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千峦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千峦宫地处东境鸦眠山,因其山峰起伏和缓,建筑其上的道宫连绵成大大小小的建筑群,因此得名千峦宫。鸦眠山间植被茂盛灵气充裕,是备受修士青睐的洞天福地。

此处距离西境的不凡派有数千里的距离,就是坐上宁不凡最快的御风器也要四五天的时间才能赶到。

而他们从西境靠南一点的离恨天返回却只用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

这是站在“破铜烂铁”的天诛剑上时,温浅浅唯一能思考的东西。

秀发被狂风吹得一团凌乱,一同凌乱的还有温浅浅本人。

她明明已经坦然迎接死亡了,怎么一转眼反而跟魔头共乘起一把长剑了?

还是恶名昭昭的天诛剑?

还有刚才,不是要杀自己了吗,怎么突然又放弃了?

温浅浅的脑子里有一百个问号,可她什么都想不出,只一心堤防着脚下的魔剑一个不注意跳起来砍掉自己的脚。

她从没御过剑,人生第一次御剑就是被魔头挟持着站在一把大凶器上,这体验,她再也不想御剑了。

千峦宫很快就到了。

温浅浅被扔下魔剑,踉跄着站稳脚步,还好,脚丫保住了。

面前连绵不到尽头的道宫壮观无比,肉眼可见的灵气氤氲其中,飞流而下的山涧挂着小彩瀑布,无数珍禽异兽悠闲的在道旁散布喝水,有白鹤展开翅膀直冲云霄。

真像一座世外仙山,如果不知道剧情的话。

不凡派跟这种能人辈出规模宏大的宗门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不入流的小作坊,但是却令温浅浅无比怀念。

有穿着青袍的小童从林间匆匆忙忙跑过来施礼,“少宫主回来了。”

林景尧点点头,潇洒的收起长剑,吩咐道,“我带了客人回来,先去安顿他们,稍后再去向长老问安。”

“是。”小童见不需要自己侍候,立马知趣退下。

“戚兄请。”

林景尧在前面带路,时不时的回头跟戚无昭介绍点什么。

温浅浅别无选择,只能任命的跟在两人身后,默默打量着林景尧。

他梳着着高高的马尾,青色的发带上绣着千峦宫的千山纹,发色是浅浅的棕色,估计应该是金丹后期至元婴期修为。

林景尧的身形相当的高大,长剑背在身后随着飞扬的发丝微微晃动,整个人说不出的潇洒俊逸。

虽然跟戚无昭一比还是要矮上几寸。

温浅浅不自觉的把目光投向戚无昭,这人也太高了吧,跟电线杆一般,往那儿一戳,把人的光线全挡完了。

正想着,就对上了戚无昭漫不经心的眼神。

明明是平静的一瞥,但是温浅浅丝毫不怀疑,他的潜台词是:再乱看就挖掉你的眼珠哦。

温浅浅瞬间垂下了脑袋,她发誓,不把自己的鞋子盯出洞之前她是不会再看任何东西一眼的。

林景尧注意到了两人的动静,不动声色的望了温浅浅一眼。

亲自将戚无昭领到千峦宫最大的客宫,里面的小童已经收拾好了两间屋子。

“戚兄住这一间如何?”林景尧站在宽敞的主屋前,一边商量着一边看向温浅浅,“姑娘,不知怎么称呼?”

温浅浅盯着鞋子,目不斜视全当没听见。

林景尧尴尬的顿了顿,自作主张道,“那这位姑娘就住旁边这一间吧。”

温浅浅立马用眼角的余光睨了一眼,旁边那间屋子跟戚无昭的比邻而居,之间共用一堵墙,彼此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她微不可查的轻摇了一下头,并不指望会被回应,只是用这种方式表达一下自己毫无卵用的反抗。

林景尧注意到了,迟疑了一下,下一秒就听到戚无昭拒绝道:

“不必了,我们住一间。”

林景尧:

温浅浅:!

要死,她今日必死在这间屋子里,早知道她就不反抗了,有堵墙怎么也比没有的好。事到如今在对方的眼皮底下,那真是插翅也难飞。

林景尧连忙答应,顺便瞥了几眼温浅浅,只见对方眉眼低垂,白皙的额角沁出一串小小的汗珠,耳垂莹粉薄润,一副秀雅羞涩之态。

对此,温浅浅表示,全是被吓的。

既然如此,林景尧也不方便打扰了,他知趣的拱手道,“一路劳顿,想必两位现在需要休息了,若是有什么额外需要随时可以吩咐小童,我就不多打扰了,等休息好了我再来拜会戚兄。”

说完,点点头转身走了。

温浅浅站在原地,整个人僵成一截木头,动弹不得。

她听见戚无昭抬脚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屋内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声音温浅浅在树林中的时候听到过。

“过来,”戚无昭说道。

温浅浅不想过去,但是脚有自己的想法。

慢吞吞的挪到距离戚无昭一丈远的地方站定,温浅浅勉强抬头瞟了对方一眼。

“它在说什么?”戚无昭坐在桌边闲闲问道。

温浅浅:?

“你的脑子,它在说什么?”戚无昭重复了一遍。

温浅浅:??

什么玩意儿,这到底是在说什么?听着也是人话埃

戚无昭睨着温浅浅的神色,一手支着脑袋。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查清为何这个女人可以从他剑下逃生。

虽然这件事本身就很匪夷所思。

“炼气后期,”戚无昭竖起手指敲敲脑袋,疑惑的自言自语,“这种修为,为什么还要去那种地方找死?”

温浅浅:忍气吞声jpg。

戚无昭被脑子里的声音搅的很烦躁,懒得再问下去。直接起身走到温浅浅身边。

温浅浅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戚无昭直接抓住温浅浅的手臂,弯下身子,额头抵了上来。

温浅浅惊了一下,只感觉额角被一块冰冰凉凉的东西贴住,对方的气息无比靠近,近到她被迫望进琉璃色的瞳底。

但很快她就看不清东西了,意识仿佛随时被抽离,内府有奇怪的触感在无所顾忌的试探。

如果不是被抓住胳膊,她感觉自己瞬间就会瘫倒在地。

温浅浅下意识的抗拒着外来的侵占,但是她的内府力量太弱小了,面对着磅礴的像是大山一般的压力,几乎瞬间就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像是呼啸而过的火车反复碾压身体,又像是密密麻麻的蚂蚁在原地打转,绵密的疼痛和钻心的麻痒交替侵蚀着她的神经,撕扯着她的意识。

“不、不要”,她艰难的挣扎着,徒劳又无助。

戚无昭黑眸沉沉,面上没有一丝松动,不查清他想知道的东西,他是不会放手的。

终于,灵识彻底侵蚀了温浅浅内府的的核心,那一小团闪闪亮亮的东西蒙上一层黑雾。

温浅浅彻底撑不住了,身子不自主的往下滑。

就在这时,“嘭——”

就像一记重锤,戚无昭的灵识被猛的砸出温浅浅的灵府。

脑中一直聒聒叫的“乌鸦”也瞬间住了口。

对,戚无昭的脑中一直有声音在讲话,就像吵人的乌鸦一般。从他在秘境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乌鸦”便住在了他的脑中,一直喋喋不休。

刚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幻听,后来想着是修炼走火入魔了,但事实证明都不是,它就是突兀的住进了他的脑中,每天无休止的聒噪着。

看到他杀人,聒噪着阻止,看着他修炼,聒噪着吵嚷,看到他不动弹,马上聒噪着聊天。

戚无昭很烦,尝试了一些办法,甚至直接把剑插进脑袋里,但都没有效果。

他自己的剑很怕主。

但很快,他寻到了和“乌鸦”共处的乐趣,因为对方会在他杀人的时候释放出剧烈的疼痛来阻止,这种疼痛让他甘之若饴。只不过近来有越来越弱的趋势。

虽然“乌鸦”在竭力阻止,但是除了疼痛外它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直到遇到温浅浅。

戚无昭从没有听过那句话,更不可能接上下句,那是“乌鸦”借由他的嘴说出的。

然后,他三次杀温浅浅失手。

而现在,在他试图侵入温浅浅的灵府中心找寻答案时,更是有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强大力量将他直接踢了出来。

就连脑海中吵闹不停的“乌鸦”好像也被震晕而安静下来了。

戚无昭垂眸想了一下,俊秀冰冷的面颊缓缓绽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真是太有意思了。

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个女人,他要留下慢慢观察。

温浅浅倒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痉挛,她的神魂很孱弱,根本经不住戚无昭这种恐怖粗暴的探入,虽然感觉到对方离开了,但是混乱的灵识一时半会儿根本调理不过来。她的大脑乱糟糟的,一边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一边本能的抓住每一丝机会拼命呼吸着。

房间大而宽敞,床铺深处传来“噫噫嗬嗬”的的窸窣声,有跳动的小玩意儿试图探出脑袋往外看。

“不许吵。”

戚无昭头也不回说道,他好不容易有一会儿安静时光,任谁也不能打扰。

小玩意儿“嘘嘘”了两声,又咯滴滴笑起来,最后慢慢归于安静重新隐回床上。

戚无昭把目光投向地上,温浅浅仍蜷成一团在颤抖。

怎么这么弱,他皱眉想着,起身走到她身边,没找到答案之前,他不会让她死。

手指按在对方眉心

下一秒,一道银白的灵光从他眼下划过。

温浅浅猛的睁开了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