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好我的冷眼萌龙 > 第74章 皇冠‘狗血爱恨情仇’事件(下···上)

我的书架

第74章 皇冠‘狗血爱恨情仇’事件(下···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几人接过工作人员给她们发的剧情剧本,一个个都坐在沙发上,动作幅度小小的,显得隐蔽的看完。

  “接来下开始证据搜查,请依次上前搜查自己怀疑的人选,每个人只可以看两个游戏者的证据提示,而且一人只能看一个,看完之后自己拿走,其中的一张可以选择是否公开!”

  冯染心念出规则,对于游戏进行做着引导。

  “那就从我开始吧!”

  现在妞们都开始有些兴趣,一个个的伸着头显得雀雀欲试。全宝蓝伸出小手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年龄有些作用!

  “好啊~好啊!我们尊重欧尼!”朴素妍摆摆手,尊老的传统美德要继承!

  全宝蓝一听回头娇斥:“呀!我就看你的了!”

  快走几步到朴素妍的证据卡片区域边,伸出手在上面来回晃悠几下,挑起中间的那张,定睛一看。

  “大发~想不到啊想不到!”

  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全宝蓝把卡牌握在手里,转头对着朴素妍笑道。或许是太过惊奇,之后的那一张就直接在一旁含恩静的卡牌里随意选了一张,看都不看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一直对着朴素妍笑。

  盯得朴素妍好不自在,连连催促李居丽:“欧尼~你快去快去!”

  李居丽没什么想法,走到哪拿到了,随意的选了一张全宝蓝的,和一张含恩静的!

  “欧尼~你拿我的,我当然要看你的咯!”

  朴素妍对着全宝蓝摇摇头,报复性的说道。

  “随意~反正我又不是凶手!”全宝蓝坦荡的摊手说道。

  “呵~”

  黑蓝头子径直走到全宝蓝的卡牌前说道:“请问可以两张都看一个人的嘛?”

  “可以!但同样只能公布一张!”冯染心拿着话筒回道。

  “为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全宝蓝有些急,她只看了朴素妍的一张卡片,一个字亏!

  “哈哈~欧尼你也没问啊!”朴素妍幸灾乐祸,脑子好使就是不一样!嘴上说着手一也利索的很,随意拿了两张就回座位上了!

  接下来三高倒是没姐姐那么多事,但是都在看谁的证据的时候,显得有些纠结。

  最后含恩静拿了两个妹妹的,朴孝敏也拿了一张朴智妍的和一张李居丽的,朴智妍拿的是李居丽和朴孝敏的。

  妹子拿到证据多多少少都有些惊异,看被自己拿到证据的那个人的眼神都有些不同了。

  “下面进行的是公开证据和提问环节。”

  “我我我!”全宝蓝立马举起小手,在她拿到证据的时候就想提问了。把手里的证据往六人的桌前一摆对着朴素妍问道:“欧妈,请问一下你和叔叔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的房间里的秘密角落藏着和叔叔年轻时的照片?”

  李居丽和朴素妍同时苦笑,虽然这一切都是设定,但扮演者还是很尴尬。

  朴素妍瞟了一眼李居丽说道:“咳咳,其实了我和居二爷是初恋情人的关系!”

  “莫呀!”

  “哈哈哈!”

  众人皆倒,房间弥漫了欢声笑语。

  “啊~所以素妍欧尼和居丽欧尼才会在一起聊上半个小时是吗?”朴孝敏敏锐的察觉到了问题。

  “是的!我和她就是因为这个关系才会在门外聊那么久的!可是这好像和案子没什么关系吧?”朴素妍先是认命的点头,可是又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阿尼呦~这样的话,居丽欧尼和欧尼就有杀人动机了!”含恩静摇摇头,反驳道:“或许是居丽欧尼不满自己的初恋情人被自己的哥哥抢走也说不定啊!”

  “阿西吧~我不是凶手啊!!!”李居丽就很倒霉,怎么就牵扯上她了?

  “欧尼!在玩完之前,谁都嫌疑!”朴智妍一本正经的盯着李居丽说道!

  “呵呵呵!那恩静你自己本来是医生为什么要辞职来这里?”李居丽无力辩驳,决定把水搅浑,一张卡片往桌子上一甩,对着含恩静问道。

  卡片上是静管家做医生时的照片。

  “额~因为···黄老板的前妻是我的初恋情人,但是她死后我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就决定来这里做管家,好照顾她的女儿!”

  含恩静望着朴孝敏,目光柔和,开始彪演技!

  “欧尼~~”朴孝敏也兴趣大起,做感动状!

  “好了好了!各位我觉得现在我们不需要胡乱开炮,我们要把手里最有嫌疑的证据摆出来,毕竟我们要做的是把凶手找出来!”

  朴素妍压制住场面,开始回归正题。

  “宝蓝欧尼!你这条对孝敏发的消息是什么意思?”朴素妍对着全宝蓝问道,倒不是她记仇,而是她只拿了全宝蓝的证据。

  朴素妍摆到桌上的证据是一条短信截图,上面写着“欧尼!爸爸他太坏了!”

  众人爬过去看清楚,都对全宝蓝投去目光,等待着她的解释。

  “还能有什么原因,爸爸今天聚餐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是他多次对我说过不会同意我和妍美男的婚事的!”全宝蓝一边说,一边可怜兮兮的望着朴智妍。

  “蓝波~~”朴智妍也是接招,一声蓝波叫的那个心肠寸断!还伸出手想要去和全宝蓝牵手,结果被坐在中间的朴孝敏打断了!

  “智妍啊!还是说说你自己吧!你为什么会和黄老板吵起来?”朴孝敏打断两个苦命鸳鸯!也给出了自己的证据。

  卡牌上描述的是妍美男在进入到黄老板的房间后,两人大吵了一架。

  “还能是什么原因?他让我离开蓝波,我不答应然后他说我不离开蓝波的话会给我好看,我当然不怕就会怼了回去!”朴智妍一脸怒气,对着大家解释完,又转过头对着李居丽问道:“欧尼~你这个怎么解释!”

  朴智妍摆出卡片,上面是居二爷的日记上面写道“哥哥越来越过分了!当初做了那样的事!现在居然要收回我在公司的股份!”

  “这有什么嘛?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居然要我交出公司的股份,我没答应就记在日记里了呗?”

  “这游戏好难啊!现在这么每个人都有嫌疑了?”含恩静看着自己手里的证据感慨着说道,“敏小姐,这上面写着你在调查自己的父亲,你说说你这是什么情况!”

  朴孝敏一笑:“因为在几天前有人给我发了消息,说我亲生母亲的死好像并不简单,而且和黄老板有关!”

  “得~现在一个都没跑掉!现在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我们进行第二次搜查吧?”朴素妍看了看桌上的证据,每个人都有嫌疑。证据不足还是进行下一轮吧。

  “好的!现在进行下一轮环节,现在受害者房间卡牌开启也可以进行搜查!”

  
sitemap