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宿遇鬼 > 女将佐藤美弥

我的书架

女将佐藤美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叫丝蕴,2013年6月1日是我当空姐整整十年的日子。为了给依然单身的自己一点慰藉,决定飞去日本找家温泉酒店度个小假。

由于工作的便利,我常飞日本,也住过那里许多的洋宿及连锁酒店。所以这次想找家传统的家庭旅馆住住,静静发几天呆,也思考思考人生。

打听来打听去,终于同事余姐推荐了热海别邸山口舞给我,说这是家有五十多年历史的温泉旅店,虽然只有四间客房,且地处偏僻,但极具日本风情。

于是我独自来到日本,并乘车到了热海。因我日语还凑合,很快就问好了去别邸山口舞的路。悠闲的穿过银座商业街,到达“山口舞”的入口大门。

之前同我联系的服务员广末凉子已等候在此。虽然她身穿和服行动有些不便,但还是殷勤上前接过了我的行李箱。我以为只是到大厅而已,也就没有推辞,没想到她竟然带着我走上一条上坡的石路。这路石头有大有小,非常难走,我空着手走都差点歪了脚,而广末凉子却像没事人似的,在前面走得风快。

她直接将我带进了房间,跪在地下就为我办理入住手续。我这才知道,这家旅店没有大厅。

应该说“山口舞”的房间让我吃惊不小,里面只有榻榻米和一张小矮桌、两把没有脚的靠椅。

广末凉子介绍了卫生间及房间里的设施后,就礼貌的退了出去。我环视着房间,心里有些失落,感觉这种房怎么也不值人民币一千多元。但当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后,一下就有些惊喜。因为虽然此时天色已黑尽了,但窗外庭院里古树、石灯、石雕、飞石、鱼池等景致却依稀可见。这些正是我想感受的日式风情,它仿佛一下就把我带回到昭和时代。

当我推开侧门来到露天阳台时,又意外发现那铺着木条的大阳台上,竟还有个下陷设计的独立温泉池。舟车劳顿了一天,舒舒服服泡个温泉该是多么惬意啊。于是我走进浴室,想换上和式浴衣先去泡个温泉。可偏偏就在这时,忽然听到门外有“啪啪”的敲门声。

我以为是广末凉子,连忙打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位高个子女士。她身穿华丽的深色和服,盈盈浅笑,仪态端庄的站在昏暗的廊灯下。

她殷勤的向我鞠着躬,说自己是这家旅店的女将,名叫佐藤美弥,过来一是表达欢迎,二是看看还有什么需求。

我最怕遇到日本人不停鞠躬的场面,不知如何应对。便请她进屋说话。可她始终不愿进屋。我就将门完全打开,当屋里的光线照到她脸上时,我心里一惊,她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像刷了层厚厚的粉,把她那血红血红的双眼衬得格外瘆人。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转念一想,日本妇女岁数再大也会认真化妆,并喜欢把脸涂得很白很白。

“我想您应该先到下面去用餐,用完餐小息之后再泡泡温泉。这样正好能看见满天星星呢。”她建议道。

对啊,我这才想起自己的肚子还在咕咕叫。

“应该有服务员来请您呢,可能是他们疏忽了。哎,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让人放心啊!”

“好的、好的,我刚好饿了,麻烦您等等我,我换好衣服就下去。”我赶紧回屋换上自己的衣服,但等再出门时,却发现门外树荫婆娑,风声鹤唳,在幽幽的石灯下,早已没了佐藤美弥的踪影。

面对着死寂的如“古民家”风的四栋独立客房,一向胆大的我忽然有些害怕。好在通往下面的路只有一条,我赶紧加快脚步顺着来时的路朝下面走去。

餐厅根本不需要找,循着香味就能直达。

广末凉子见到我时楞了一下,然后热情地迎了上来“饭刚刚好,正要去请您呢,您自己先下来了。一定是饿坏了吧。”

“哈哈,肚子咕咕叫了呢,确实应该先填饱肚子再泡温泉。”我自嘲道。

在餐厅里我又发现了另外两个服务员,一个约七十岁左右的老人,他身着洁白的工作服,显然今天的晚餐是他主的厨。另一位是个略胖的阿姨,岁数看着也有六十好几了。

阿姨将食物端上桌后,殷勤的说了些类似多多包涵,请慢用之类的客套话。

虽然之前已知道他们的餐饮很简单,但看着眼前的一小盘水果蔬菜拼盘,一小碗清汤,一盘鱼干,两碟小菜,一碗米饭,还是有些吃惊。

不过慢慢吃着,感觉味道还是不错。特别是鱼干和小菜,很新鲜美味。

用完餐后,想着佐藤美弥说的要小息一番,于是在餐厅里再坐了一会儿。阿姨收拾完碗筷后,又笑眯眯的给我送来一杯茶和一盘甜点。

那茶像是乌龙茶,那点心丝滑可口,和茶真是绝配。我慢慢品着,感觉很治愈,很享受。

约过了半个小时,我突然发现广末凉子与两位老人都局促的站在橱柜前看着我。我猛然意识到当天旅店只有我这一位客人,他们忙活了半天也该休息了。

我赶紧起身,说是要回屋泡温泉了。广末凉子连忙跟着我走出餐厅,我说自己能找到回去的路,她说山路上常常有小蛇之类的小动物,绝不能让客人自己走这段山路。我轻笑了一下,心想刚才佐藤美弥不是让我独自下来的吗。

回到房间后,我迫不及待的泡进了温泉里。这汤池大小刚好合适,人在里面可以完全躺平。我泡着泡着竟然睡了过去。

突然,有人轻轻拍着我的肩膀,把我吓得一下惊醒过来。抬眼一看,是佐藤美弥站在面前。她手里拿着件白色浴衣,不是之前我穿的那件,这件更厚些。

“这温泉温度高,您可不能在泡温泉时睡着了,这样很危险的。”她声音很低沉,也有些嘶哑。

我已适应了她那卡白卡白的脸色,所以在这黑黢黢的环境中又看见她,反而觉得很安心。

那晚我实在是太困了,起身向她道谢后就径直回屋睡觉了。

说实话,我很不习惯睡榻榻米,虽然睡在上面有股好闻的草香味儿,但感觉太硬了,睡在上面很难受。

第二天一早,当我还在沉睡中时,忽然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我仍然闭着双眼,想把刚才的梦再续上。可一股味增汤的香味传来,一下就把我给激醒了。

起身坐起,发现广末凉子正笑眯眯的往小桌上放着食物。一碟、两碟……她竟然往桌上摆了八个小蝶和两小碗;还有一杯果汁和一杯牛奶。

我赶紧坐到桌前尝尝,这些小食点真是太美味了,没想到在这样一家普普通通的日本民宿里,居然能吃到如此可口的早餐。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我忽然想起广末凉子还跪在旁边,尴尬的对她说:“美味,真是美味啊!”

“是啊,宫下遥的手艺一直受到之前女将的赞美。”广末凉子仍然是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很可爱,也很亲切。

“之前的女将,那现在的女将不欣赏他吗? ”我吃惊的问道。

“哎!我们之前的女将佐藤美弥在上个月已经过世了,现在的女将是她媳妇,还没赶到呢,所以我们有些手忙脚乱。”广末凉子的这席话把我吓得从头凉到脚,脸色也瞬间变了色。

“你,你不会是……”看着我惊恐的表情,广末凉子欲言又止。

“这儿不会只有你们三个人……”

“对,哦,不是,还有其他人。”广末凉子脸色也有些失血,她哆嗦着双手将桌上的杯盏收到餐盘里,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我楞在原地,感觉背脊有些发麻。突然想起佐藤美弥昨晚给我送浴衣的事。没人开门,她是怎么进的屋,难道阳台上另有通道?我赶紧走到阳台上去看。昨晚天色太暗,确实没看清楚。

这一看不打紧,顿时把我吓得半死。那阳台是全封闭的,约有两米高,四周完全没有可以上下的楼梯。

我急忙收拾行李,逃也似的下到坡下。广末凉子和两位老人像早已预料到似的,全等在了路边。我本预定了三天的住宿,可他们看我提着行李的样子也不感意外。广末凉子主动为我办理了退房手续。

“实在是非常非常抱歉,新女将迟迟未到,她不放心啊。等新女将到了后欢迎您再次光临。”满脸慈祥的老太太不安的念叨着,手里还拿着包点心使劲往我包里塞。

这时,太阳已高高升起,我心里的恐惧感已减轻了许多。看着三人频频鞠躬的样子,反而有些过意不去。其实佐藤美弥不过是放心不下对我的服务,我这样匆忙离开,反而自觉有些失礼。

我回头向三人招了招手,也向看不见的阴处挥了挥手,想必佐藤美弥正在某处默默的看着我,希望我的离开不会让她太过伤心难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