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御风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晚的千峦宫像是连绵起伏的漆黑兽脊,点点烛火点缀其中,恰如星星般的萤火。

戚无昭悄无声息的朝着主殿的方向飞去,宽大的衣袍被夜风轻轻拂起,和飞扬的发丝一起向后飘去。

“哎呀,不带三个小东西真是安静不少呀。”脑中的“乌鸦”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戚无昭面无表情的咬咬牙,这里最吵闹的明明就是你。

“温姑娘自己待在屋里真的可以吗,小东西们醒来会不会为难她?”

“也不可能,”“乌鸦”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小东西们还是挺怕人的。”

三个小东西性格很暴躁,整日待在戚无昭的袍襟和床铺上,除了戚无昭外,只愿意见死人。

“乌鸦”忽然惊喜出声,“那温姑娘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

温浅浅并不这么想,她刚才被毛茸茸的小玩意儿吓得魂不附体,此刻一个人被丢在屋内,立刻躲到离床铺最远的地方。

戚无昭离开后,她尝试着开门逃跑,但是很显然,门被对方下了一道禁锢,纹丝不动。

但是没关系,她还有别的办法。

笑死,他们不凡派的逃生本能可是刻在dna里的。

房间每一寸都布了封印,可是地面没有。她从自己的储物手镯里取出一个小笼子,放出里面巴掌大的钻地鼠,指挥对方沿着门口向外钻洞。

钻地鼠离了笼子很快变大了好几倍,伸出锋利的马不停蹄开始挖地。

温浅浅一边鼓励它一边从袋子里取出好吃的零食,通过投喂来刺激对方的效率。

钻地鼠的工作热情很高,不一会儿就在屋里挖出一个小土包。

床铺上的小东西听到外面的动静,悄悄的通过帘帐缝隙向外观察。

夜色中的戚无昭突然嗤笑出声。

“乌鸦”也立马察觉了,“你好过分,竟然用小东西们监视温姑娘1

“我没有。”戚无昭一本正经的反驳。

“乌鸦”哀叹:“真可怜,温姑娘。”

“你怎么知道她姓温?”

“乌鸦”反问:“她不姓温吗?”

戚无昭无语沉默,忽然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句话的下半句,文天祥又是谁?”

他指的是温浅浅念得那句诗。

他明明没有听过,却被“乌鸦”借口说出。

“我就是知道啊,我知道的可多了,你现在才发现吗,有我多好,你也博学多才起来,问什么都答得出来,多有面子,哈哈哈”

戚无昭缓缓攥紧了手指,心底又涌上杀人的冲动。

“我问的是你从何得知这些。”

“我生来就知道的呀。”

戚无昭闭上了眼睛,心里默默盘算日后一定要把脑子剖开,剁成稀巴烂。

真,疯起来连自己都杀。

前方的主殿灯火幢幢,“乌鸦”叹一口气,跟戚无昭商量道,“等会儿你杀人可不可以闭上眼睛?”

“为什么?”

“乌鸦”:“我不想看见血腥场面。”

它一直试图跟戚无昭的杀气作斗争,却收效甚微,对方忍受着山呼海啸般的疼痛也要杀人,真是变态。

戚无昭并不答话,收起天诛剑,落到了主殿尽头的长廊暗处。

有青衣小童并排走过,端着托盘轻步向偏殿行去。

戚无昭隐匿了身形跟了上去。

偏殿传出“哗哗”的水声,有声音说道,“进来。”

正是林景尧的声音。

小童垂首进门,戚无昭则跳到屋檐上面。

很快,一个小童匆匆跑了出来,屋内流水声停止了。

“乌鸦”屏住并不存在的呼吸,凝神细听,隐隐约约好像有一丝丝颤抖的呼吸透过窗缝穿了出来。

有声音在小声求饶,但是对方并没有听。

“什么玩意儿??”“乌鸦”大惊。

这这是在干什么!

戚无昭没理他,皱眉听了一会儿。对方的声音一直很小,断断续续的,微弱又无助。

他有些晃神,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夜风贴着屋檐擦身而过,一缕发丝拂在他的面颊上,给本来俊漠的五官增添了一丝寂寥。

“乌鸦”正欲开口,忽然见对方身形一转,朝着来时的方向遁空而去。

温浅浅顺着钻地鼠的的地道小心翼翼的往外面爬,她特意叮嘱对方把洞口开在一个隐蔽的草丛里。

眼见前方曙光乍现,她心底既激动又紧张。

终于钻了出来,温浅浅先观察了四周,才慢慢从草丛里爬了出来。

四下无人,很好,她飞速扔出御风器,将钻地鼠往储物环里一扔,跳了上去。

红绸稳稳升空,带着她飞向远处。

千峦宫被抛到身后,温浅浅觉得自己离大魔头越来越远。

不远处的天启星像是闪亮的眼睛,缀在天幕一眨一眨遥望着人间。

温浅浅的心脏跳的很快,她意识到了什么,掏出了一个水滴漏举到眼前,只要里面的水滴落尽,今天就结束了。

她十七岁的生辰,无数人生的第一个十七岁,就要来了。

水滴声越来越大,夜空的每一丝风声,山涧的溪流声,树枝间的虫鸣声,每一声都敲打在她紧绷的神经上。

终于,随着最后一滴水珠落下,温浅浅瘫倒在了红绸上。

她想欢呼,想拼命的呐喊,想找人倾诉这一世的奇迹,可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安静的躺着,在半空中,在天地间,尽情的呼吸着十七岁的空气。

她做到了,她再也不是等死的温浅浅,她跨过了命运的门槛。

就算遇到一个大魔头又怎么样,她不仅逃出了他的手心,还创造了生命奇迹。可见大魔头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更何况她还是这个世界的先知者。

想到这里,温浅浅更激动了,她迫不及待的拿出传音符跟师父联系,毕竟自己消失了一天半,他们肯定急坏了。

符纸很快接通,宁不凡的声音响彻夜空,“你个小兔崽子还能喘气儿啊,老子都差点去裁丧服,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联系,怎么,明天我们给鬼过生辰?”

温浅浅皱巴巴着一张脸任骂,等对方一通输出完毕,才格外乖顺的说道,“师父,徒儿知错了,实在是有事耽搁了,我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路途有点远,估计几天后才能到,你们别着急,生辰等我回去了”

“你跑到哪个鬼地方?”宁不凡在那头跳脚,“就你那破御风器一天能跑这么远,你骗鬼呢1

“真的,师父我没骗你,这事一两句也解释不清,等我回去了再慢慢跟你细说,总之,你别着急,跟师姐师兄们也解释一下”

“解释个鬼!你赶快给我回来1宁不凡威胁道,“要是明天见不到你,小心我将你从不凡派除名1

温浅浅知道自己怎么解释也说不清,只得苦笑一声,“师父你消消气,我尽量,我尽量赶回去,你可千万别把我赶出去,不凡派就是我的家。”

宁不凡哼了一声,“看你表现。”

一张传音符是有时间限制的,温浅浅见符纸即将燃到尽头,匆忙跟宁不凡告了个别,再三保证正在努力赶回去,才结束了对话。

时候尚早,她从储物环中找到心法秘籍,认真开始钻研起来。

既然她活下来了,她就不能浪费之后的每一天人生,她要好好珍惜这一世,努力变强,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师门。

这一本是最初级的修炼心诀,不凡派人手一本,虽然是初级,却是修炼的基本功,不凡派还没人敢说把书领悟的滚瓜烂熟。

书并不厚,重在领悟融汇贯通。

她活了这么多辈子,受过无数次九年义务教育,读书背诵不在话下。

一本书熟练背诵之后,她开始逐字逐句的抠字眼,一边默诵一边运转周身的灵气在丹府缓缓流动。

原主虽说是炼气后期,但她发现对方只是误打误撞冲破了炼气间的屏障,对于心法上所著的内容其实掌握的非常潦草,就像是没有基石的楼阁,偶然挂上了一个树杈,以此开始搭建,自身摇摇欲坠,既扛不住风雨也不知道如何稳固地基。

温浅浅下了决心,就算原主资质平平,但是勤能补拙,只要自己一刻不停的修炼,她不相信自己做不到。

红绸依旧波澜不惊的飞驰着。

在它下方,戚无昭抱着手臂面无表情倒立着。

“乌鸦”好奇的问:“你都不会脑充血吗?”

戚无昭:“闭嘴。”

“乌鸦”安静了三秒,又忍不住开口,“温姑娘的师父好暴躁啊,跟个炮仗似的。”

“你们男的怎么回事,一个个的,不是杀人就是骂人,”它想起了刚才偏殿里奇怪的声音,“要不就是做些奇奇怪怪的事,呃”

它停顿了一下,总结出了结论,“都挺变态的。”

“再看看温姑娘,善良勇敢,尊师重道,聪明机灵,热爱学习,两厢对比,高下立现啊,啧啧啧”

戚无昭懒得理“乌鸦”,他正在想如何给温浅浅一个“惊喜”。

手掌缓缓从神识中抽出天诛剑,他将其贴在红绸的底端。

天诛的灵力迅速灌注在红绸之上,平平无奇的御风器不知不觉间开始狂飙。

温浅浅修炼十分入神,并没有感觉到异常。

御风器虽快也稳,一路风驰电掣般穿过高山深谷,朝着不凡派的方向飞速前进。

按照心法的指导,牵引灵力在周身循环了三个周天后,温浅浅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便是闪着碎金般暗光的三个鬼画符。

“不凡派”。

她有点反应不过来,伸手揉了揉眼睛,再定睛望去,没错,上面监视用的小眼睛此时正瞪得溜圆。

确实到家了。

温浅浅惊讶的摸出水滴漏,上面显示的时间证实了她的直觉,距离她逃出千峦宫才过去了一个时辰!

不可能啊,以红绸的速度,她需要四到五天才能赶的回来。

只有去的时候在戚无昭的剑上,才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温浅浅忽然心惊。

身后,戚无昭轻轻探下身子,附在她耳边声如鬼魅。

“是我送你回来的。”

“不用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