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宿遇鬼 > 瘆人的哭声

我的书架

瘆人的哭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职称考试即将临近,可薛雪还有许多知识点没有掌握,想抓紧时间攻克一下,但同屋的箐箐又成天像个话篓子似的,让她无法集中精力。想来想去只有请几天年休假,在西翠湖边订了家民宿,自己躲在那儿安安静静突击几天。

西翠湖离万州区仅一个小时的车程,箐箐见薛雪带的书和食材太多,就开着自己的小QQ送她过去。

这是个秀珍别墅,有前后两个花园。前花园大门未上锁,客人在网上订好房后,凭房东发来的密码开门入住。

箐箐帮薛雪将行李搬进房间后正准备离开,忽然发现小院里有个破脸盆,盆里装着大半盆纸灰。可能是头两天下了雨,纸灰被泡得湿漉漉的。

“院子里怕是有人烧过纸钱吧。”箐箐咋呼着走过去仔细一看,又大叫道:“咋还有两张长凳呢?这儿肯定在不久前停过死人,你看这凳子压在泥里的印子都是新的。”箐箐是从农村出来的,对农村的婚丧嫁娶挺熟的。听她这么一说,薛雪顿时吓得脸色发白,“看到个盆儿就说停过死人,你,你可别乱说哦。”

“你看看,这两凳间的距离刚好能放下一扇门板。你不懂,农村里死了人都要在家停几天。” 箐箐说这话时很认真,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薛雪看了看果然很可疑,立马耍起赖来,“不行不行,你不能走,必须留下了陪我。”

“去去去,我才不干呢。再说了,你不是怕我影响你学习吗?”

“求你了,至少今晚不要走。”薛雪有些急眼了,箐箐迟疑了一番后就勉强答应了。但她建议薛雪先给房东打个电话,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可这家房东是薛雪的部门领导介绍的,估计还沾了点亲,她不太好意思开口,所以就决定先住一晚再说。其实从内心而言她并不相信鬼神,只是看箐箐很肯定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些发瘆。

两人进屋看了看,觉得房子还是挺不错的。虽然面积不大,但功能还是挺齐全。一楼是大厅、厨房和卫生间。二楼有两个带卫生间的卧室。房后还有个面湖的小花园。薛雪羡慕的说:“这房可能老值钱了。”箐箐撇了撇嘴“这应该是小产权房,农村里这种房多,还没城里的一套小房子值钱。不过装修还是不错,到处也干干净净的。”

两人在花园里聊了会儿天后就各进了各的卧室。箐箐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就早早就睡下了。薛雪当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只能再熬熬夜。她背着、背着单词感觉困得不行,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突然,从窗外传来几声异响将薛雪猛地惊醒。她不确定那声音是来自窗外还是自己梦境,于是慢慢移到窗前。这天天上乌云密布,星星月亮都躲进了厚层的云层,但花园里仿佛有莫名的亮光,让人隐隐约约能看见外面的情形。她往楼下一看,发现之前还空着的两条板凳上赫然搭着个板子,那板子上又似乎躺着个黑乎乎的人形东西。她以为是自己复习得晕了头,于是深吸了口气后再看,发现花园里确实躺了个人。

薛雪腿都吓软了,赶紧跳上床去,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在这时,窗外又传来一个老太太凄惨的哭骂声“呜呜呜呜……你们好狠心啊,不准我进家门儿……呜呜呜呜”她吓得浑身颤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突然,一整急促的敲门声把薛雪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薛雪,快开门,快开门。”门外传来箐箐带着哭腔的声音,薛雪冲到门口就将门打开。箐箐满脸是泪的冲进房里,回身就将门紧紧锁上。

“薛—薛雪,吓死人了。那老太太就在我窗下哭,哭得好惨啊。”箐箐牙齿打着颤说。

“嘘,小声点。”薛雪侧耳一听,那哭声越来越大,仿佛就在窗前。两个年轻女孩吓得抱作一团=。

外面的哭骂声断断续续吭唧了一夜,直到鸡打鸣时才停歇。箐箐将头伸出被子“没事了,没事了。天一亮就算熬过去了”

薛雪头一伸出被子就摸出手机给房东打电话,谁知她刚把事情说完,就听见那房东旁边传出个女人的骂声“这个缺德鬼哦,她婆婆死了停到我家院里。她说客人坐不下想借我家院子用用,没想到这个毒妇……”电话那边房东一边厉声呵斥着女人;一边安抚着薛雪,说是会尽快赶过去,让她们千万等着做个证。

约三个小时后房东两口子才出现在院子里,他们围着那盆子研究了半天后立马跑到邻居家里去敲门,然后双方爆发了激烈地争吵。不一会儿,村干部和派出所的人员也陆续赶到,两家人的争吵才渐渐平息。

原来前几天隔壁家的余老太太去世了,余家媳妇和婆婆素来不和,加之孩子又年幼胆怯,所以不想把她停在自己家里。两口子见隔壁房东家长期没人住,院子里都长了野草,于是就打起了他们家的主意,把老太太停进了房东家。

接下来房东把薛雪的房费一分不少的退还了她,并对邻居家提起了诉讼。据箐箐说,这在农村可是缺了大德的事,那邻居家肯定是摊上大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