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千峦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温浅浅和凌飞月的传音中得知了鎏明阁发生的震动,果不其然,这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开始拉开了帷幕。

作为幕后主使的林景尧先是给故交鎏明阁放出消息离恨天可以寻宝,在撺掇对方号召各门修士积极前往最后却全部折在里面后,一改面目矛头直指对方,栽赃了一系列事件后,打着正义的旗号最终攻上了鎏明阁。

传承千年的修真门派就这样覆亡了。

温浅浅回忆完毕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力量犹如蚍蜉撼树,也不知道会起多少作用。

她从储物手镯里掏出一块平坦的黑色晶石,手指一拂,上面立刻亮起微蓝的光芒。

这是修真界的留声石,由天芜山的晶石所造,灵力附着其上,每一块都会互相感应,拥有这些晶石的修士日常就可以互相通讯,比起一对一的传音符,留声石可以供多人共同使用,简单来说就像现代的互联网一般。

留声石炼制过程不复杂,但因为石材本身的不可再生,价格非常昂贵,在修真界一块通常要卖到百万灵石以上。也因为此拥有留声石的一般都是修真界的大门派,上面所载的信息也都是著名仙门间的鸡毛蒜皮。

不凡派虽然最不缺的就是钱,但也只有这么一块,一直由宁不凡保管,温浅浅上一次出发前问他要了个芥子袋,刚好就装有留声石。

留声石有许多板块,温浅浅还没来得及搜索,入目便是今日修真界一大新闻。

“爆!千年宗门鎏明阁惨遭众仙门围堵1

“鎏明阁坑害各大仙门惹众怒,千人一起攻上鎏明山。”

“谢旧闭关不出,鎏明阁敢做不敢当1

“坑爹二代谢星程,装逼不成狼狈逃走。”

“山门失守,鎏明阁大掌事被众人围追堵截。”

好家伙,温浅浅仿佛看到了现代微博的盛况,鎏明阁不愧是修真界顶流。

其实如果没有后来的事,鎏明阁会一直稳坐修真仙门的第一把交椅。千峦宫虽然也势力广大,但是老宫主林起正比起鎏明阁的谢旧还是稍逊一筹。

因两家交情不错,一时也勉强并称双壁。现在两位掌事人一个病弱多年,一个闭关不出,两派局面自然落到了长老和管事身上。

就在这时,千峦宫的新一代林景尧站出来担起了门派的大任,他俊雅非凡,天资出众,在与众多仙门的交往中更是稳重得体,周到礼貌,再加上本身天赋出众,一时深得众人口碑。

千峦宫也因此隐隐有超过鎏明阁的趋势,然而就在此时,鎏明阁的少阁主谢星程被测出了仙灵骨附体。

凡人入道,就算是脱胎换骨,从凡骨变成道骨。而修道,最终目标自然是为了成仙,一朝飞升,仙骨永存。而谢星程,直接站在了别人的终点,仙骨附体。

在修真界,这样的人几百年就出了一个,上一个是不堪回首的记忆,不提也罢。

这样的资质,喝口水都是在修炼,将来注定是要飞升的。谢星程长在鎏明阁这样的仙门正派,没有任何意外将来是肯定要当修真界第一人,在众人艳羡和倾慕中,登上通天坦途。

鎏明阁也是这么想的,然后,出乎众人意料的事就发生了。

谢星程居然在日复一日的掌声鲜花中叛逆了。

一提起修炼就说头疼,屡次试图逃脱练功,将房内的心法秘籍全换成民间话本,一找到空子就溜下山逛花楼青舫。

修为没有精进,说起凡间的吃喝玩乐倒是如数家珍。钱袋被没收就记账,等到秋季,山门来要账的老板鸨母能排出几里外。

修界众人:傻眼jpg。

鎏明阁:棍棒伺候jpg。

其实也就在这种时候,众人还是坚信只要谢星程愿意稍微将注意力分到修道上一点,他还依旧是可以吊打世人的仙骨天才。

林景尧也这么想,因此他要扼杀掉这个机会。

不仅要废了谢星程,还要连同他的宗门一起,根本不给对方死灰复燃的机会。

但鎏明阁千年宗门,哪有那么好颠覆的道理,因此他选择与虎谋皮,放出了被关在冥渊的戚无昭。

冥渊几百年前是一道天堑深渊,里面妖魔鬼物无数,无人能活着爬出来。但是众人不知道的是,冥渊地下是连通的,正连着千年一开境的离恨天。

林景尧在得知这个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他觉得这是上天给他的机会。

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只是多出了一只小蝼蚁而已,没关系,他会好好利用的。

戚无昭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睡过觉了,他也不需要这种东西,因为一睡着,梦里全是曾经的尸山血海。

恍恍惚惚,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谷底,每天都要面对一遍遍的撕心裂肺,他出生以来从没有见过别的外人,也不知道世界是怎样的,疼痛是每天都要经历的习以为常,只要忍过去就可以有好吃的,实在忍不了的时候就对着野草石头自说自话,昏过去就好了,一切都可以暂时忘记。

有人脸在面前晃荡,那是他最讨厌的脸,刻在记忆的最深处,每记起一次,浑身的毛孔都泛出凶恶的毒汁。

他恨这个世界,有时候也恨自己,如果不出生就好了,去死就可以结束一切。他想去死,可是却总有东西拽着他,冥冥之中让他去寻找,那声音贴在耳边说道。

“喂,找不到我不准死。”

声音越来越大,远远回荡在天际又悠悠飘到眼前,有孱弱的呼吸声,也有欢快的笑声,画面旋转扭曲,最后一闪而逝的摇曳过一个淡黄的裙角

戚无昭猛然惊醒。

“喂,你做噩梦了?”“乌鸦”问道。

它有时候可以感觉到戚无昭的情绪波动,但都很表层。

戚无昭缓缓回神,眸子恢复了往日的冷冰。

温浅浅端着盘子进门,夏日暑热,她叫小童送来一些解暑的冰果,反正该吃饭了,自己送来这些应该不算拍马屁吧。

“吃点水果吧。”

她已经能预料到对方俊脸一沉,然后看都不看扭过头去。

没关系,她脸皮厚不怕打击。

孰料,下一秒一枚冰果被捏起,戚无昭抬手送到唇边。

温浅浅:竟然吃了?

她惊讶的眼神和戚无昭在半空相遇,连忙俯下头去。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咀嚼着,直到冰凉的汁液在口中四溢,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他刚才竟是无意识的动作!这是怎么回事?

他皱眉盯着自己的手指,仔细回想,也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看看对面的女人,面上谨小慎微的样子,实际嘴角忍不住的得意。

他沉下眸子,缓慢的转动了下眼珠。

吃完东西,温浅浅收拾了碗盘,想了想礼貌的询问道,“我可以在屋子里修炼吗?”

外面太阳太晒,她也无处可去。

“嗯。”

温浅浅得了允许,麻利的在窗边的小榻上坐好,拿出筑基的心法秘诀,开始认真研究起来。

屋子里落针可闻。

温浅浅现在是筑基初期,她本身就资质一般,再加上没有旁人指点,想要再上一层难如登天。

怎么就没有之前那种磅礴的灵力了呢,她苦恼的想,当时自己在魔剑上,也不知道飞过了哪里。

她睁开眼睛睨了一眼闭目养神的大魔头,他应该知道吧,自己答应供他指挥,自己的修为若是进阶了,他利用起来也方便。

所以,他应该会告诉自己。

温浅浅想通之后,试探着开口,“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问。”戚无昭本不准备搭理,但是嘴先一步脱口而出。

他:

“昨夜我筑基的时候,我们是飞到了哪里?”

看到戚无昭不耐的眼神,温浅浅赶紧解释,“那里灵气特别充裕,我不是说现在想去,只是说不定以后”

以后你死了,我逃脱魔掌就去那边修炼。

戚无昭没回答,脑中的“乌鸦”嘎嘎大笑。“你说她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很无语。”

戚无昭没理它,冷冷的回复温浅浅,“不知道。”

这样啊,温浅浅有点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没关系,以后有机会可以挨个地方试一试。

“我今天见到林少宫主了,”她觉得戚无昭今天的态度好像容易沟通一点,她要抓住这个好机会。

戚无昭没回话。

温浅浅继续说道,“林少宫主挺好的,很关心我们住的是否习惯,还夸奖了你。”

她瞅了瞅戚无昭的神色,“听说千峦宫的道宫各个精致非常,景色各异,真想去参观参观。”

“还有主殿,听说能同时容纳上千人集会,气势恢宏,美轮美奂。”

“你到底想说什么?”戚无昭不耐烦的打断她。

“你参加宴会的时候能带上我吗?”温浅浅鼓起勇气问道,她知道谢星程马上就要上千峦宫找林景尧,这是书里剧情的开端,她要抓住机会跟对方见个面。

戚无昭冷眼看着温浅浅,本能拒绝,却脱口而出——“好。”

戚无昭:!

温浅浅:太好了!

第三次了,这是今天的第三次了,他的行为根本就不受意识控制,不由自主的做出了选择。

戚无昭攥了攥手指,面无表情的掩下心思。

温浅浅则高兴极了,不知道大魔头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难道自己已经彻底获得他的信任了?

不能吧,大魔头这么单纯的吗?

难道是自己演技太好?

温浅浅沉浸在自信的喜悦中,嘴角翘得老高。

“乌鸦”在脑中吹风,“看看,和颜悦色点多好,小姑娘多高兴。”

“是你?”他在脑中问“乌鸦”。

“我怎么?”“乌鸦”奇怪的问。

“没什么。”

戚无昭想起自己上一次不受控还是要杀温浅浅的时候,那句从来没听过的诗,怎么也近不了对方身的剑,一切的一切,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因为“乌鸦”的控制。

而它本身,并没有察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