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宿遇鬼 > 欧洲城堡酒店

我的书架

欧洲城堡酒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兵去欧洲旅行常爱住古堡酒店,说是只有住在长满藤蔓植物的阴森古堡里,才能体会到电影《美女与野兽》里那种圣洁的宫殿气氛。

有年初秋,他独自一人去欧洲开会,临时决定去法国的CDL城堡酒店住上一晚。这家酒店位于卢瓦尔河谷,建于15-19世纪之间,建筑极为精致独特。王兵是搞酒店管理的,对国外特色酒店有着浓厚的兴趣。CDL城堡酒店是他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到的,其浓浓的中世纪韵味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心心念念想去看看,这次刚好顺道,所以会一结束就预定了一个间房。

他赶往酒店那天天上一直飘着小雨,加上他又在杜瓦尔河谷多转悠了一会儿,所以办理完入住时天色已近黄昏。

这家城堡酒店仅有15间客房,面积在27平米到80平米不等,其房间各有特色。王兵特意选了时尚杂志上介绍的那个房间,其融合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无论是四柱床还是欧式的小轩窗都充满浪漫色彩,让人心生喜欢。

王兵放下行李后来到窗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夕阳已露出厚厚的云层,将远处的原野染得一片金黄。真是太美了!他之前就知道城堡外有个风景绝美的公园,占地约16公顷,所以迫不及待想去看看。

公园几乎就是城堡的一部分,走在这个具有典型的法式田园风光的公园里,仿佛入就入了中世纪电影的景,美得令人咂舌。

王兵边走边兴奋的拍着照,忽然发现前方的丛林里有片墓地,他走近一看,许多坟墓的墓碑已模糊不清,但从墓碑的精美程度看,应该都是古堡家族成员的墓了。王兵在英国留过学,英语还行,但法语却仅仅能应付应付日常需要。出于好奇,他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个最大的墓碑,发现那其实不是墓碑,而是对这片墓地的介绍。正在他勉勉强强读出一段文字时,旁边突然传出一个粗声大气的北京腔男中音:“这可不是什么防疫指南,而是记载的这些人死于一场大瘟疫。大致内容是当时死了许多人,城堡里主仆几乎全灭。”

王兵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后面来了四个中国游客,他们两男两女,说话的那男子看着约莫五十出头。他虽然个子矮小,长相也略显潦草,但双眼却特别明亮,给人以很有学识的印象。

“哈哈,这里曾经尸横遍野啊。告诉你们别住城堡酒店、别住城堡酒店,就是没人听。那男子大不咧咧的说着,把两位女士吓得顿时花容大变。听得出他们其中有一对夫妻,另外两人是各住各的。

“老李,房都住下了,就别再逼逼叨叨了。”他旁边那位看着比他岁数略大的男子狠狠推了他一掌。

王兵心里一惊,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见四人转身离开,他也赶紧跟着离开了墓地。显然是老李的话起了作用,大家一路上都很沉默,直到进了酒店才放松下来。

那四人想去酒店里的小酒吧喝杯当地产的葡萄酒,邀请王兵一起去,可他只想在酒店四处走走。在他看来,这家城堡酒店是他住过的欧洲城堡酒店中保护最完善,也最具古风的。主楼那圆锥形的顶部,以及斑驳石墙上爬满的藤蔓,融合了文艺复兴时期风格,颇具历史感,也正是王兵喜欢的。

边走边看,他突然发现酒店大厅里竟早已空无一人,四周静得只有他皮鞋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的咔咔声。

他一下就愣在大厅中央不知所措。就在这时,不知从哪儿冒了一个绅士打扮的服务生,他下巴微昂的走了过来,先含胸点头行贵族礼,然后彬彬有礼的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哦,是的、是的,请您陪我回房间。我之前看见房间里有许多小物件,仿佛穿越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光,很想听听关于它们的故事。”王兵正想让他陪着进房间,便贸然请求道。

王兵的房间在二楼,服务生在前面带路,两人很快就踏着厚厚的绒毛地毯走进入了房间。“先生,您住的玫瑰房是这个酒店中稍大的主人房。里面除了床上用品之外,其余地毯、书桌、衣柜、大床,甚至咖啡杯和酒具等都是之前不同主人的用品,很珍贵的。她们就是这里曾经的主人们。”服务生抬手指了指壁炉上的相框, 王兵一看,里面约莫有十几个身穿华丽长裙的漂亮女士照片。

“这是间女士房? ”王兵吃惊的问。“是的,这儿面向花园,您会喜欢上躺在床上被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感觉。”不拘言笑的服务生接过王兵递上的小费,不卑不亢的点头离去。

按理说在原汁原味的城堡里住上一夜是王兵梦寐以求的愿望,但不知为何,他今天却格外忐忑。这房里居然住过那么多的女眷,她们难道也是在这床上痛苦离开的。他看着高高的四柱床,突然有些恍惚,仿佛看见上面躺着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她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看着他。王兵吓得脸色大变,可再定睛一看,又发现洁白的床单上除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枕头和靠垫之外并无它物。

他摇了摇头,暗笑自己一个男子汉还怕什么鬼啊神的。再说了,酒店开张了那么多年,天天都有顾客光顾,哪儿还会有故人痕迹呢。

这样一想他也就放下心来,哼着小调洗漱完毕,舒舒服服钻进软软的厚被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被房间里的动静惊醒,他睁眼一看,赫然发现之前看见的那个女子又出现在房里,她依然穿着那件纱衣,面对梳妆台坐着,动作机械的梳着她那头乱哄哄的黄色卷发。

王兵吓得猛然坐起,可定睛一看,屋里又空无一人。他使劲掐了掐自己,不能确定刚才是做梦还是……

看看四处并无异样,他想可能是自己做了个噩梦,于是又缩回被里继续睡觉。可睡着睡着忽然又感觉房里有很大的吵闹声。他偷偷掐了掐大腿,发现知道疼痛,于是偷偷睁开双眼,发现地下躺满了奄奄一息的女人,有几个修女在照顾着她们,而修女们似乎也病的不轻,个个黄皮寡瘦咳嗽不停。房间里似乎随时有人被抬出去,又不断有人被抬进来。王兵吓得又坐了起来,可这次人影却并未消失,她们像对他视而不见似的,继续各忙着各的。

他穿上衣服偷偷移到门口,突然,有两个抬着担架的人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出了门。他往担架上一看,发现居然是在相框里看到的一个少女。她脸色蜡黄,两眼向上翻着。王兵吓得跌跌撞撞就跑下楼去。

“你也看见了? 看来就我俩火焰低。”突然他身后传来老李的声音,王兵激动得转身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我屋里地下躺满了奄奄一息的女人……”

“嘘……别别说,没看见人来人往吗。”老李拉着他就下到大厅里。这里灯明蜡亮,之前体感明显的阴气瞬间就没了。

那个之前去过王兵房间的服务生探头看了他俩一眼,见老李欲上前问话,赶紧将头又缩了回去。“哎哎,那个谁,你出来一下。”老李直接将他从高大的实木服务台后面给叫了出来。

他用英语问:“知道我们为什么大半夜还没睡觉吧?”那人瞬间没了之前气宇轩昂的派头,低着头装着没听懂。老李马上又用娴熟的法语重问了一遍。

服务生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老李,耸耸肩还是一言不发。老李立马把他像逮小鸡似的提到沙发前坐下。“来来来,我知道你能听懂英语,我们就用英语交流。”王兵马上也凑了过去“对对对,我们没有为难你和酒店的意思,只想知道真相。”

服务生坐着老李站着,以高低优势压制着他,让之前还装聋作哑的服务生露出了胆怯。他低声说:“你们别介意,古老的城堡就是这样,会有多种多样的存在,大家互不干涉就行了。”王兵忽的站起身来“别介意?都吓死人了。”

老李也有些激动,一把抓住服务生的前襟“反正我们今夜是不敢回房了,就在这儿过夜。你不怕把事情闹大就必须如实相告。”

服务生拉了拉他那条系得规规矩矩的领带,一下就露出了屌丝模样“我,我也是刚来的,听说这儿以前是米伽列公爵夫人的家。她酷爱在城堡里举办化妆酒会,在一次酒会后,瘟疫开始蔓延,小镇上的人将通往城堡的所有道路都封了,染疫之人死亡无数……”

“这就难怪了。”老李拿出香烟正想点上,忽然想起不能在酒店里吸烟,又将烟塞回了兜里。

“为什么其他人的房间又平安无事?”王兵想了想感觉不对,他可不信什么火焰低之类的说法。服务生含含糊糊的答道:“两位先生的房本是仅供参观的,房间紧张才暂时接待客人的,据说当时家族里去世的人就停放在这两间房里。但这已是很久远、很久远的事了,后来客人不断,应该不会有问题。”王兵一听他那句“家族里去世的人就停放在这两间房里”顿时火冒三丈,老李一把拉住他,转身对服务生说:“好的,你去忙吧。给我们拿两床厚毯来就行。”

见服务生快步离开,王兵气得将老李的手一下甩开“不能这样轻易放过他。”

“谁叫我们选城堡酒店呢?”老李见服务生走远后,立马掏出烟来叼在嘴上。

“城堡酒店怎么了,我之前也常住城堡酒店。”王兵还是很生气的样子,但明显气已泄掉不少。

“我告诉你吧,这些城堡动辄几百年的历史,以前的人淋个雨患上肺炎都要死,这哪间房里没死过人?你以为老欧洲人会死在医院里,人家会躺在自己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当然,重新装修过的酒店虽然房还是那房,但会好很多。像这种原汁原味的酒店,墙壁上都散发出陈腐的味道,我们睡那床上,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上面。”老李显然很有思辨能力,一下就把王兵说得心服口服。

“对对对,我看见一个垂死的女孩就长得和有张照片上的人很像。”

“算了、算了,我们今天就在这儿凑合一夜,明天对谁也别提起。亡灵微妙得很,搞不好会……你懂的。”老李很神秘的眨了眨眼,王兵立马就心领神会。

第二天一早,那服务生同意陪王兵回屋去收拾行李,并告知他酒店已同意免了他俩的住宿费。两人都默契的没再提昨夜的事,可当王兵的目光再次扫向那少女的照片时,发现她却表情古怪的盯着自己,这可把王兵给吓得不轻,跌跌撞撞就跑出房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