去凑热闹,只能眼巴巴的等消息。

温浅浅觉得意外,原书上老一辈只有打酱油的戏份,她记得谢旧的修为并没有进阶,始终都在化神前期。

她拿出留声石,上面果然都在询问刚才的一声雷劈是在干什么。

很快,有人猜出了答案,恭喜鎏明阁,谢阁主不负众望第一个突破化神期中阶,实在是修真界的一大幸事!

众人顿时纷纷贺喜,称赞谢旧自此成为修真界第一人。

也有小部分质疑声,什么事还没搞清楚呢,这么快就认定是谢旧在渡劫,会不会太草率了?

但很快,这部分人纷纷被打成千峦宫和青烟谷的水军,毕竟林起正和千雁初可是曾和谢旧平起平坐的唯三化神期。

石上吵得热闹,始终没见鎏明山的人盖棺定论。

温浅浅等到中午,摸出传音符给谢星程传音。

谢星程没接。

不过人上门来了。

“谢阁主真的突破了?”温浅浅惊喜的问道。

谢星程摇摇头,脸色意外的灰暗。

温浅浅这才注意到,赶紧询问,“发生了什么?”

“我爹受伤了,”谢星程垂着头,“根本就不是渡劫,洞府意外被雷劈塌了,他正处于修炼的关键地步,内府空置,灵气倒流,整个人差点走火入魔。”

温浅浅一惊,下意识的看向戚无昭。

戚无昭歪着脑袋靠坐在一旁,眼神十分无辜的与她对视。

温浅浅:

“那现在怎么办?”温浅浅不想胡乱猜测,下意识的问。

“只能想养着了,”谢星程轻叹一口气,“修为没了没关系,只要身体养回来就好。”

他是纨绔子,根本不专心在修道上,自然不明白修为对于修炼之人的重要性,没有修为,简直是比没命更严重的一件事。

“这么严重吗?”温浅浅震惊。

谢星程没说话,只徒劳的摇摇头。

“我这倒是有一样东西。”戚无昭缓缓开口,“说不定可以帮你爹稳固住当前的修为。”

温浅浅惊讶的转头望着他。

“真的吗?”谢星程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奔到戚无昭面前,抓起他的手臂,“蔺兄,你是在说真的吗?”

戚无昭冷脸望着谢星程的手。

谢星程赶紧放下来,焦急道,“蔺兄真的有办法吗,如果是真的,我们鎏明阁绝不吝惜重金。”

戚无昭冷冷抬眼。

谢星程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如果蔺兄愿意倾囊相助,我鎏明阁一定,只要是我们能拿出的,蔺兄尽管开口,我们一定满足。”

“是吗?”戚无昭轻轻的问。

“我保证!”谢星程爽快答应。

温浅浅眼皮跳了一下,下意识的想阻止,但已经晚了。

戚无昭点点头,朝着温浅浅伸手,“我师妹身上带着。”

谢星程立马望向温浅浅。

温浅浅怔愣,什么东西?

戚无昭指了指她的芥子袋,冲谢星程说道,“你能在外面等一下吗?”

“诶,好好,”谢星程赶紧跑到门外等着。

戚无昭撩起袍子起身,慢悠悠走向温浅浅。

温浅浅已经把芥子袋取了下来,一脸懵的拿在手里,“这里面有什么,这都是我师父留给我的小玩意儿,不值一提,怎么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呢?”

戚无昭轻轻笑笑,探手进去取出一个小匣子。

温浅浅觉得眼熟,这这是离开千峦宫时林景尧送给自己的!

她当时想打开,但是没有找到机关,索性就扔在袋子里不管了。

“咯嘣,”戚无昭打开了。

温浅浅瞪大眼睛。

一枚鸡蛋大小的丹丸安静的躺在里面。

“这这是什么?”

“林景尧送你的礼物啊。”

“不是,我是说它、它是什么东西,它可以治谢阁主的伤?”

“嗯,”戚无昭真诚的点点头,“可以。”

温浅浅疑惑了,这什么玩意啊,说能治一个化神期大佬的伤就能治?退一步就算真的能治,林景尧怎么未卜先知谢旧会受伤?

“你是你?”温浅浅皱眉问。

现在最可能就是戚无昭和林景尧事先算计好,想以此挟恩鎏明阁。

戚无昭摇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温浅浅:

你就装吧,小心被雷劈。

抛下别的心思,她盯着戚无昭的眼睛,真诚问道,“这个真的可以治谢旧吗?”

“可以。”

温浅浅上前一步,抓住戚无昭的手臂,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没有别的阴谋,这个真的可以治谢旧?”

戚无昭垂下眼睛,沉吟了两秒,点点头,“可以。”

“但要带上我。”

谢星程被叫了进来,惊讶的望着鸡蛋大的丸子,不知所措。

“这是林兄临别的时候送我的,”戚无昭说的平静,“世间仅此一颗,有起死回生之效。”

“这、真的有效?”谢星程始终很震惊。

“有效。”

温浅浅站在一边十分想吐槽,谢星程为什么不问问,林景尧为什么要把世间仅有一颗的珍贵丹丸给戚无昭,他俩有那么熟吗?

谢星程显然已经关注不到逻辑了,孝子心切,当即求了丹丸就要拿去给谢旧服用。

“等等,”戚无昭叫住他。

“这么大你想怎么给他吃?”

谢星程愣住了,他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

“均分成四十九粒,用小秤秤了每一粒都要均等,一刻时间服七粒,时间也要均等。”

“好。”

谢星程匆匆离去。

温浅浅沉默的望着戚无昭。

戚无昭轻眨了一下眼。

“接下来呢,”温浅浅问。

“你要去吗,”戚无昭问,“晚上到谢旧的房间。”

“当然。”

鎏光峰。

谢旧的屋前有巡逻的弟子,屋内亮着灯,有人在陪候。

“谢星程在里面。”温浅浅低声说。

“把他叫出来。”

温浅浅刚想掏符就被戚无昭按住手指,他扬手在空中一抓,掌心立马出现了一张鎏明阁内部的金色传声符。

指尖点在上面匆匆一抹,一则短讯就出现了,大意是通知谢星程山门有故人找,让他赶快出去一趟。

果不其然,谢星程匆匆踏出门外。

巡逻的弟子尽忠职守着,但是他们修为太低微,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两个人从眼前一闪而过。

戚无昭的速度太快,就像一阵山风,撩起一丝额发就卷了进去。

温浅浅平息了一下心跳,睁大眼睛望向屋内床榻深处的人影。

虽然是阁主的寝室,但是布置相当简约,除了床铺和桌案外什么都没有。

戚无昭慢慢踱到床边,居高临下注视着谢旧。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清晰的人声,“大掌事。”

“星程在里面吗?”是谢在渊的声音。

温浅浅一惊。

“回掌事,少阁主刚走。”

“刚走,去哪儿了?”

“这个没说。”

“知道了。”

谢在渊抬脚往屋内走。

戚无昭懒洋洋站在床边没准备动弹。

温浅浅眼疾手快,拉住他一起滚到了床底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