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派表面一本正经 > 第21章 凤凰飞车

我的书架

第21章 凤凰飞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快速的扫完一大桌饭菜,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够吗,”戚无昭哂笑,“再叫一桌怎么样?”

温浅浅:你当是养猪啊,黑毛毛也不能这么喂埃

黑毛毛:再说一遍,我不是猪!!!

“够了,”表面还是要维持恭谨的笑容,温浅浅浅笑一声,“我在长身体,所以吃的有点多。”

长身体?戚无昭用眼神上下扫了一眼温浅浅,别过眼去。

温浅浅:莫名感觉到了屈辱。

但是还得忍着。

吃完饭,浑身都感觉有劲多了,果然是修仙界,连吃东西都在吸收灵力。

温浅浅在门外找了一片空地,迫不及待打坐准备感受了一番。自从自己升到金丹期,各种状况层出,还没有好好感受一下高手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实力呢。

她凝心静气,只感觉周遭的空气的流速都缓和几分,四周充斥着丰盈的灵气,温柔的漂浮在她的四周,每一丝都仿佛是有形的物质,跟随着她的指引,有条不紊的融入她的内府。

丹田暖融融的,仿佛可以看到一个金色的内丹悬浮其上,深处其中的灵气一层层的将其包裹其中,慢慢的将金丹锤炼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有力。

温浅浅试着抬起手指,几丈远的一块石头应声碎成齑粉。再一挥手指,旁边大树的枝丫喀嚓一声断裂了。

好厉害!她心底惊叫着,挥手施了个水咒。

面前一尺见方的地方立马下起了雨。并且没有停下的趋势。她之前因为灵力微弱,每次施水咒只能蜻蜓点水,连给黑毛毛洗澡都做不到,这下她终于可以用法术给黑毛毛洗澡了!

温浅浅满意极了,操作着小型瀑布移到旁边的树丛里,开始给树木浇水。浇完了又移到更远的一边,控制着水柱喷出细细的水雾,给争奇斗艳的花圃也喷上水珠。

玩了一会儿,她想起了长剑,她现在是金丹修士,终于可以御剑了!还有头发,这个世界修士的头发一般都是从金丹期开始变色,像是林景尧和谢星程,他们应该是金丹中后期,发色都是棕中泛着灰。她刚照过镜子,自己的发色还没有什么异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色。

温浅浅抽出手中的宝剑,就着剑身仔细打量自己的长发。好像没什么变化,又好像有一点不一样了,她揪了一缕放在眼前细瞧,也没瞧出什么端倪。

万一自己日后修为越来越高,头发真的变白了怎么办。温浅浅揪着头发认真发愁,虽然宁不凡整天一副以白发为荣的样子,但她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只有老年人才长白头发呢。

不过话说回来,宁不凡是用白苁花汁染的头发,既然修真界有可以染白发的植物,那肯定也有可以染黑发的植物才对埃

对,肯定有。温浅浅想通这个道理,顿时放下心来。

“我们浅浅还真是可爱,”“乌鸦”顺着戚无昭的眼睛看着门外的温浅浅,看她一会施施雨,一会儿摸摸剑,现在还揪着头发自言自语。

戚无昭把脸扭到一边。

“诶,快转过去,”“乌鸦”不满的大叫,“屋里有什么好看的1

戚无昭不理,垂头盯着手掌。

“咦,浅浅怎么瞬间换了身衣裳,刚还是粉色呢,这会儿怎么变成黄的了?”“乌鸦”奇怪的大叫。

戚无昭随意的抬眼一瞥。

明明还是粉色。

“嘿嘿嘿,被我抓住了吧,”“乌鸦”得逞的笑着。

戚无昭懒得理它,摊开手掌,升起一团幽蓝的焰火。

温浅浅尝试了一下御剑,虽然长剑听她灵力的指挥停在半空,但是每次她跳上去的时候,不是直接摔了个屁股墩就是左摇右晃然后摔了个屁股墩。

实在是丢脸极了。

温浅浅想起屋内的戚无昭,也不知道被他看见没有。要不趁这个机会看看?

她静静的闭上眼睛,试着用灵力感受一下屋内戚无昭正在做什么。

很快,她在识海里看清了戚无昭正靠坐在一把椅子上,表情很专注,手心里团着什么东西。

她看不清,下意识的靠近一点。

就在这时,就像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猛的攥住了喉咙,温浅浅的身子不受控制的飞进了屋子。

她直直的被按在了戚无昭面前的椅子上,就像定住一般,自己半分动弹不得。

戚无昭把手掌放到她面前,里面有一丛跳动的蓝色火焰,火焰中好像是某处地方,黑黢黢的,点着一豆烛火。

“看清了吗?”戚无昭的轻轻问道。

温浅浅下意识的点头又赶快摇头,呜呜呜,我什么都没看见。

“想看就直接告诉我,”戚无昭身子微微前倾,语气甚至带着点和蔼,“我什么都让你看。”

温浅浅:呜呜呜,我再也不看了。

戚无昭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直接站起身,“走吧。”

温浅浅没反应过来,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戚无昭走出两步,逆着光回看她。

颀长的身影被日光投射在地上,俊美的面孔隐在黑暗里只看得见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带着捉摸不透的情绪,正定定的望着自己。

温浅浅一时有些愣神,心底泛起说不清的感觉。

“好,”她下意识的起身走过去。

千峦宫正殿。

林景尧对于温浅浅的到来有点意外,他以为戚无昭不会让温浅浅干涉他们之间筹谋的事。

“我和她一起去,”戚无昭淡淡的说着,态度却是不容置喙。

林景尧没有理由反对,只深深看了温浅浅两眼,点点头,“鎏明阁正值多事之秋,星程可能分身乏术,你们到了那里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就多担待。”

温浅浅还在愣神,她大概能猜到戚无昭去鎏明阁的理由,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带自己去,一般情况不应该是自己百般施计,然后才得逞吗?

难道戚无昭真的把自己当小弟,做坏事也不忘捎上?

这自己长得这么可靠吗?

林景尧顾忌着温浅浅,有些话不好说开,只抬手从一边小童的托盘上拿过一样东西,递到戚无昭手里。

戚无昭看了一眼,一抬手,东西竟然瞬间原地消失。

是隔空化痕术,化神期所专。

温浅浅暗暗咋舌,表面垂着脑袋十分安静。

“这个是送温姑娘的,”林景尧又拿一个盒子,递到温浅浅面前。

“这是什么?”温浅浅不太想要。

“一些不成敬意的小玩意儿,”林景尧浅笑,“姑娘到时无聊可以解解闷。”

温浅浅只得接下,点头表示谢意。

林景尧又从背后取过两杯灵酒,分别递给戚无昭和温浅浅。

温浅浅心里嫌烦,怪不得是坏蛋呢,表面功夫一套一套的。

她斜眼看向戚无昭,对方也正垂眼看着她。

温浅浅一噎,二话不说直接把酒干了。

林景尧端着酒杯正准备再说些临别赠言,却看温浅浅一口就把酒闷了,一时有点尴尬,话到了嘴边也不知道说还是不说。

戚无昭轻轻勾了勾嘴角,也仰头一饮而荆

“好,那就不远送两位了,”林景尧不再多言,转身问小童,“准备好了吗?”

小童连忙点头,“都准备好了。”

温浅浅出了大殿门,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只见正殿的山头上正停放着一辆巨大的飞天香车,两侧是展翅欲飞的金色双翼,车顶是嵌着各色灵石珠宝的巨大华盖,四角垂落下来,每一侧都缀着闪闪发亮的金色饰物。车头缓缓转动,扭过来一看,竟然是一只金光闪闪的凤凰!

温浅浅眼睛都要被闪瞎了,千峦宫还真特么有钱埃

“这是我送两位的御风器,”林景尧一脸谦虚,“温姑娘不会御剑,还是坐这个舒服一点。”

御风器,温浅浅听到这个朴素的名字一时有点晃神。她不自觉垂头看着自己胳膊上的御风器,尴尬笑笑。

林景尧又说了一通有的没的,最后才跟两人依依惜别,目送两人坐上御风器。

巨大的凤凰金车腾空而起,真像一只在云间腾云驾雾的火凤。

林景尧目不转睛的望着,直到金色的身影消失在天际。

“少宫主,”青衣使者小心翼翼的上前,给林景尧作揖。

“找到了吗?”林景尧冷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青衣使者的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废物1林景尧猝然发怒,转头瞪着青衣使者,“派你们找多久了,一个大活人都找不到,要你们有何用1

“少宫主息怒1青衣使者立马下跪,身旁侍候的小童也跪了一地。

“我们几乎翻遍了整个修真界,连人间大的城镇也翻了,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到。”

“你说二公子会不会”

“会个屁1林景尧大吼,“给我继续找,找不回来你们也别回来了1

“是是。”

云巅。

凤凰飞车里面的空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只有两对面向的座椅,中间隔着一个鹤型的鎏金炉。

戚无昭歪靠在椅子上,半阖着眸子。

温浅浅局促的坐了一会儿,以为戚无昭睡着了,慢慢放松的左右看看。

她背后就是一扇窗子,可以清晰的看见层层叠叠的白云在窗外游荡舒展,恍如仙境一般。

阳光穿透云层漏出几道光芒,照在窗子上,给少女白皙的侧脸镀上一层浅浅的金边,在那光线中,连面颊上的小绒毛都清晰可见。

温浅浅勾起唇角,跳动在上面的金光也跟着闪了闪。

戚无昭忽然闭上了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