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宴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借机询问了几个关于筑基的问题,反正眼前有现成的大佬,不问白不问,结果戚无昭竟然没有拒绝,虽然是简单的指点了一下,但是温浅浅瞬间感觉胜读十年书。

不愧是上一个天生仙骨的人,温浅浅喃喃想着,要是不走弯路,戚无昭该有多厉害呀,说不定现在已经飞升,镇守天界一方了。

她想起原书里的曾提过的原因,杀父弑母,残害仙尊,修炼邪功,血腥残忍

忍不住打个寒战,这还是自己认识的戚无昭吗?

翌日,林景尧就通知戚无昭参加宴会。

温浅浅知道谢星程来了。

林景尧会把谢星程引荐给戚无昭,然后让他搅乱对方的神魂,仙骨之人天生受天地庇护,一般人的伤害也只是洒洒水,伤不了根本,只有仙骨对上仙骨,才能从根本上重创谢星程。

神魂受伤的谢星程神智混乱,行为不受自己控制,难免跟现在关系吃紧的各个仙门再生龃龉,到时候林景尧在其中再施手段,让谢星程彻底发狂引发众怒,那么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唉,谢星程个傻瓜,送上门来找虐。

温浅浅本想简单的收拾一下自己,再一想算了,还是好好打扮打吧,听说谢星程喜好美女,那么自己就投其所好吸引一下他的注意力,也好办事。

现在女主还没出场,虽然以后注定要追妻火葬场,但那都是他自己的事。

温浅浅礼貌的冲戚无昭说道,“我需要一点时间,你能到外面等我一下吗?”

昨日戚无昭的表现异常配合,但不代表今天也会,她要测试一下,到时候根据情况随机应变。

“好,”戚无昭转身出门。

温浅浅:!

难道自己真的彻底被信任了?

戚无昭走到门外的时候懊恼的跺了一下脚,又被控制了!

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被控制了!

他想返回屋里,但敏锐的听觉瞬间觉察到温浅浅脱下了一层外衫。

只好作罢。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一个人?”“乌鸦”夸张的大叫着,“是爱”

“闭嘴1

戚无昭真的很气愤,他确定自己的行为受了“乌鸦”影响,但是到底症结何在,他还不知道。

“我们走吧,”温浅浅轻笑着对戚无昭说道。

她穿着那件嫩黄的百褶纱裙,脸上薄施粉黛,头发重新梳理成精致的花髻,两边各簪了一只晶莹的珍珠步摇,步摇周边镶了一圈闪着微光的精致珠花。

只要轻轻晃动,整个人都摇曳生姿起来。

戚无昭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过脸抬脚往外走。

千峦宫主殿,林景尧设了家宴,一人安慰谢星程。

听到戚无昭到,林景尧赶紧起身将人请进殿内。

温浅浅紧跟在戚无昭身后,进殿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八大长老并不在侧,看来林景尧的计划暂时还在瞒着。

林景尧看到温浅浅后也颇为惊讶,他不知道温浅浅的地位如今到了这种地步,这种场合也和戚无昭寸步不离,看来他要重新制定策略了。

谢星程正喝的美滋滋,扭头瞥见有两人进门,马上不见外的招呼,“快来喝酒埃”

温浅浅终于见到了本书的男主角,天才绝艳家道中落后奋起虐渣意外成为自己小师弟的男主角,谢星程。

一身金色长袍,身子同样没骨头一般歪在座位上,洒脱随性,言笑晏晏。

高举着酒杯到眉间,然后爽朗一笑,手臂在空中画出一个圆圈,仰头饮荆发丝与袍袖一起飞扬,浑身上下都是满溢的青春不知愁。

而温浅浅此刻,只想揍他一顿,让你脑残,让你眼瞎,让你作,让你不知愁!

你倒是別连累我师门啊!

她跟着戚无昭落座,正好面对着谢星程。

谢星程隔空豪爽的冲戚无昭打了招呼,然后眯起眼睛瞅温浅浅。

好一个秀色可餐的美人,可是他有原则,朋友妻不可欺。索性直接当空气,转身继续个林景尧吐苦水。

“也就在你这里能透口气,你都不知道那些人啊,呼呼啦啦一大堆,也不听人话,死命的往你身上扔符劈剑,我就满山跑啊”

谢星程歇一口气,灌下一大口酒。

“秘境会没有危险吗,想要得机缘却不愿意承担风险,一出事就先推别人头上,想方设法要找出一个替罪羊,你说这些人什么时候长大?”

林景尧笑笑,“谢兄说得对。”

“我就是来看看,幸好千峦宫这里没人闹,你脾气这么好,他们要是来闹你可怎么办呦。”

“哈哈,我就让长老把他们轰走。”

谢星程举杯朝向戚无昭,“林兄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兄台喝一杯?”

戚无昭倒是没说什么,仰头饮下一杯。

“戚兄跟道侣真是天生一对璧人,小弟祝二位朝昔相伴,永不分离。”

不分离你个大头,一旁的温浅浅彻底烦了,你还喝个没完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这是你的断头酒!

林景尧一个劲儿的劝酒,不一会儿,谢星程已经喝的半醺。

“我本生来桀骜人,不信天地与鬼神,三千大道一场梦,不若一醉消万尘。”

温浅浅“啪”一声,在桌下踹了谢星程一脚。

谢星程迷迷糊糊的低头看了一眼,没当回事。

不能让他彻底喝醉,温浅浅心里说道,悄悄伸手从储物手镯里掏出一枚丹丸,雨后蚂蚱味的大食丸,万万想不到此时还能派上用常

温浅浅本来准备扔到谢星程的酒杯里,但是想着丹丸不好融化,索性趁着另外两人不注意,在谢星程仰头灌酒的时候直接扔进了他的嘴里。

“咳咳,”谢星程呛咳着。

林景尧赶紧上前给谢星程拍背,戚无昭则面无表情的看了温浅浅一眼。

温浅浅虽然心虚,但此时不能露馅,马上用小竹签扎起一块点心,递到他面前,“这个好吃,你尝尝?”

不管对方吃不吃,应该不会下自己面子。

戚无昭没说话,直接接过来吃了。

温浅浅:事情顺利的超乎想象。

戚无昭:好气,这样不受控制的日子什么时候结束!

林景尧一边照顾谢星程一边注意对面两人,见此情景更是确定心中猜测。

谢星程接过林景尧递来的水,刚准备送到嘴边,忽然干呕起来,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林景尧奇怪,“谢兄怎么了?”

谢星程:“我呕”

温浅浅则没事人一样继续投喂戚无昭,“这个也好吃,你尝尝。”

戚无昭塞了一嘴的糕点,面无表情的人设都快保持不住了。

“乌鸦1他在脑中大声喊道。

“叫魂儿呢。”

“你在做什么?”

“睡觉啊,还能做什么?”

“你还会睡觉?”

“废话,想睡就睡。”

戚无昭再想问些什么,“乌鸦”就不说话了。

他无法,只能尽量保持不动弹,免得答应温浅浅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

谢星程呕了半晌,勉强抬头问林景尧,“林兄这酒的后味为什么这么奇怪?”

“有吗?”林景尧疑惑,“不奇怪呀。”

“要不我送谢兄下去休息吧,”林景尧将谢星程安排在一间偏殿,那里有一座大型法阵。

温浅浅眼疾手快往谢星程的衣带里扔了一只母蛞喇,此虫遍布千峦宫各个山头,这只正在求偶期,到时候释放出来的气息一定会吸引一批公蛞喇,保证谢星程夜里一定会有惊喜。

“等等,”戚无昭突然起身,温浅浅紧张的看着他。

“我也一起,”他朝着对面两人说道。

“那我也送送谢少阁主吧,”温浅浅紧跟着起来,转头征求戚无昭的意见。

戚无昭:“好。”

我恨。

三人浩浩荡荡的穿过长廊,拐了三层楼梯,到了最里面一间偏殿的外间。

温浅浅不动声色的往里打量了一下,心中暗暗打鼓。

谢星程仍旧止不住的干呕,一面还不死心叫嚷,“我还能喝,我还能喝。”

林景尧一边劝一边把人扶进屋子,对着温浅浅说道,“温姑娘就送到这里吧,我和戚兄扶他进去。”

“好,”温浅浅无法,眼睁睁看着谢星程羊入虎口。

“我在外面等你,”她冲戚无昭说道。

“好。”

干脆把嘴缝上得了。

温浅浅稍微放下心来,戚无昭答应自己,肯定会很快出来,没有他,林景尧也害不了谢星程。

只看今晚了,那只母聒喇也不知道靠不靠谱,温浅浅攥紧拳头,心中左右思量。

最好的结果就是谢星程被搞得睡不成觉,连夜跑回鎏明山,只要他呆在那里不出来,至少不会重蹈前世的命运,至于宗门会不会覆灭,就看林景尧和戚无昭的本事了。

戚无昭确实很快就出来,林景尧跟在身后,两人一同前往大殿。

“温姑娘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不用了,”温浅浅笑着看向戚无昭,“我等着他。”

林景尧:踢翻这盆班狗粮!

时间慢慢的流逝,林景尧也不着急,温浅浅总会离开的,只要离开他们就动手。

戚无昭则没什么反应,一贯的冷冰冰,却只有在面对温浅浅的时候,有求必应。

温浅浅索性开始灌林景尧酒,一杯一杯的敬,“我敬林少宫主,我们住在这里多有叨扰,实在打扰了。”

林景尧接下,笑着说温浅浅客气了。

就这么喝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后殿“嗷”的嚎了一声,谢星程跟屁股着火一般窜了出来。

一边跑一边使劲往下甩。

林景尧一惊,赶忙迎上去,“怎么了怎么了?”

谢星程的脸上还挂着两只蛞喇,一只试图往他鼻子里钻。

“啊啊啊啊,”他崩溃大叫,“有虫子爬我嘴里了。”

林景尧连忙施法打掉虫子。

谢星程还是大叫,“啊啊啊,真的在喉咙里,我能感觉到它在动1

温浅浅:虫兄实在太给力了,我看谢星程还睡不睡!

林景尧又赶紧端酒帮他灌下,此时的酒水已经彻底溶解了温浅浅的雨后蚂蚱丸,被谢星程一口闷下。

“呕——”

谢星程哪知道喝下去的还是一股高蛋白味道,整个人彻底麻了。

“啊啊啊,呕呕呕,啊啊啊,呕呕呕”

林景尧手忙脚乱的安抚他,心里怀疑谢星程在外面吃坏上了什么东西。他们千峦宫的食物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有问题的只可能是谢星程,他粗枝大叶,不爱辟谷就算了,还经常到凡间吃一些污浊东西,吃坏肚子极有可能。

谢星程一边呕一边觉得腹痛不止,着急忙慌又跑出去方便。

林景尧一通乱忙,不好意思的跟戚无昭和温浅浅道歉。

又过了一会儿,谢星程有气无力的回来,抱着门廊的柱子死活不愿动弹。

“谢兄,起来去休息吧。”

“我不去,我呕。”

温浅浅强忍着笑意,坐的笔直。

戚无昭瞥了她一眼,重新耷拉下眼帘。

谢星程终于扶着柱子起身,面如白纸,抽出自己的长剑,“我回去了,林兄留步。”

林景尧惊讶,“谢兄要走?”

“嗯,我可能是遭报应了,鎏明阁的老祖宗一定在整我,我得赶紧回去了,今日就不多留了,改日再登门相会。”

林景尧还想挽留,但是谢星程去意已决,冲戚无昭和温浅浅也道了声別,踏上长剑破空而去。

林景尧望着空中消失的身影,脸色阴郁。再一转脸,又重新换上那副温文尔雅的笑脸,冲戚无昭和温浅浅说道,“让两位见笑了,谢兄为人潇洒不羁,今夜小小插曲,希望两位不要见怪。”

戚无昭是懒得答话的,温浅浅索性充当发言人,“林少宫主哪里话,谢小阁主为人挺有意思的,今日相会甚是有趣。”

“天色已晚,我就不留二位了,早点回去休息。”

“林少宫主再会。”

一场闹剧终于画上句号,温浅浅完成了任务,心底还是很高兴的。

戚无昭抱着手臂慢悠悠走着,冷眼睨着温浅浅的表情。

他很不爽,挤压的情绪到了临界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受控制的听从她的指挥,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明目张胆的捣乱,她的行为很奇怪,超出他的控制。

戚无昭想着,挡在了温浅浅面前。

“怎么了?”温浅浅仰头问道。

她的声音堪称轻柔,可能是这两天的友好氛围,让她几乎忽略了戚无昭实际是一个嗜血大魔头的身份。

下一秒,戚无昭的手指直接攥上了温浅浅的脖子。

“乌鸦”猛然惊醒,嘎嘎大叫着阻止。戚无昭的脑中像是有漩涡在不断的拉扯收紧,每一下都让人头痛欲裂。

他依旧面无表情,修长的手指一寸寸的收紧,只要他愿意,这段细弱的颈骨可以顷刻间碎成齑粉。

他不想知道剑为什么杀不了温浅浅,他不关心她是谁,他不想思考为什么不受控制,他只知道没有他杀不了的人。

脑中依旧震天的聒噪,疼痛只会让他更加嗜血,乌鸦的声音渐渐变了调子。

戚无昭慢慢回过神儿来,看向自己的手指。

它正抚在一片脸颊上,拇指稍微靠下一点,正压在樱粉色的唇瓣上,因为力道很重,温浅浅的嘴唇都被挤压的嘟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