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2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怎么会”,温浅浅没说完,那怎么会到鎏明阁手里。

戚无昭捏出那颗珠子,手指捻着滚了一圈,垂着眼睛,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浅浅识相的不追问了。

她想了想问出另外一个关键问题,“你知道另一只在哪儿吗?”

“你想要?”戚无昭的目光望向温浅浅。

我没有想要,不是我的东西我不会要,但是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想要了会怎样,你会找来给我吗?

两人就这么隔着桌子对视着,空气静默无声。

温浅浅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睛,手指摸着肚子,“那什么,怎么不给饭呢,吐了一天,肚子好饿。”

“他们默认吃了丹药不会饿。”

“哦,是哦,”温浅浅收回手,不自在的眨眨眼睛,“好像确实又不饿了。”

戚无昭沉默了一下,抬脚准备出门,温浅浅忽然叫住他,指着桌上装着珠子的匣子,“这个,你拿走吧。”

戚无昭没动,站在原地看着她。

“我现在已经全好了,不需要珠子治病,至于修为,金丹前期也很高了,我想慢慢来,你拿着吧。”

温浅浅其实有私心,且不说这个珠子之前就是戚无昭的,就算不是他的,只要他想要,自己也绝没有拒绝的能力,还不如直接给他彰显自己作为狗腿子的忠诚。

再多刷一点印象分。

戚无昭用实际行动代替了回答,他当着温浅浅的面拿起了珠子——

捏成了齑粉。

温浅浅:!

纷纷扬扬的粉末顺着指间倾落而下,把温浅浅给看傻了,不是,这什么情况啊,你真不要就说啊,勉为其难我也不是不能收下,这随便毁坏东西算怎么回事啊?

好心痛,好后悔,好像给他一顿揍。

戚无昭扬扬手,最后睨了温浅浅一眼,迈开长腿走了。

温浅浅:

低头看看地上的粉末,现在把它撮一起粘起来还能用吗?

是夜。

鎏仙殿悬崖边。

戚无昭悄无声息的立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凝视着下方幽深不见底的寒潭。

就像一只眼睛,散发出蛊惑人心的幽光。

“叮咚——”

一颗小石子咕噜噜滚落,坠入黑暗中。很轻很轻,湖面乍现一丝红光,倏忽即逝。

“果然有东西,”“乌鸦”说道,“怪不得这里的气息不一样。”

潭下存放着鎏明阁誓死守护的宝物天心灯,也是林景尧拿来跟戚无昭做交易的砝码。

传说天心灯里存放着修真界上一位大能巫行眠的精魂。巫行眠,一千年前修真界最强的渡劫期修者,本已堪破大道飞升在即,人间却出现了祸事,妖魔鬼怪一夜之间四处横行,凡间处处变成炼狱。巫行眠拔剑而起,以一人之力诛杀了大半个人世的妖魔,最后在与吸收了全部剩余魔力的大妖拼斗中,玉石俱焚,以身殉魔。

两者散落的精魂混在了一起,纠结而生的气息竟然让靠近的人不知不觉被蛊惑引诱,时而仁慈纯善时而邪恶阴暗。最后,是鎏明阁的祖师设法将其收集在天心灯里,这才彻底了结了这场祸事。

时间流逝,一千年前的修者早已不复存在,天心灯的秘密也只有鎏明阁少数的长辈才知道,林景尧不知道从何得知了这件事,以这个为诱饵,试图跟戚无昭合作,事成之后千峦宫成为天下第一大派,戚无昭得到这个可以混乱人心的变异精魂。

“他的算盘打得好哇,”“乌鸦”啧啧出声,“你想要这个东西拿过来就是,干嘛要跟他合作?”

“难道他以为你找不到,只有颠覆了鎏明阁逼他们交出来?”

“有我在嘛,怎么可能找不到。”

戚无昭沉默着,突然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什么意思?”

“闻出来的?”

“我又不是狗!”“乌鸦”咆哮,“我就是知道啊,我一到这里就感觉到了。”

又是本来就知道了,之前跟温浅浅对诗也是

戚无昭转身往回走,雾气弥漫中,有轻舟自下而上缓缓升起,船上的人影低声交谈着,听声音是在吩咐夜里注意巡查各峰的动静,交待完,又闲聊起来。戚无昭的身影隐在黑暗里,并没有被看见。

“阁内来了两位客人,是小公子的朋友。”

“听说了,好像今天被大掌事误伤了。”

“大掌事好凶啊,连小公子的朋友也不给面子。”

“阁主不在,最近又是多事之秋,大掌事当然要谨慎。”

“话说回来,阁主什么时候出关啊,这修为万一进阶不了,这辈子都不出来了?”

“乌鸦嘴!马上就出来了,等着吧!”

回到枫露居。

温浅浅紧张的站在他的门口。

“你、你去哪儿了?”

她还是把粉末撮了起来,自己捣鼓了好一阵,勉强找了一个小圆球装在里面。

想看看戚无昭在干什么,结果自己一个没看住,对方就消失了。

戚无昭抱着手臂,看她怎么往下编。

“我”,温浅浅咬咬嘴唇,心一横。

“我不习惯自己一个人住,我要跟你住一起!”

只有近距离监视着戚无昭,她才能勉强心安,鎏明阁白日刚遭受了千雁初的攻击,实在不能再遭戚无昭的偷袭。

戚无昭:

“乌鸦”:“哦豁,她好主动,我喜欢!”

温浅浅不等回应,转身回到房间,抱着一床被子出来,经过戚无昭的时候看也不看,直接推开他的房门,放在了窗下的小榻上。

“我就睡这里,不会打扰你。”

戚无昭沉默的看着屋内温浅浅的动作,顿了一下,走过去,长指抓起她的被子——

温浅浅心里一咯噔。

——放在了自己的睡榻上。

“你睡这里。”他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温浅浅警铃大作,“你?”

戚无昭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疑惑。

“你、你、不、不好吧,”温浅浅结结巴巴,虽然她之前也跟戚无昭住一个屋,但是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啊,监视他也不用在一个床上监视呀。

“怎么了?”他沉声问道。

“我、我不喜欢,不喜欢跟人一个床睡。”

“是吗,”戚无昭皱眉,想了想,“是因为姿势太差吗?”

他还记得上一次温浅浅昏迷中摔下床的英勇事迹。

“”

是这个的原因嘛,温浅浅心在滴血,明知故问!你装什么傻子!

“它们不占地方的。”

“谁?他们?他们是谁?”

温浅浅彻底迷糊了,恍惚中,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个东西!

那三个恐怖的小玩意儿!

“算了。”

温浅浅能听到戚无昭很短促的一声轻笑,只见对方走到床边揭开帘子,从里面掏出了什么东西,揣进衣襟里。

“那就不让它们睡了。”

温浅浅:

我谢谢你啊。

稳定了一下心绪,走到床边坐下,偷偷瞄了一眼戚无昭。

对方坐在窗前的小榻上,手里拿出了留声石。

温浅浅顿时又生气了,混蛋玩意儿,抢别人的娱乐工具算什么好汉。

她气呼呼的蹬掉鞋上了床,拉上被子盖到头顶,在被窝里无声诅咒戚无昭。

“嘻嘻,她在骂你哦,”“乌鸦”幸灾乐祸。

戚无昭不理,伸出手掌一拂,留声石上的秘籍心法瞬间被抹除了。

“你抹掉了浅浅还怎么看?”“乌鸦”不满的抗议。

“为什么要看这些破烂?”

“乌鸦”:

你牛,你横,你强你有理。

白天睡多了,温浅浅翻来覆去了一阵,怎么也睡不着。

偷偷揭开被角,只见戚无昭还在翻弄着留声石。

“这东西虽然不多,但是鎏明阁应该是有一些的,要不我明日跟谢星程问问,出钱再买一个?”温浅浅试着商量道。

戚无昭停下手指,掀起眼皮看她。

“为什么要买,”他晃晃手掌里的东西,

“我不是有了吗?”

温浅浅:

“乌鸦”:“呸,好不要脸。”

“可这是我的,”温浅浅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我们派里只有这一个。”

“你的?”戚无昭重复一遍,随后点点头。

重又低下头盯着留声石。

温浅浅:好气,真的好生气!

她直接下床趿拉上鞋子,走到小榻边,胸口上下起伏。

她好歹刚替戚无昭挨了一掌,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有这么把手下的东西据为己有的吗,那可是她师父留给她的,最重要的是上面有她写过的论坛留言!

呜呜呜,这种黑历史不要被看到了。

“你要一起看?”戚无昭抬眼瞥她,指指身边的位置。

温浅浅站着没动,有一股想从他手里抢走留声石的冲动。

但她不敢。

“林景尧就是个伪君子,千雁初掌门是替天行道,要我说劈一剑太少了,应该直接劈在林景尧的脑门上,也算是为民除害。”

戚无昭惊讶的望着温浅浅,“原来你是这么看林景尧的。”

温浅浅:“”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她社死了。

“谢星程不务正业怎么了,浪子回头金不换,谁说他以后就不可能奋起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林景尧跟谢星程相比简直是登月碰瓷,修真界最帅我投谢星程”

温浅浅简直忍无可忍,再听下去她就要原地升天了,她伸手去抢留声石。

戚无昭正念得专心,一把抓住眼前伸过来的爪子。

他抬起眼睛顿了一下,皱眉看着温浅浅,问道:

“你暗恋谢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