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派表面一本正经 > 第14章 菜鸡修炼记

我的书架

第14章 菜鸡修炼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无边,大殿内静谧无声。

戚无昭割开手指喂给缩在床铺深处的小玩意儿。

三个小东西最近一直被扔在床上,心里有点不满,嘴上毫不留情的啃噬着,喉咙里发出“噫噫嗬嗬”的声音。

戚无昭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指尖一处麻麻的,像是蚂蚁来回在打转,又像是羽毛在反复摩挲。

他皱起眉头,之前怎么没有这种感觉。

温浅浅抱着胳膊缩在几尺之外的小榻上,唇瓣轻轻抿着,什么都不干觉得有点尴尬,就掏出芥子袋其中一个格子,轻轻拉开一个口,给住在里面的黑毛毛投喂灵食。

她脑子乱乱的,前一刻几乎以为戚无昭终于无法忍受自己的无法无天,生气要掐死自己时,对方竟然擦过自己的嘴唇,从上面捏起一只小飞虫?

她怎么也忘不了戚无昭当时的僵硬表情,大魔王挂着一贯的扑克脸竟然给自己解释,“有只虫。”

问题是他根本没给自己机会看清,他说有就有啊!

温浅浅脸皱成一团,想了一会实在看不透大魔王现在是什么心思,说他相信自己吧,但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感觉到死亡在逼近。说不信吧,这些奇怪的行为又是怎么回事?

她悄悄抬眼往床铺的方向望了一眼,正对上戚无昭睨过来的冰冷渗人的目光。

温浅浅:!

呜呜呜,真的好吓人,打死她都不相信戚无昭对自己产生别样的心思。

温浅浅迅速把自己抱成一只鹌鹑,发誓再也不胡思乱想了。

还是修炼吧,只有修为傍身,才是最大的倚靠。

温浅浅轻手轻脚的拿出秘籍心法,盘好膝盖,命令自己静心调息,全神贯注。

筑基期的心法她已经会背下来了,但这只是基本,最大的困难在与领悟与运用,只有真正开悟了,把里面的精髓融入自身血脉之中,才能真正成为自己的东西。

道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无异于登天。

白天戚无昭破天荒指点了自己一二,照着他的方法,确实很快突破了一个小瓶颈,但是更大的难题又拦在眼前了。

温浅浅试着自己冲击了一下,很快,强大的壁垒像是一堵天渊巨墙,不费吹灰之力将她的努力一一化解,就像泥牛入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浅浅不信,重新聚起灵力冲击,全身绷的紧紧的,小脸涨的通红,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巨墙依旧纹丝不动。

再来。

“乌鸦”幽幽叹气,“这也太难了吧,你不是厉害的很吗,直接帮她突破得了。”

“睡醒了?”戚无昭问。

“睡什么,我睡了吗?”“乌鸦”坚决不承认。

一直到第十三遍,温浅浅依旧没有长进,不是说非得突破,而是一丝一毫的进展都感觉不到。

她停下来冥思苦想了一会儿,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东西。

现在这个阶段,没有人能帮的了她,只能自己想办法。门派里是指望不上了,虽然每个进阶的心法秘籍他们都不缺,但问题是没有人能领悟。

只能上留声石上看看有什么学习方法。留声石炼制的初心就是为了各大仙门交流修炼心得,只是后来因为宗门间的八卦狗血秘闻实在太有吸引力,修炼板块才渐渐荒废的。

但是荒废不代表它没有。

温浅浅熟练的打开留声石,在第一页的目录上找到了修炼板块,手指点开。

闪着微光的石头徐徐展开新一页,上面又是一页目录,上面细致的划分了修炼的每一个阶段:引气、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每一个大阶段后面跟着小阶段分为初、中、后。而每一个小阶段又划分成四个部分天、地、玄、黄。

温浅浅仔细看了一遍,发现只有化神期后面孤零零的缀着一个初,没有中期和后期。

不难理解,如今的这个修真界,修为天花板就是化神初期,比如已经隐身许久的鎏明阁谢旧和千峦宫林起正,还有青烟谷那个脾气分外暴躁的千雁初。

温浅浅猜他们隐在幕后,肯定想冲击一波化神中后期,最好成功渡劫,成为修界第一人。

她不禁想起了戚无昭,原书作者没有明说他的修为,但是武力值第一的设定确实板上钉钉,还话里话外暗示,就算谢旧和林起正联手,也根本伤不了戚无昭分毫。

他的修为是什么呢,化神中期,后期,还是更高?

温浅浅难以想象,就算自己再修十辈子估计也赶不上他一根小指头吧。

那自己修炼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不,当然有意义,自己活着就是最大的意义,每一次呼吸,每一寸增进,人与人之间纯善的道义,关键时刻护佑重要之人的决心,每一丝鲜活的喜悦、紧张、颤抖、震惊,这所有的所有,都有意义,且价值千金。

就算当世间第一人又怎样,不懂这些意义,活上一千年也是麻木度日。

温浅浅自己想通了,愉快的翻开留声石的筑基板块。

入目是筑基的基本概念,所谓筑基,即吸纳天地之间的灵气,融汇于丹田血脉之中,培渡真元,夯实灵体。

筑基意味着一个修士洗髓易经的结束,意味着他迈入和外物结合的第一步,可以在修炼一途上选择适合自己的器物,从而增加修炼的成功率。

温浅浅:等等,意思是说自己应该选择一门功法来辅助升级?

像二师兄炼器,三师兄炼丹,当然他们纯粹是个人爱好,自己也应该选择适合的门类来修习训练?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适合什么呢?

留声石上并没有答案,只有关于剑修、丹修、器修、体修等的各项进阶练习。

所以这项选择一般都是自家师门测试慧根之后甄别出来的。

温浅浅:怎么办,又有拦路虎。

她摸出了生辰时二师兄给自己打造的长剑,长剑是标准的三尺六寸,通体雪亮,剑身是用石境山上等晶石铸造而成,触手冰凉,剑鞘上用篆体雕了一个“温”字。虽然谈不上名品,但是足见其用心。

温浅浅反复摩挲着,心中很珍惜。她仔细筛选了一遍剑谱,找了一篇最初阶,只有四招的,牢牢记在心里。

明天她就开始练剑,一定不辜负二师兄的一番美意。想着想着,她抱着长剑睡着了。

戚无昭慢慢掀开了眼睛。

漆黑的瞳孔无声的扫过窗下少女手中的长剑,哦,破铜烂铁。

他从神识中抽出许久没派上用场的天诛剑,冷冷的端在手里。

被嫌弃以后只能杀鸡的天诛剑有点心虚,怯怯的不敢动弹。

戚无昭无声的穿过屋子,拎着天诛缓慢的放在少女的身上。

“乌鸦”瞬间紧张。

天诛感觉到同类的气息,不过太弱小了,简直就像纸糊的一样。它立马骄傲起来,身上环绕的黑气慢慢溢出,张牙舞爪的向温浅浅手中的长剑缠去。

温浅浅手中的长剑初见世面,显然被这个不明来历的大杀器镇住了,隐隐发颤。

戚无昭垂眸扫了一眼,又缓缓拿开天诛,坐回到床边。

很好,至少自己的剑还可以压制她的剑。

“乌鸦”:您的要求已经这么低了吗?

翌日,温浅浅醒来,一摸手中的长剑,凉冰冰的,昨晚有这么凉吗,她奇怪。

找了一片空地,将长剑稳稳举在手中,温浅浅回忆着留声石上的剑谱,一招一式开始认真比划起来。

夏日的清晨,暑气来的很快,不一会儿就汗湿了衣衫。

温浅浅练得气喘吁吁,勉强将第一招比划的像那么回事了。

那就试试成果吧,将灵力灌注其上,娇喝一声,朝着一块石头劈了过去。

石头被豁开一条缝。

温浅浅抿抿唇,没关系,第一次嘛,再接再厉。

阳光从初升绕一圈后隐入地面,温浅浅练熟了前两招。

她重新将灵力汇聚在剑端,朝着石头劈了下去。

“嘎嘣”一声,石头崩起一大块。

温浅浅沉默了,她能明显的感觉到石块碎裂全是因为自己用的劲够大。

跟灵力没有一丝关系。

她的手震得生疼。

“太惨了,”“乌鸦”同情道。

“练剑练出了劈柴的气势。”

是夜,温浅浅认真研读了留声石上关于炼丹的相关的修炼事则。

第二日一早,小童就按照吩咐送来了丹炉、丹臼、捣杵和各式灵植。

温浅浅一边学习灵植分类,一边捣碎研磨加入丹炉炼制,她的要求不高,初期只要能炼出一颗味道正常的大食丸就可以了。

她废寝忘食、她日夜看护,她连大魔王的心思也无瑕揣度了,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经历了七七四十九难之后,小小的鎏金炉终于有动静了!

温浅浅期待的瞪大眼睛。

然后,“轰——”

一声巨响,丹炉原地炸开,四分五裂飞向各个方向。

被滚滚黑烟熏成包公脸的温浅浅:

跟随戚无昭的眼睛津津有味目睹了全程“乌鸦”:“哈哈哈哈哈”

面无表情的戚无昭:

怎么会这么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