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宿遇鬼 > 房角里的木偶

我的书架

房角里的木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泰雨一直想去柬埔寨的吴哥看看,可周围的朋友都忙着去欧洲、美国旅游,约来约去都没约上人,只有独自在旅行社参了个四人小团,在2010年4月的某天飞去了柬埔寨的暹粒市。

按照四人的要求,导游为他们安排了暹粒市内的一家民宿酒店。可能是因为酒店仅为一栋坡屋顶房,也没有游泳池之类的配套设施,所以泰雨在办理入住时就对它没了好感。但入住后才发现,这家酒店其实还是很不错的,里面的陈设带着浓郁的当地特色,每个房间还带着大阳台,坐在舒服的藤椅上能隔河远眺小吴哥。

当天他们去参观吴哥窟全景博物馆,在博物馆观看的吴哥窟的三D全景图,感觉十分震撼。晚上回到酒店,发现来客又多了不少。晚餐时店家安排了高棉民族舞表演,说实话,虽然演员们一看就是之前还在忙着接待的姑娘、小伙儿们,其舞蹈动作也简简单单,但他们的服装却很华丽,就像介绍里看见的吴哥王朝人服饰一样,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不错。

同行的另外三人用完餐就上街去了,泰雨想着第二天还要参加吴哥窟一日游,于是就独自回屋准备睡下。

就在准备上床时,他突然发现之前挂在屋角里的一个小木偶人怎么躺在了他的床上。想想可能是服务员收拾房间时忘记挂上了,于是随手将它挂回了原处。就在他正欲离开时,那木偶突然转了个圈,并用正面对着他。这时泰雨猛地想起曾经听人说过,木偶很神奇的,有的还带着灵性,不觉又多看了它几眼,发现它的衣着和之前舞者的一模一样,色彩绚丽,坚硬闪亮。不知怎么回事,他总觉得那咧嘴大笑的木偶此刻嘴的裂度比之前大了许多,而且唇口显得更加血红。

他摇了摇头“错觉,完全是错觉,都是那歌舞演出给害的。”

房间里网络信号不太好,老是卡网,泰雨看着看着视频就睡了过去,忽然,一阵吵闹声把他惊醒,原来是对门上街的团友返回了。他起身看了看表,还不到十点半,于是准备继续再睡,可就在翻身的一瞬间,他突然被吓得差点背过气去,原来那木偶不知何时又躺到了他的床上。

泰雨透过屋外射来的亮光惊恐的看着它,发现它如睡着了一般,笑颜已没之前那么大,眼睛也微微眯缝着。他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发现还知道痛,确定这绝不是做梦。这时走廊上又传来游客回屋的声音,那木偶仿佛被惊醒一般嘴竟然还动了一下。

“这一定是对面关门时光线改变产生的错觉,一个木偶不可能有表情。”泰雨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又想,可能是自己有不为人知的夜游症,自己常年独居当然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他再次将木偶挂回了原处,又倒头睡去。

“叮铃铃”忽然叫早的闹钟响起,把他从梦中惊醒。泰雨一翻身坐了起来,看看时间是早上七点,外面的天色还没完全亮开。还好,木偶还老老实实挂在屋角,仿佛还没睡醒一般。

他梳洗完毕后拿起相机就急急忙忙出了门,想赶在出发前多拍几张照片。

到河边时天已渐渐放亮,小吴哥的轮廓清晰可见。同行的另外三人早已等在了那里,她们正按照导游指导的位置抢拍着照片。

忽然,同行的一个叫波波的女子问导游:“小红,我听说柬埔寨的木偶很有灵性,上次我有个朋友来差点被木偶牵了魂。”

“别别,别吓人啊,怎么个牵魂法?”泰雨吓得一惊,连忙问道。

“哈哈,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满屋乱跑呗。”波波没心没肺的说。

“谢天谢地,幸好这家民宿没有木偶。”和她同屋的李大姐比了个十字说道。

泰雨又是一惊,“怎么,你们房间里没有木偶?”

“难道你房里有?”这次居然是导游小红接的话。

“有一个,难道不该有吗?”泰雨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没没,也没啥。”小红欲言又止。

“那昨夜里你房里那个啥有什么异动吗?”波波凑近泰雨神秘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说不清楚。”泰雨发现小红的表情很异样。

“那我们现在就去你房里看看,我还真没见过那传说中的木偶呢。”波波很胆大,李大姐也很八卦,这时泰雨正好也想回屋又不敢回,于是自然就爽快的答应了。

“我就不去了吧,木偶有什么好看的。”小红好像有什么心事,打了退堂鼓,泰雨就领着波波她们先走了一步。

就在房门刚打开时,泰雨忽然接了个电话,正在他回复电话那头的问题时,两个女子已径直走进了屋里。“泰雨,你那木偶在哪儿呢?”泰雨捂着电话说“不就在屋角上挂着的吗?”波波大声说:“没有没有,你吓人的吧。”泰雨赶忙收了线走进屋去,看看屋角果然没了木偶的踪影。他一下就发蒙了,明明出门前就看见它还挂在屋角朝他鬼笑,怎么短短一小会儿又没了。

就在两个女子悻悻的准备离开时,波波突然大声叫道:“嗨,原来在你床上啊。你胆子可真大,还敢与木偶同床。”听她这么一说,泰雨赶紧朝床上看去,那家伙果然又躺在了床上。

李姐将木偶提了起来,就在它正面转向他们时,泰雨发现木偶仿佛已没了之前的笑颜,眼睛好像也瞪得比之前更大。他吓得扭头就往外走,两个女子仿佛意识到什么赶紧跟了出来。

“难道它之前是在屋角挂着的?”波波看着泰雨的眼睛严肃的问道。泰雨默默点了点头。“妈呀妈呀,我还去提了它。”李姐吓得搓着手大叫起来,“嘘嘘,别在走廊上大叫,有话进屋说。”这时小红突然打开门,将三人让进了她的房间。

泰雨进屋一看,她的房里果然没有木偶,它显然不是每间房的必配。

“木偶的传说我也有所耳闻,但从来没遇见过。”小红悄声说。“那你又听说过什么?”波波急切的问。“听说木偶有恶偶和善偶,善偶最多吓吓人,而恶偶有时会索命。特别是受了刺激或惊吓时。”小红喃喃地说道。

听她这么一说,泰雨一下就想起了那木偶突然消失的笑脸,心里更加害怕,担心他们刚才是惊扰了木偶的好梦。这时小红已掏出电话,她在电话里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不一会儿,有两个面目慈祥中年女子上了楼,她们手里拿着个红布口袋进入了泰雨的房间,不一会又走了出来,当大家再走进泰雨的房间时,屋里除了淡淡的熏香味,已不见了木偶的踪影。

虽然木偶已拿走,可在小红的强烈要求下酒店还是给泰雨换了间房。波波有些不解,小红说:“没准那间房是它习惯了的地方,万一晚上再跑回来咋办。”

第二天一早,波波和李姐一见到泰雨就将他拉到没人处,“知道不,昨晚你原来那房又住了客人,因为就在对面,所以晚上的动静我们听得很清楚,好像在半夜三点左右那人去找了服务员,在走廊上闹了好一阵才消停。”李姐见泰雨脸色大变,立马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担心、别担心,它肯定不是恶偶,不然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泰雨想想也是,好在很快就要离开此地,所以也就没再去多想木偶的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