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宿遇鬼 > 被困住的友美

我的书架

被困住的友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琴和小斐是四川某小电视台的同事,因为台里的女同事中就她俩还单着,所以比较合得来,常约着一起出外旅游。这年初春,她俩打算去日本赏樱花。为了体验当地的民风民俗,她们在南阿苏的一个偏僻山村里找了家民宿。可能因为这家的位置太过偏僻,再加上她们预计到达时间会比较晚,所以主人家约了辆小车去车站接她俩。本来她们觉得凭能力也能自己找去,可上了路才发现,这爬坡上坎、穿街走巷、拐弯抹角的,仅凭简单的地址确实很难找到,顿时对还未见面的主人有了好感。

司机将她们送到一个老宅子前就匆匆离去。这宅子外表非常古旧,门牌上的字迹也很模糊,完全不像开门做生意的样子。可能是听到了动静,老板原田小跑着出来迎接。他鞠着躬说了些类似辛苦了,欢迎啊之类的客套话。

两人心灰意冷的跟着原田走进庭院,没想到一进院子一下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这家民宿依山而建,有着日本庭院特有的小桥流水、松柏古木、花卉盆景,以及各类绿色花卉。原田一边走着,一边热情的介绍道,这家老宅原本是中级武士野村未央的一处宅邸,距今有500余年的历史。由于野村家人丁渐衰,加之遭遇一场大火,现在仅存东庭的一部分建筑,其中有三间房可以用作客宿。

“您是野村家的后人?”小斐好奇的问。

“不不,这家的后裔因无力经营,将房子租给了我。”原田的态度始终很谦卑得体。

“原来是废墟上仅存的建筑。”小琴以前是学绘画的,对传统建筑很感兴趣,一听说这是不完整的武士之家,心里顿感失望。

原田直接将她们带进了之前在网上选好的那间房,草草办完入住手后就礼貌有加的退出房间。小琴在屋里转悠着,这毕竟是500年前的古建筑,全木的结构让她非常痴迷,时不时会发出“啧啧”的赞美声。而小斐在台里是做办公室工作的,对房间的设施和卫生更留意些。她发现这套房间里有个小厨房,里面设施还算齐全,但卧室的清洁却令人担心。首先,榻榻米上放着的被子没有被套,其次是床单很陈旧,颜色淡黄淡黄的,看不出是否更换过。最让人不爽的是房间里没有浴室,泡浴得去花园里日本传统的家庭浴池里泡,即全家依次入浴那种。

两人收拾妥当后来到花园里,想近距离看看那个大浴池。这一看不打紧,心都凉了一半。那水的颜色黄汤汤的,绝对不是能放心去泡的好水。想着可能还会与原田或其他客人共用这池水,心里就更难过了。

正在两人望着那池浴水发呆的时候,原田已从另一间房里伸出头来,用温柔的声音招呼她们过去用晚餐。

就餐地点竟然在原田的房间里,里面有股男人特有的香烟味儿和头发长时间不洗发出的头油味儿,这让她们顿时没了胃口。但出于礼貌,还是勉强在草席上坐下。

原田彬彬有礼的奉上食物,让人一看更是心寒如冰。食盘里完全没有烤鱼、小点心之类的日本美食,就放了几片吐司、两个煎鸡蛋和两杯牛奶。水果只有两个橘子,还是熟得发蔫那种。两人只能勉强吃了几口,就匆匆退出了房间。

“看来我们是选错了地方。我看别人入住的民宿可漂亮了,吃的东西也很丰盛,有的一顿饭光小碟子都要上十几个。”一回到房间,小斐就忍不住抱怨道。

“咱这不是穷游吗?就别在意吃什么了。”房是小琴订的,其实她现在也很窝心。她边说边走进卫生间,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呼道“快来看、快来看,我之前在一本书里见过这种古董设备,没想到在这儿看见实物了。”原来这家的马桶水箱盖居然是个小洗手盘,上面有个水龙头,洗手水能流入水箱,用于冲马桶。小斐急忙挤进卫生间,看后不由得感叹道:“日本人连雨水都会当资源,生活确实挺不易的。”

走出卫生间,小琴发现门的左侧还有间屋子,推门进去,发现这里既像储物间,又像更衣室,甚至还能睡下一个人。和其它房间相比,这间房反而显得很干净。榻榻米上铺着的草席似乎还有股青香味儿。直觉告诉她,这里曾住过一个年轻女子。果然,她在侧面的木架上发现了个烟熏木相框,里面有张穿着和服的年轻姑娘照片。这时小斐也走了进来,她好奇的看着照片说道:“这不会是原田的什么人吧,是女儿还是妻子呢?”

“去去去,什么眼水。原田看着就三十出头,不可能有那么大个女儿。至于妻子,他那小矮个儿,又白面书生的样子,不可能吧?会不会是之前的小主人呢?”小琴倒是动了点脑筋。小斐突然想起这原是武士的房子“对啊,那这是遗物了?”看着有些发黄的照片,两人突然感觉背脊有些发麻,赶紧将照片放回原处退出了房间。

晚上她们实在不想去那池子里泡澡,更不想盖那床没被套且还有些泛黄的被子,于是草草洗漱一番后就在榻榻米上和衣而睡了。小斐的睡眠一向很好,刚躺下不久就呼呼大睡起来。小琴的睡眠不太好,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眠。她索性起身,走到窗前的小矮桌前坐下,小院幽暗的夜景刚好映入眼帘。

天上的月亮又圆又大,大得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小琴呆呆地望着园中的景致,不由得陷入了遐想,这里曾住着一位怎样的武士,他又有着怎样的人生呢……

就在她模模糊糊想睡去之时,忽然听见外面浴池里有沐浴的声音。她看了看手机,此时已是深夜二点钟了。“会有谁在这个时间去泡澡?”她探出身去,想看看清楚。这一看可是吃惊不小,居然是一女客在池子里洗着。难道她不嫌弃这池浑水?小琴有些好奇,决定过去看看。另外,毕竟有女客入住,让人更觉得有安全感了。

她借着月色走到浴池前,刚才还稀稀哗哗洗着的女子忽然停了下来,杵在暗处望着小琴。

“这水干净吗?”小琴用日语悄声问道。她怕声音太大被原田听见。

“哦,很干净、很干净,这水是从后山的温泉流出的,一过十二点就有新泉流入。”沐浴的女子温柔的答道。听她这么说,小琴有些后悔,今天一路奔波,真想好好洗个澡,没想到一池好水竟给浪费了。

“我洗好了,您来洗吧。”女人赤条条的出水,穿上暗红色的和服就要离开。“别别,您继续洗吧,我今天不想洗了。”小琴急忙阻止着,觉得自己的出现有些突兀。

那女子没再说什么,转身径直朝她们住的房间走去。小琴一愣,担心她走错了房间,急忙跟了过去,可一到门口,发现她突然又不见了。小琴估摸着她一定是进了另外的房间,也就回去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小琴突然被一阵清脆的鸟鸣声惊醒,她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小斐已不在房间里。她就是个早睡早起的人,生活规律得像个圣人。小琴走到卫生间门口,突然发现昨晚关好了的小屋门开了条缝,她侧目一看,发现昨夜那女子穿的那件暗红色和服就扔在门边,顿时心里一惊,难道她们的房间里还住着别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小琴气呼呼的来到原田的门口,见他正和小斐艰难的交流着。小斐的日语刚学不久,交流起来确实困难。

“原田先生,我想问问,我们的房间里怎么还住着其他人?”听小琴这样一问,小斐的脸色都变了。

“别人?昨晚只有您两位客人啊。”原田的样子也很吃惊。

“有个年轻女孩,就住在我们房间的储物间里。”见他不承认,小琴心中忽然有些来气。

“这更不会了,昨晚即便有客人来也有房啊。”原田越发一脸茫然。

“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看。”见他还是不肯承认,小琴的脸色都气得有些微红。

原田跟着她们走进房间,推开小房间的门一看:“这儿没人啊?”小斐也挤了进去“真的没人啊?”

小琴一看,刚才还放在门边的暗红色的和服不见了,里面也整洁如初,看不出半点住过人的痕迹。她一阵纳闷,明明亲眼所见,怎么可能就在这一小会儿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她有些不服,但又没有证据,也就不好再坚持了。

“这儿看来确实不行,干脆我们再去找找其它宾馆吧。”原田出去后,小斐见小琴恍恍惚惚的样子,就动了换地方的念头。“可住宿费已支付了三日,现在退房好像也没有正当理由吧。算了,再坚持一晚,我非要抓个现行让他低头不可。”小琴没好气地说。

“可今天若再不洗澡就真受不了咯”小斐一想到那池黄汤汤的水心里就发愁。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昨晚看见有女眷在里面洗澡,她说水是流动的,来自后面山上的温泉。但好像只能很晚去洗水才好。”

小斐听小琴这样一说顿时开心起来。直说昨晚两人太傻。这时小琴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她觉得屋里的和服可能是自己看花了眼。既然昨夜遇见的红衣女子不是客人,那应该就是原田的不便示人的什么人。日本有些地区观念还是很落后的,女人往往只做点家务,不会轻易见客人。

心结一打开,两人就安下心来,开心的去后山看樱花了。

中午十二点整,原田差了个看着约八十出头的老太太上山叫她们吃饭。这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但穿着一身藕褐色的和服,打扮得倒也清爽妥帖。

看着她慈祥温柔的样子,两个女孩莫名的感觉更加安心了。毕竟在一个老宅院里,就两个二十多岁女孩和一个男主人,感觉确实怪怪的。老太太的出现,让这家民宿一下就有了正常的味道。通过交谈,两人知道她是这宅子之前的主人,名叫野村奈绪美。她是个孤人,宅子出租后,她向原田提出想继续留下,忙时帮忙打打杂,无需给工资。原田看她孤苦伶仃怪可怜的,自己也正好需要个帮手,就把她留了下来。

吃饭的地方虽然还是在原田的房间里,但里面却已没了昨晚那股难闻的味道。两人刚刚坐下,奈绪美就一碟碟开始上菜:一条小烤鱼、几片番茄和南瓜、一块炸鸡腿、一个饭团、一碟生鱼片……“这下可吃上美味的日本料理了。”吃着美食的小琴顿感释然,之前还为自己订错了旅店而后悔不已呢。

“奈绪美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后人,烹调方面果然有两下子。”小斐用中文小声赞美道。

由于民宿里只住着她们两位客人,奈绪美上完餐后就退了出去,和原田不知躲到哪里去用餐了。

小琴和小斐之前为了上山拍照,早已换上了房间里挂着的和服。小琴穿的是蓝底白花那条,小斐穿的粉红色小碎花的,看着都很漂亮。她们将漂亮的小碟小碗重新摆放,然后各种臭美的拍起照来。折腾了好一番,直到奈绪美前来查看两人是否用餐完毕,才开开心心的走出房间。

她们不想回屋睡觉,只想趁着天晴多跑几个地方。于是在小镇上四处转悠。当拐进一条小路时,她们发现路边有个类似于宣传栏之类的东西,上面张贴着许多当地的名人照片。没想到奈绪美也出现在一张照片上。这显然是张家族照片,里面共四人,第一排坐着一威风凛凛的老年男子和一位身着和服的中年女子。第二排站着奈绪美和一个约十四五岁的漂亮小姑娘。

虽然是黑白照片,但还是能看出奈绪美年轻时非常漂亮。她穿着浅色和服,模样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小琴感叹道:“奈绪美年轻时好漂亮啊!”“那小姑娘不就是我们房间里照片上那位吗,鹅蛋脸、丹凤眼、小粉唇……看看这家男主人英俊威武,女主人气质极佳,这家人以前应该很不一般吧,毕竟是武士的后人。”

两人在“宣传栏”旁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去了河边的景区……待她们回到民宿时,天色已暗了下来。一切又如昨晚一般,宅子里只有原田一人,不见奈绪美,更不见昨晚洗澡的那个年轻女孩。

晚饭还是在原田那充满香烟味儿的房间里,上的食物也和头天晚上的一模一样——几片吐司、两个煎鸡蛋、两杯牛奶、两个蔫耷耷的橘子。两人苦笑着草草吃了几口就回屋了。

小琴本想问问原田昨晚那个女孩的事,可看着他满脸堆笑,礼貌有加的样子,感觉自己贸然提女眷的事有些失礼,也就没好开口。

两人回到房间后天南地北的一阵神侃,不知不觉时间已快到十二点。两人赶紧换上泳装,准备好好去泡个澡。正在这时小琴接到台里有个同事的电话,是问之前采访过的一个老总的电话。小斐只能又坐回榻榻米上等她。

就在这时,她们忽然听见外面的浴池里有了动静。小琴趴窗户上一看,发现那件暗褐色的和服又搭在浴池外的石凳上。她看了看手机,时间刚过十二点,心里一沉,她本计划抢在那女孩入浴前先洗,没想到她今晚不到一点就到了。“幸好浴池够大,三人同时泡汤也没关系。”也趴在窗台上向外张望的小斐倒是开通,做出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小琴心里明白,小斐一向八卦,无非是好奇这日本女孩和原田的关系。

两人说说笑笑就来到了浴池前。浴池里烟雾腾腾,虽然看不清,但也大致能看见她是赤裸着身子,皮肤显得白晃晃的。一看见她俩,女孩立马转过身去。她的身材和皮肤真好,在水中扭来扭去,还时不时拍打着水,看着很调皮的样子。

小琴用日语向她问好,问她今天为什么会提前过来,她很温柔的回答道:自己也不清楚时间,天黑尽了就会来泡澡。小琴看了看,发现今天天上果然没有月亮,四周黢黑一片,也就没再多想什么。

小斐泡着泡着,就慢慢往日本女孩身边靠,就想借着旁边那盏石灯看看姑娘的相貌。看她一脸八卦的样子,小琴差点笑出声来。

忽然,小雯说自己泡好了,匆匆起身头也不回的就往屋里走。小琴暗想着,难道她困得连八卦的心都没了,于是也赶紧出浴,和那姑娘道了声晚安就快步追了上去。

两人一回到房间,小雯脸色阴冷的锁好房门,拉上窗帘。“你这是怎么了,累了吧?”小琴走到她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她一转身,居然是满面泪痕。

“你这是……”小琴大吃一惊。“她脸上是平的,没有五官。”小雯声音颤抖得厉害,显然是被吓得不轻。“黑灯瞎火的,哪看得那么清楚?”小琴松了口气“你看花眼了吧?我昨天看她还好好的。”小雯听她这样一说,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你昨天真看清了她的脸?那可能是我看错了。算了算了,别想这些了,我们明天还要去看日出呢,赶紧睡吧。”其实小琴也记不清自己昨天是否真看清了她的脸,但觉得如果真是不干净的东西,绝不可能会这样温柔。

两人确实也玩得太嗨了,一倒头便都呼呼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小琴又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惊醒,她起身去上卫生间,赫然发现那小屋的门又是微开着的,她蹑手蹑脚的在门边一看,吓得几乎叫出声来。她看见昨晚那女子搭在石凳上的暗红色和服还是扔在门边,模模糊糊的看见昨晚那女子仿佛就躺在里面的榻榻米上。

小琴吓得脸色大变,她轻声叫醒小雯,给她做了个静声的动作,然后两人穿上衣服,拿上行李,偷偷从窗户翻了出去。她们刚落地就被匆匆路过的奈绪美看见,她略微一愣,脸色瞬间苍白“你们、你们这是……”小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昨天就看见了那女孩,可原田偏不承认。”奈绪美微微叹了口气说,“原田先生并不知情。她不是别人,是我的亲妹妹友美。”

“你妹妹?可看身影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小琴和小雯看着奈绪美那布满皱纹且异常苍白的脸,不禁暗想:应该是孙女才对吧。“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父亲是个从政者,多年前从一武士后人的手里买下了这处房产。房子的原主人家有个儿子因学业一时不能离开,就在宅子里多住了半年。可没想到的是,就在这短短的半年里,我和妹妹都同时爱上了他”奈绪美说到这儿时情绪忽然有些激动“谁知道那么小的她就如此坚定,绝不放手。”

“那你俩最后谁得到了对方的爱?”小琴和小雯都是搞新闻的,自然听出其中有戏。

“当然是我啊,我那年刚好十八岁,可妹妹只有十四岁,还是个没长成的小女孩。”

“结果呢?”两人急切地问。

“结果妹妹就在我出嫁的当晚淹死在这浴池里了。”奈绪美伸出她血管突起,满是摺皱的右手,指了指小琴她们昨晚泡浴的浴池,把两个姑娘吓得一阵尖叫。“这两晚在这儿都看见她了。”小雯的声音带着哭腔。“不仅在这儿,在我们住的房间里有一间小屋子,她也出现在里面。”小琴吓得牙齿打颤。

“友美以前就住在那间小屋里。她走后全家人都非常悲痛,我也一直没能从痛苦中走出来。我出嫁不到一年,丈夫就因病去世了。婆家人对我渐生嫌弃,我只能又回到了父母家。一回来就发现,妹妹还留在这里。全家人想了很多办法帮她超度,可直到房子卖出,她仍然没有离开。”

“现在我也老了,受生活所迫必须出租房屋为生。但又不能扔下妹妹一个人在这儿,所以我宁肯以小工的身份不要工资也要留下。”

“原田不知道吧?”小琴问道。“不知道。我这房地处偏僻,这些年经济又不太景气,说实话,很难出租的。若不是有着几百年历史为噱头,还真难办啊。所以就瞒了下来。”

“友美天天哗哗在浴池里泡澡,原田怎么可能没遇见过?”小雯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出租房前就打听清楚了,原田生活很规律,每天十点必睡下。再说,有客人的时候他以为是客人,没客的时候他以为是我。其他客人也以为还有别的客人,也都没发现,我们就这样侥幸的混了过去。”

“但我们无论如何都不敢再住这里了,这不告诉原田应该不行吧。”小琴轻声说道。奈绪美一听,紧张地紧紧抓住小琴的手“友美没有恶意,并不可怕,我天天都去帮她收拾房间。她只是灵魂被困住的亡灵,一直没找到逃出的路,所以才留在了这里。”奈绪美见原田出现在不远处,赶紧做了个静音的动作。”

“但我还是害怕。”小雯悄声说道。奈绪美双眼含泪的看着两人说“拜托拜托,我们姐妹确实走投无路了。我的日子也快到了,到时候我会带妹妹一起离开的,但现在还不能让原田知道,看看这样行不行,今晚我去友美的小屋睡觉,你们就不用害怕了。”

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小琴和小雯自然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勉强点头同意了。

当天晚上,天还没黑尽奈绪美就来了。她径直走进友美的房间,并迅速关上门,好像生怕打扰到她们似的。

这晚友美果然没再出来洗澡,小琴和小雯也尽量不去想她。一觉醒来,又是太阳高照时。她俩连早饭都没吃就匆匆退了房,那心急火燎的样子把原田搞得莫名其妙。

如来时一样,原田叫来了之前接她们的那辆小车,并恭恭敬敬将她们送到门口。两人发现在原田朝她们鞠躬时,年迈的奈绪美也向她们深深鞠了一躬。两人的眼睛一下就有些潮湿,想着她昨天说的那些话,都真心希望在她的日子到来之时,她真的能把妹妹也一起带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